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孩子总以为喝药得就着糖水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个复杂的世界,道理有时候也挺直白。

    至少现在仍十分明显——人间谁都无法拒绝蜀山!

    所以,谢云书刚把这条理由拿出来,夏侯彰没多思考太久,就放下了之前的顾虑:且不提林天南和独孤宇云的来往,夏侯彰这一刻猛地意识到,其实谢云书同样和蜀山薄有交情。

    这也是武林人士的局限,总认为蜀山和世俗横亘着一条鸿沟、高高在上,除非碰到群魔乱起,寻常不纳入考量。

    但实际上,蜀山门人常与江湖武林来往,从来没有自矜身份。

    夏侯彰这样一考虑,只要谢云书没做太过头,压根不必担心其余三家,会对夏侯家指指点点。

    而世人皆知,夏侯世家恪守中庸之道,素无过甚野心。不争武林盟主,跟着后面分杯羹,那就问题不大。

    既同意了谢云书的做法,夏侯彰心态顿时便为之一转,开始期待起这名晚辈的表现,能否为夏侯家搏个美名。

    “如此,云书你尽力而为,切莫勉强。”

    “侄儿明白。”

    “嗯,这一路舟车劳顿,去休息吧。”

    “是。”

    这一路上与李忆如走走停停,谢云书的确有些困倦,闻言也没急着再见一见其他萍水之交。

    因此,拜见过夏侯彰之后,谢云书便在欧阳家弟子的引路下,来到了夏侯门人所住厢房,把所有东西行李朝桌上一扔,然后抄起草谷给的那本秘笈,人往后一仰便倒躺在了床上,拿着它随意地翻看起来。

    “《丹霞剑经》……明明就是一本蜀山绝学,非要改个名字传下来么?”

    门派清誉不能丢,也舍不得外面天资不错的人才。

    蜀山在这方面着实有点变扭:如若看上某个符合标准的对象,但又因个人原因不能明着收进门中,事后几乎都会不死心,故意找个由头考验一下,然后编个理由,把入门修法传下来。

    谢云书这一本秘笈,本质上的确是仙霞剑法,又结合了蓬莱仙术炼丹法门。

    可谁都知道仙霞、御剑堂都源自蜀山,遮遮掩掩好没意思。

    而且这命名方式,真是和李逍遥自创命名《逍遥神剑》的路子一模一样,凸出一个简单粗暴——仙霞剑法加炼丹术,所以就叫《丹霞剑经》。

    “李逍遥看来就算当了掌门,读书也不是很多的样子……丹霞夹明月,华星出云间……嗯,我这样一改,就有格调多了。”

    谢云书索性来个自我安慰。

    话说回头,这份秘笈除了融合了魔族武功的蜀山御剑法门,还有一篇《水境》仙术书外加炼丹之术,算得上十分全面。但这几天内,谢云书大概没时间去实践修行,只能等事后回到盛渔村或者有空再慢慢修习。

第十二章 孩子总以为喝药得就着糖水(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