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晨鸡唤我醒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喔喔喔……”

    “喔喔喔……”

    “喔喔喔……”

    一声又一声的公鸡打鸣声响彻了大力熊部这个小小的部落里。

    熟睡中的熊垣突然感到一阵阵的心悸,猛然从睡梦中醒来,瞪大了双眼,耳边传来的是一声声打鸣鸡的叫声,眼前看到却是古朴,甚至是简陋的房梁,身上盖着的确实一张厚厚的不知名的动物皮毛,青石垒成的墙壁上挂着两把厚重的斧头,甚至熊垣还看到了一个黑色的陶罐,陶罐旁边是十字形状的窗户,正透着清晨微微的光亮,让他可以清楚的将这些房间的布置看清。

    正因为他都看的清楚,心里才觉得这些都很荒谬,这些东西别说在他的家里,就是在悬崖村,这些都未必能够见到。

    熊垣擦了擦因为心悸而冒出的冷汗,安慰自己说,我只是在做噩梦,我只是在做噩梦,没什么大不了的,等梦醒了一切都好了。

    于是他咕咚一声又重新砸回了床板上,可是他的后背面对不是他记忆中早就熟悉的柔软的席梦思床垫,挨着的也不是那伴随着他接近一年的柔软大枕头,反而是僵硬的石板,冰凉的石枕头,一瞬间,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惊呼出声,再次挺立了起来。

    我不是在做梦!

    熊垣摸着疼痛到想要流泪的后脑勺,瞬间就清醒了过来,清晨刚刚露出的些许亮光,让整个房间显得朦朦胧胧的,他干脆站起身,刷的一下,那层动物皮毛掉了下去。

    熊垣低头,摸了摸身上露出的衣服,粗糙,而且里面纵经线稀疏,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麻衣吧?熊垣长大了嘴巴,迈步到墙壁上,伸手摸了一下,粗粝的石头坑坑洼洼,冰冰冰冰的,让他的头脑一清。

    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的双手上也是粗糙的,手指上又磨砺出来的老茧,手背上还有着几道疤痕,像是细小的蜈蚣一样,趴在那里。

    “这是我的手?”

    熊垣都有些不确定了,他可是清楚的记得自己的手虽然称不上细皮嫩肉,但是绝对不会这么布满老茧,毕竟一个正常上学到大学毕业的肥宅,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厚的茧子。他用力的握了握双手,从未有过的力量感让他那有些担心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下。

    熊垣伸手从墙壁上摘下一把斧头,他以为自己拿下斧子的时候,会有些沉重,但是当他摘下来的时候,却发现除了有些压手之外,并没有以前自己拎起斧头的沉重感。熊垣将斧子凑近眼前看了一下,绿色斑驳,形式古朴,上面刻画着粗狂的纹路,一根看上去像是树根

第1章 晨鸡唤我醒(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