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哱罗不断催动战马,马鞍子上拴着备用战马的缰绳。作为正蓝旗军卒,他有两匹战马骑乘。自己真是该死。居然将令牌给弄丢了,按照八旗的规矩。令牌和人必须在一起,如果丢了倒是可以重新补,可牛录一顿鞭子是断然逃不掉的。林哱罗不想挨鞭子,只能回到庄子里面找。依稀记得,好像是饮马的时候放在了井台上。

    慢慢靠近了庄子,对于被屠戮过的庄子他一丁点儿兴趣都欠奉。如果不是为了找令牌,他才不会回来看一眼。对于那些汉人的死,他更是不在乎。贝勒爷说过,女真人是狼,汉人是羊。狼天生就应该吃羊,什么时候狼会在乎羊的感受。

    村口吊着的尸体不见了!这让林哱罗一下子紧张起来,他一下子抽出了弓箭。放慢了马,仔细的观察这个村落。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一阵阵风刮过。树杈子撞在一起,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林哱罗骑着战马,在空无一人的村庄里面游荡。饶是杀过好些人,林哱罗的心里还是有些毛。

    终于到了水井边上,果然他的令牌正躺在井台上。跳下马,三步并作两步操起令牌就想着离开。这诡异至极的地方,他一会儿都不想待。

    刚刚走到大路上,忽然间看到篱笆墙边上一个红色的身影闪动了一下。林哱罗弯弓搭箭,一箭射过去。不巧,被篱笆给挡住了。那个穿着红衣裳的小孩子跑得更快了,林哱罗没有犹豫立刻催马冲了过去。借着刚刚的一瞥,他看到这是一个穿着红衣裳的小女孩儿。乌黑的长,随着风飘动。

    小女孩儿可以卖个好价钱,就算不卖回家养着也不错。老娘年纪大了,需要一个人服侍。

    收起弓箭,林哱罗纵马追了过去。小女孩儿跑得很快,林哱罗急催动战马。很快,战马就在大路上飞弛起来。

    李枭手里拎着柴刀,整个人紧张极了。攥着柴刀的手满是汗水,当了几年的兵,说实话真没杀过人。

    眼看着那鞑子兵的战马飞驰起来,顺着大路就冲了过来。李枭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蹦出来,紧紧握着柴刀随时准备杀出去。

    林哱罗的战马度已经催到了极致,与那小女孩儿之间的距离迅拉近。眼看还有十几丈距离的时候,林哱罗掏出了绳子准备捆人。手上的绳子还没抓紧,林哱罗就感觉自己忽然间飞了起来。

    “咔嚓!”李枭清晰的听到战马腿被别折的声音。

    地上挖了三四个碗口大小,大概一尺深的小坑。疾驰的战马,马腿只要陷进去,就来不及抽出来。这是当年听战史讲座时听到对付骑兵的办法,当年对付西北马家军用的就是这个法子。

    眼前的景物快变动,林哱罗甚至还没觉察到疼,就感觉脑袋狠狠杵在地上。他想爬起来,却觉浑身上下一丝力气都欠奉,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完蛋了!这样毫无准备的从疾

第四章(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