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章 王与马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琅琊王氏如今天下第一,外有王敦领军,内有王导主政,皇帝司马睿‘垂拱而治’。王与马,共天下,皆是实言而不虚。

    早前永嘉之祸,匈奴先破洛阳,后破长安,先后俘杀司马炽、司马邺两个晋天子。是时天下大乱。

    当时普遍认为要稳住司马氏的江山,须得派人坐镇建康稳定江左,八王之乱的参与者东海王司马越势大,打算移镇建康,却被人说服,派了司马睿去建康。

    司马睿南镇建康,却做了天子,司马越死得早了几年,于是竹篮打水。

    这一切的主导者,就是以琅琊王氏为首的世家。

    司马睿能做司马晋国的皇帝,琅琊王氏居第一功。

    西晋灭亡,随着东晋的建立,司马睿当国,王氏声威达到鼎盛,于是内部矛盾爆发,王氏世家的内部争斗趋于白热化。

    王导、王敦,一内一外,矛盾尖锐。以致王敦心生反意,已开始拥兵自重。他在长江上游聚兵,以荆州为重心,因此才要拔掉陶侃这颗钉子,以全自身。

    为了避免激化矛盾,刺激王导举兵反叛,建康方面只能贬谪陶侃,将他贬到交州。

    “前些时候听说王敦在公开场合缅怀故东海王司马越,使得朝廷的神经变得极为紧张,说不定很快就要爆发内战。”

    杨高叹息连连:“才过永嘉,北方战乱未消又要内乱,这国实已难堪重负啊。”

    常昆听了里面的弯弯绕绕之后,只嗤笑:“司马氏得国不正,软弱无能;世家大族天下毒瘤,自私自利。让他们自个儿打去吧。”

    杨高苦笑摇头:“江东难得安稳,先生就这么希望打仗吗?一旦打起来,民生凋敝且不说,若被北方胡人趁虚而入,把明天的江东变成今天的江北,于心何忍?”

    常昆闻言,顿时不说话了。

    北方的残酷,常昆比谁都清楚。是,司马氏、世家大族的确可恨,但眼下却不能少了他们。少了他们,胡人趁机南下渡江,汉家衣冠就要亡了!

    杨高见状道:“先生于道左救人,杀匈奴三百骑,又舍身护送,义士也。先生的心肠也是热的,而天下,需要的就是先生这样的人。”

   &

二十章 王与马(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