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994年,六月末。

    一夜大雨,蒙蒙晨光透过泡桐叶照进木制窗棂,似乎有些晦涩,仿佛胶片相机里的黑白,有种旧时光生了锈,掉了渣的味道。

    泡桐树下的寂静乡村逐渐有了活力,戴斗笠的庄稼汉,扛着锄头打着赤脚,走在泥泞的机耕路上。

    三五个地里爬、泥里滚的小屁孩正过着家家,小小新娘被几个男孩拽拉的东倒西歪,嚷嚷的叫闹声在宁静的清晨里显得格外欢快。

    对门的老村长呼噜着旱烟赶了个大早,竹蔑框里堆满了青红椒、茄子以及毛豆。

    和牵着黄牛路过的邻居打个招呼,屋檐下刷牙的林义,此时也结束了洗漱。

    进屋摆好牙刷杯子,用毛巾洗了把脸,接着把脸巾搓好、拧干摊在木制洗脸架上。

    今天的八仙桌上比较丰盛,有两个菜:一个青红椒炒腊肉,一个小葱豆腐。

    看着记忆里熟悉的菜品,林义心里感叹一声“还是来了”。

    选了个背门的位置,瞅着一身周正西服的父亲,问:“要走了?”

    听到这话,上首位的林惜财有些错愕,怔了下才说:“你都知道了?”

    “又不是什么稀奇事,很难猜吗?”

    爷爷奶奶去世后的这个月里,林惜财一直在翻箱倒柜地变卖家里值钱的东西,已经不止一个邻居私下问林义。

    “听说你爸要去外地搞副业了?”

    “天天变卖家产,是不是你爸要带着新媳妇远走高飞了。”

    “林义你会跟着一起走吗?”

    …

    林惜财的心思被道破了,顿时有些不自然,不过毕竟是老江湖了,才一会又恢复如初。

    他看着林义,叹了口气说:“年轻的时候,总想着努力去改变自己的命运。从电站下海去做榨油生意,后来又做了杀猪匠和裁缝。

    一路起起伏伏,现在发现改变命运对我来说是一种虚妄的悖论,最终的痕迹构成了我的坎坷人生,所有的改变都只是一个过程没有结果…”

    说到这里,林惜财沉寂了下,说:“我不甘。”

    父亲的这些经历对重生过来的林义来说都是模糊的记忆,并且因为年代的久远和细节的模棱两可,容不得深究。

    在林义心中,父亲与这年头的无数小知识分子没什么不同,有着自己的小清傲却这山望着那山高,对时代的变革感到窃喜又仿徨。

    因为缺乏对未来的想象,任由命运推动自己四处漂泊,随波逐流,随遇却不安。

    但林义重生回来大半年了,对他粉饰的说辞自然不假颜色,也不会那么好糊弄。

    甚至在林义心里,这个父亲就是爱作。

    好好的电站工作不要,学着下海做生意,几年下来,带过的两个徒弟都小有资产了,自己反而孑

第1章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