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枭像是个破布娃娃一样躺在地上,嘴里鼻子里都往外淌血。感觉浑身上下的骨头都断了,一阵阵的眩晕感,加上胸腹间传来的剧痛让李枭直想呕吐。

    “哥……!”李虎嚎叫着扑上来,想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住大哥。却被五爷一脚踢飞,身子虾一样的弓起来。

    “小王八蛋,很能打啊!今天不打出你绿屎来,就算你没吃过韭菜!”说着五爷一脚把李枭躺在地上的身子横着踢出去三尺多远。

    “哇……!”李枭一张嘴,早饭合着鲜血一下子就喷出来。仰着头,刺眼的阳光照在他脸上。很快阳光被挡住,五爷那具肌肉虬结的身体显露出来。

    “呵!不禁打嘛!”五爷走到李枭身前,回头看了一眼敖沧海。这是落敖沧海面子的好机会,今天就把这小子硬生生废在这里,倒是要看看姓敖的怎么说。

    “别打我哥……!”李虎嚎叫着想爬过来,却被师爷薅着脖领子狗一样的按住。

    “今天就废了你!”五爷狠狠盯了一眼敖沧海,抬起大脚向李枭的胸膛狠狠踩了下去。

    “啊……!”一声惨叫,五爷捂着裤裆在地上鱼一样的折腾。

    李枭手里擎着棒槌,艰难的爬起来。就在刚刚五爷回头的那一瞬间,李枭聚齐起全身所有的力气,手里的棒槌毒龙一般捣在五爷的裤裆里。

    就算你是真的施瓦辛格,挨上这一下也要废。蛋疼,是男人身心永远的最痛。没有之一!

    五爷的脸好像猴子屁股一样红,双手捂着裆根本站不起来。师爷现在也傻了,看到李枭狼一样的目光。立刻撒开手,屁股中箭一样的窜了出去。这眼神儿太可怕了,师爷觉得这小子真的敢杀人。

    没体力去追那师爷,李枭拄着棒槌站起来。走到仍旧昏迷的猴子面前,“我说过,我要打断你的手。因为你的手打了我弟弟,我李枭不会让人欺负我的兄弟。”说话的时候,胸口钻心的疼。李枭觉得,自己的肋骨可能断了。

    管他娘的,先废了这小子再说。

    猴子的手被放到一块石头上,李枭抡起来手里的棒槌,猛的砸下去。

    人群出一身惊呼声,被砸中的手血肉模糊。红色的血肉里面,甚至可以看见白色的骨头茬子和透明的筋膜!被鲜血盖住的手指,正在快的痉挛。

    猴子嚎叫着窜起来,却被李枭横着打来的棒槌敲在膝盖上。骨头碎裂的声音听着就让人牙酸,刚刚窜起来的猴子,立刻像是破布口袋一样摔倒在地上。嚎叫的声音,比旁边狂吠的土狗都大。

    李枭抹了一把鼻子里还在流的血,这一下整个脸上全是血,让他的脸看上去更加的狰狞。

    猴子一条腿不断的蹬着,一只胳膊不断的刨着。只是希望离这个魔鬼尽量远一些!这他娘的就是个阎王啊。

    “跑!”抡圆了的棒槌狠狠砸在猴子的那条好腿迎面骨上,然后那条腿就以奇怪的姿势弯曲起来。

    “饶命啊!小爷!饶命啊!”猴子脸上全是灰土,涌出来的泪水

第十章(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