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节-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录下的音频里没有一丝杂音,宛如现场还原,可以清清楚楚的听到姚兵刚开始还是正常的,还在试图贿赂给他做鉴定诊断的年轻心理医生,但是突然惊惶失措的大喊大叫起来,一阵乱响后,就是冲出去的声音,甚至连走廊外的动静都录了下来。

    随后姚兵又被送回门诊室,心理医生带着魔性的声音响了起来,正在倾听录音的姚东胡和谢黑沙两人心神一恍,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催眠术。

    姚兵之所以能够安安静静的从医院回到家里,恐怕是催眠术的功劳。

    “是催眠术,这个医生很专业啊!”

    一直没有离开的社区医生睁大眼睛,感慨了一句。

    他刚刚给姚兵注射过镇定剂,是药三分毒,无论什么样的镇定药物,都没有直接作用于心灵的催眠术副作用小,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并不是所有心理医生都会这一招。

    在某种程度上,姚家也算是求仁得仁,自作自受,社区医生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那点儿幸灾乐祸。

    “会不会是那个心理医生搞的鬼?”

    姚兵的母亲宣静将矛头直指李白。

    出人意料,没有反而让她认定了对方就是让自己儿子变癫狂的凶手。

    女人的直觉还真是可怕,竟然歪打正着猜到了真相。

    “这个,就不知道了!”

    社区医生哪里敢接这个茬,豪门恩怨水太深,他根本掺合不起。

    “宣静,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

    姚东胡皱起眉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又生出事端。

    给儿子姚兵做鉴定的心理医生如他们所愿的开出精神病确诊证明,决不能自己打自己脸说姚兵在之前根本没有精神病,是想要借着这份鉴定报告逃脱法律责任。

    有些事情不是能拿到台面上来的,如果姚家拿这份报告挑刺,且不说之前投入的金钱和人脉关系将前功尽弃,更是会因为出尔反尔得罪许多人。

    “兵兵一直都是好好的,怎么一碰到他就不好了,一定是他,又会邪术,除了他,还能有谁?”

    儿子一直是自己的心头肉,宣静哭天抢地,恶毒的诅咒着给儿子做鉴定的心理医生。

    正琢磨着给姚兵的母亲也来一针镇定剂的社区医生不由苦笑,催眠术无分正邪,用好用坏全在于施术的人。

    照着对方这个歪理,会开锁术的锁匠岂不都是小偷?

    “王医生,有没有熟悉的心理医生,给兵兵看一下,不要第七人民医院的,省内省外都可以。”

    毕竟是掌管姚氏家族十几亿资产的老总,姚东胡并没有受到夫人歇斯底里的影响。

    “省中医院有一位精神科的老专家,名叫侯晓正,也擅长催眠术,可以请过来看一看。”

    同行之间总有几个相熟,王医生想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

    整个音频是原始文件,没有经过任何剪辑和修改,却依然听不出任何异常,儿子姚似乎是突然发作,这让姚东胡陷入了沉思。

    当丈夫姚东胡安排保镖队长谢黑沙连夜去接省中医院的精神科专家时,姚兵的母亲宣静把管家青姨拉到角落里。

    “青姨,你安排人同时在网络上和向报社举报给兵兵做鉴定的医生收取贿赂,同时找到他的银行帐号,往里面打一百万。”

    在姚家做了十五年的青姨算是姚东胡和宣静的心腹之一,夫妻两人很少有事情瞒她,有些时候不方便出面的事情也会交给这位忠诚可靠的女管家去做。

    “夫人,这样不太好吧?”

    青姨微微吃惊,这不仅仅是迁怒栽赃,恐怕更是过河拆桥,一旦走漏消息,以后谁还敢给姚家做事。

    “你只管去做,看看有没有认识的混子,把那个医生揍一顿,先收些利息,还有,不要告诉东胡,悄悄去安排。”

    宣静咬牙切齿,一脸恨意,

第7节-家(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