第八章 试胆游戏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天!”和我想的一样,老吴下一刻就喊住了大步流星的赵齐天。

    “什么情况?”赵齐天脸上写满了诧异。

    “这……那……闹鬼。”老吴有些磕巴,我很理解她,作为一个老师确实不该向学生灌输这些谣言。

    赵齐天愣了一下,随后大笑,“我爹已经给学校投资了,这教学楼很快就要拆了,还有鬼怪什么的都是无稽之谈,有什么可怕的。”

    不同于赵齐天的无所畏惧,肥龙和小钢炮都是满脸的害怕,小钢炮更是直接抱住了大长腿李思思的胳膊。

    如果他不是一个娘炮,我真要以为他是趁机揩油了。

    老王看着自己神态各异的学生们,深吸了口气,给我们讲起了故事。

    其实这座教学楼远远没到废弃不能用的地步,之所以被荒废就是因为里面发生了很多诡异的事情。

    第一个遇到麻烦的是化学系的大一新生,这货那天也不知道抽什么风,和导师要来实验室的钥匙,大半夜跑到实验室做实验去了。

    要说这哥们也是胆肥,不过有句老话不是这样说的嘛,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吓死的都是胆大的。

    他正在实验室里面忙得不亦乐乎,忽然听到走廊中有动静。

    一开始他也没在意,以为是和自己一样的夜猫子,然而,外面的人好像在走廊里来回走圈,脚步声吵得他心烦意乱。

    这货喊了两嗓子,但是没有任何作用,依旧有咚咚的脚步声传来。

    化学哥当即火冒三丈,抄起一个试管就冲到了门口。

    然而,走廊中的情况却让他浑身的热血都冷却了。

    一个红色衣服的女人正向他走来,女人的脖子上没有脑袋,半截断掉的颈椎像一根棍似的插在脖子上,血管和神经好像密密麻麻的电线耷拉在锁骨旁。

    有的血管还在滴着不明液体,为什么说是不明液体呢,因为它不是红色的。

    至于头呢?头被红衣女人用右手托着,一双绿油油的眼睛还对着化学哥眨了眨。

    饶是化学哥胆大此时也扛不住了,惨叫起来,叫到一半一口气没上来就憋晕了过去。

    第二天被学生发现时化学哥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他躺在实验台上,双手捧着自己的脑袋,脸上是恐惧到极点的表情。

    我不得不敬佩老王,不愧是文学系的导师,这故事讲得绘声绘色,和真的一样。

    “老王,晚上教学楼里面也没人,事情经过是怎么被人知道的呢?”赵齐天问出了我心中的疑惑。

    老王被打断了讲述,愣了一下,挠了挠头,“我也是听教务处的人说的。”

    “嘿!”大伙都笑了,只有老吴没笑。

    毕竟都是年轻人,发觉老王讲的故事不靠谱后,他们也都不那么害怕了,不顾老王在那里一直强调还有后续发展,就都跟着赵齐天一起往废弃教学楼去了。

    我也跟了上去,不过心里却蒙上了一层阴霾,有道是无风不起浪,有没有鬼暂且不论,化学哥能死得这么超凡脱俗就说明这事不

第八章 试胆游戏(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