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哈哈哈!”整个签押房里面哄堂大笑,狗腿子更是恨不得把脑袋塞进裤裆里。看向李枭的眼神儿充满了怨毒,可没办法这不是跟李枭算账的时候。

    “好了!这事情是你小子引起来的,敖某也不为难你。带着大枷在衙门口号枷三天示众,以儆效尤!”敖都头止住了笑,阴沉着连对着狗腿子说道。

    这种芝麻绿豆的事情,事后跟大老爷禀一声就成。辽阳府管着十几万人丁,大老爷要是连这事情都管,那得活活累死。

    本来狗腿子的罪过,号枷一天也就算了。可敖都头最看不起这种吃里扒外,帮着异族祸害自家同胞的人。所以一天也就变成了三天!

    号枷是三十斤重的大木头枷,套在人的脖子上让人低不下头。号枷三天也就是说,三天里这人必需带着这东西杵在衙门口。猴子一样的让人参观,其实这种刑罚也算是杀鸡儆猴。让那些不老实的人出出丑,也让那些想犯罪的人知道厉害。

    号枷三天还不是最长的,最长时间有号枷七天。伽下来人就废了,颈骨错位脑袋一时半会儿的低不下来。

    “都头大人,饶命啊!都头大人,饶命啊!小人的姐夫是经略相公府里的管事,都头大人……!”两名差役饿狼一样把人拖出去,不由分说就将大伽套在脖子上。

    “小兄弟,今天还多亏了你。俺叫敖沧海,是这里的三班都头。今后你有什么事情,就报我老敖的字号。”敖沧海很喜欢眼前这个少年郎,别看起哄架秧子的多,真要是来衙门里作证的人其实没几个。咱国人的老传统,害怕得罪人。

    “多谢敖都头,我只是路过这里。家被鞑子毁了,带着弟弟妹妹们去关里谋生。辽东不太平!”

    “哎……!自打铁岭城被鞑子占了,鞑子就越来越嚣张。可惜啊!咱们李大帅去了,不然就凭几个鞑子兵,大帅吼一嗓子他们就能尿了裤子。”

    敖沧海嘴里的李大帅,说的是辽东总兵李成梁。在他活着的时候,不管是蒙古鞑子还是女真鞑子,全都不敢造次。就连威震东南的戚将军,论军功都在他之下。

    可惜,这位大帅已经仙去。他的尸骨未寒,鞑子兵就攻占了铁岭城。

    李枭知道,对于李成梁这个人的功过后世有争议。不过这年月,却是实实在在的大英雄。无奈的拱了拱手,就打算告辞。弟弟妹妹们还等在外面,不能让他们着急。

    “小兄弟,我是蒙古科尔沁朵颜部的格日图,黄金家族的直系后裔。我还要在这里呆上几天,小兄弟既然会说蒙古话,来当我几天舌人可好。工钱嘛!我可以往高了给,三钱银子如何?你吃住也都包在我身上。”

    李枭正要出去,旁边的蒙古人格日图说话了。他还要事情要在辽阳办,没了舌人可怎么好。况且他们这些人,最怕的就是舌人和外人勾结坑他们的钱。看李枭身有正气,格日图觉得这少年不会骗自己。

    三钱银子!按照舌人的工钱来说也不算少,只不过当几天的翻译而已。到了关内落脚,哪哪可都需要钱。几天时间多三钱银子,也是好事。

    “可我还有几个弟弟妹妹,他们……!”

    “没关系,都住到我包下的客栈来。”几个小孩子能吃多少,格日图爽快的答应下来。

    “那好!”李枭一口答应下来,赚点外快也是好的。

    敖沧海要接着巡街,也就跟着李枭和两个蒙古人一起出来。狗腿子已经被枷在衙门口石狮子旁,一根铁链斜斜的勒着肩膀。这是衙门里整人的小把戏,拴上这跟链子人坐不下去,只能是带着三十斤重的号枷站着。真要是三天下来,人的腿可以肿得跟碗口一样粗。

    这样做就是为了让号枷的人大声惨叫,如果家里有银钱自然会上下打点让家人少遭点罪。三班衙役也得混点儿零花钱!这些事情都是差役们捞钱的手段,敖沧海看见了也只是一笑。

    看到李枭出来,身边还跟着鞑子和官差。胆子大些的李虎怯生生的叫了一声:“哥。”

    “没事,哥找了个差事能赚点银子。这几天的吃食他们也管了!”李枭走过去摸了抹李玉的脑袋,示意弟弟妹妹们别担心。不过怎样解释他会蒙古话的事情,他还没想好。

    “呦……!不错的战马!”敖沧海看到老二李休牵着的战马不由得赞了一声。

    “敖都头也喜欢马?”

    “呵呵!俺老熬以前可是大帅手下的辽东铁骑,都是当年的事情了,不提了!这马还真不错,小子你哪得的?乡下可没有这种好马!”敖沧海手摸着油亮的鬃毛,很是喜欢的拍了拍马脖子。

    “俺们杀了鞑子兵,抢的。”老三李虎大声的说道。

    李枭很想捂住他的嘴,可这

第七章(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