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青青的芦苇随风摇曳,叶片之间摩擦出“沙”“沙”。每当有大风吹起的时候,芦花就会漫天飞舞。好像千万个精灵,融汇到天地之间。芦苇荡很大,好像绿色的地毯,要从眼前一直蔓延到天边去。

    可你若是真的走出了芦苇荡,便会看到清清的辽河水在你脚下奔涌而过。海毛子在辽河上空飞翔,不时有鸟儿鸣叫几声。西落的斜阳好像挂在水面上,天上一个太阳水里一个太阳。漫天的红霞倒映在水里,水天共现一色。

    这里是辽东半岛唯一可以看到海面落日的地方。奔涌的大辽河,在这里拐了一个弯,然后汇入渤海湾。

    没沟营!相传唐时太宗亲征辽东,御史大夫魏征亲自去找龙王爷打商量。为太宗在辽东借一块立足之地,商定三更借五更还。却没想到魏征耍赖,命令没沟营从此打更不准打五更。

    充沛的辽河水滋润了肥沃的土地,没沟营产的大米蒸出来带着油珠。配上煎得干干的黄花鱼最是美味,大明皇帝陛下特地命人在望儿山脚下划定了皇家农庄。专门为皇室,种植香甜的大米。

    因为是皇庄,所以不缴纳官府的赋税。庄户们的日子过得颇为富庶,宽宽的大路用青石铺成,走在上面极为踏实。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身后跟着十三四岁的少年郎行走在青石板上。红衫绿袄配上一双碎花布鞋,娟秀的面庞上挂着汗珠。那双眼睛里面好像含着一汪水,是个男人只要看到那双眼睛,心都能瞧化了。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可能因为常年劳作的原因,皮肤略微显得有些黑。

    身后的小子其实已经是十四岁的少年郎,不过因为身体瘦弱。不像是少年郎,倒像是个孩子。

    少女的手上拎着一个筐,里面有一把锄刀。看样子是要上山去挖野菜,这个季节的芨芨草,启蒙菜,婆婆丁都是好吃食。用水抄一下之后,最是下饭。

    “姐!俺不要跟你上山挖野菜,俺要去河边玩儿。”少年郎拉着少女的袖子哀求道。

    “少来!前两个月你爬树才摔断了腿,现在又闹。皮痒了是不是?再闹腾,看我不打你!”少女杏眼圆睁,瞪着少年说道。

    少年郎垂下头不说话,继续跟着少女走。上次摔断了腿,挨打的却是老姐。没办法,男娃子金贵,又摔断了腿。老爹舍不得打,于是老姐就成了出气筒。为此,少年心里还是很不安。

    “姐,拴柱哥又偷偷瞧你。你不准跟他好,上次他抓河螃蟹都不给我吃。小气鬼!”李枭一边说,一边冲着拴柱做了个鬼脸。拴柱赶忙低下头,继续研究地里面的黄豆。

    “傻孩子,螃蟹吃了芦苇根就有毒了。人是吃不成的,只能喂鸡。你真出息,还跟鸡抢食吃。”李香秀宠溺的拍了李枭一巴掌,远远的给了拴柱一个白眼儿。

    “咱们辽河口的螃蟹最是肥美,相传这里以前没有螃蟹。唐皇征辽东的时候,要在咱没沟营过河。可辽河那么宽,根本没办法过来。正在唐皇一筹莫展的时候,晚上辽河上忽然出现了一座螃蟹铺成的大桥。唐皇的大军,这才渡过辽河,打败了高丽人。把辽东,从高丽人手里抢了回来。”李枭得意洋洋的显摆自己的学问。

    “你又去听吴先生讲古了?傻小子,吴先生说的那是河蟹。螃蟹盖子上都有一个马蹄印,相传是唐皇的军队给踩出来的。那种螃蟹只有北岸才有,南岸的螃蟹叫做骚夹子,那东西不好吃,只能喂鸡喂鸭子。”李香秀差一点儿笑出声来,吴夫子什么都好,又有学问。可就是做学问做得呆了,连这都不知道。

    “姐,我想去北岸抓螃蟹。”说到河螃蟹,想着那肥美的膏黄李枭的嘴里就往下流口水。

    “不准去,前两个月才摔折了腿。爹打俺的地方现在还疼。可不敢再出去跑,今天乖乖跟姐姐采启蒙

第一章(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