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117章 救命,别玩啦(谢谢steven0625的盟主)(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在哪?”

    陈圣尧亲身感受到李聪那时所体验到的情景,甚至还要重一点。

    好臭。

    真的好臭。

    呕!

    他趴在床上大口呕吐,一股从未存在过的臭味缠绕在鼻尖,一时没忍得住,胃里翻江倒海。

    “啊,公子怎么了?”

    “安神医,你快看看我家公子怎么了。”

    奴仆们慌了。

    公子伤的到底有多重,

    安神医有点慌,什么鬼?

    刚刚不是已经醒了吗?

    现在又呕吐不止,要不要这么吓人,刚刚别醒来不就成了,何必醒来又吐,你这不是玩我吗?

    安神医头疼欲裂。

    神医不好当。

    治好了被捧为上座,治不好人头滚滚,苦不堪言。

    “莫慌,容老夫看看。”安神医慌的很,但还是慢慢靠近。

    突然。

    陈圣尧感觉那臭味的来源就是眼前这老不死的,“你给我死开。”

    安神医被一脚踹翻在地。

    在地上翻滚着。

    惨叫着。

    哀嚎着。

    “公子,你没事了?”奴仆上前,直接从安神医身上跨过去,完全没将安神医当一回事。

    安神医心里苦,看着这些从他身上跨过去的奴仆。

    现实。

    都特么的太现实了。

    刚刚还夸赞老夫是神医,尊敬的很,眨眼间就翻脸不认人,也太不是人了吧。

    “没事。”

    陈圣尧坐在床上,眼神变的凌厉恐怖。

    “武道山,新任掌门,我要你们狗命。”

    他是真的怒了。

    还没上山,在半山腰遇到那傻大个,一言不合就动手,分明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滔滔怒焰在心里燃烧。

    怒气点源源不断传送过去。

    “李聪,你死哪去了。”陈圣尧吼道。

    周围的奴仆们吓的跪在地上。

    不能不跪。

    公子气的要飙,不能不跪啊,你真要不跪,公子看你不顺眼,随手送你去吃土,你都没办法。

    原本李聪在床上躺着,准备好好休养,听到公子传唤他,那是拔腿就来,不敢耽误一秒钟。

    “公子我来了。”李聪匆匆而来,忍着脸上的疼痛,“公子,有何吩咐?”

    陈圣尧摆手,“都给我滚出去。”

    奴仆们如获重释,灰溜溜的离开。

    就是屋内那些大夫有点不满意。

    我们眼巴巴的来给你看病,就算没看好,也不至于一两银子都不给吧。

    还特么的陈家公子呢。

    太抠门了。

    但没办法。

    畏惧啊。

    只能满怀不爽的心情离开,下次绝对不来给你看病,看病还没钱,白跑一趟,真是畜生。

    陈圣尧盯着李聪,“我要武道山上下鸡犬不留,你能不能做到。”

    李聪心里慌张,能不能?

    那肯定是有点……

    “能,公子放心,我立马就去狼寨沟,让他们立马行动,血洗武道山,将张天山的人头提来见公子。”李聪说道。

    陈圣尧道:“我要他人头干什么,我要新任掌门的人头,还有那傻大个的人头。”

    “是。”

    李聪应道,哪里敢多问。

    他很想知道,傻大个到底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将人头送来。

    但对他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

    将武道山所有人弄死,看看哪个傻,那就是傻大个。

    黄家。

    黄博仁得知陈圣尧带着去武道山找麻烦时,他就有些不悦。

    这家伙有病不是。

    你跟本公子斗就好好的斗,又去武道山找什么麻烦。

    还是说看本公子跟武道山有所合作,心里不高兴,想在武道山找麻烦,来给本公子找些晦气?

    如果是这样。

    那什么都别说。

    你陈圣尧就是一个傻帽。

    本公子是随便什么东西都能带来晦气的吗?

    武道山。

    林凡有点懵。

    怒气点莫名其妙的往上涨幅。

    怒气点+111。

    怒气点+222。

    ……

    怒气点+666。

    “见鬼,谁带来的怒气,是先前那什么教头?”

    不可能。

    那么废的一个家伙,怎么可能带来这么多怒气点。

    他感觉小辅助有一点不好。

    谁给怒气至少提个名字。

    做好事不留名,那是以前的说法,现在做好事不留名,还得靠人肉,太麻烦。

    此时,他看到表弟从山下回来,有点疑惑。

    “表弟,你在山下干什么的?”林凡问道。

    周忠茂回道:“表哥,我没干什么,就待在那里看着。”

    林凡琢磨着,愣是没想的出来。

    到底是谁啊?

    心有所思,睡觉都不舒坦。

    袁天楚看到林凡从身边路过,皱眉疑惑。

    姓林的又在想什么阴谋诡计。

    该躲避还是要躲避。

    张大仙见袁天楚偷懒,立马揪出来,“你干什么偷懒,赶紧监工。”

    对张大仙来说,他现在就是副掌门,剩下的这些,勉勉强强给个席大弟子就行,等武道山重新开山,又要马不停蹄的招收弟子。

    现在弟子难招收。

    到底要开什么样的福利,才会有人来?

    这问题需要好好研究才行。

    袁天楚瞧着张大仙,眼神里有鄙夷之色。

    你这家伙拿着鸡毛当令箭。

    不过此人也不是好惹的货色,看着很蠢,其实内心怕也是阴险的很。

    苍天啊。

    这屁大点地方,也就几个人,到底有几个是好人啊。

    李聪带着公子的命令,骑着快马朝着狼寨沟出。

    那是江城方圆百里内,最大的土匪窝。

    穷凶极恶,手段狠辣。

    都不知有多少人被狼寨沟给洗劫过。

    从江城出,到达那里,需要半天的功夫,一来一回就是一天。

    一路狂袭。

    灰尘带闪电。

    要的就是在最快的时间内,到达狼寨沟,将公子的命令带过去。

    到夜晚时。

    李聪喘着气,感觉屁股有点疼,路太难走,坐在马背上,屁股被颠的难受。

    远望去。

    前面的寨子灯火通明。

    “什么人,报上名来。”一道人影从一棵树上一跃而下,阴沉道。

    黑夜里。

    对方手中的兵器散着幽冷的寒光。

    李聪道:“是我,陈家李聪。”

    “原来是李教头,请进。”

    果然是这样。

    狼寨沟跟陈家有这密切的联系。

    李聪进入狼寨沟内部,看到两侧不少装着货物的马车,许多土匪正在卸货,显然又是出去行动,大获全胜,收获颇丰。

    进入屋内。

    忠義堂。

    一名男子坐在主位上,穿着厚实的皮衣,光着头,眼角有一道刀疤一直延伸到嘴角,狰狞恐怖,就算是他已经是武道六重的强者,心里都有些慌。

    感觉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雄狮。

    周围坐着不少人。

    这些都是狼寨沟的精英。

    李聪抱拳道:“大当家,公子命令我前来让你们出山,血洗武道山。”

    大当家没有开口。

    倒是坐在下面的人说道:“武道山?那不是已经倒闭了吗?怎么,又开山了。”

    他们都知道武道山。

    那就是一个笑话。

    随便什么人都想开山立派,还给弟子月钱,简直就是笑话。

    “都闭嘴。”大当家开口道,声音厚重,给人一种不可抗拒的感觉,“既然是公子的吩咐,那我狼寨沟,定然得漂漂亮亮的完成才行。”

    “老二,老三,你们带着人跟李教头回去,血洗武道山,回来的路上顺便将江城周围的村庄给劫了,抢些女人回来,最近寨里又多了不少兄弟,女人都不够分了。”

    “是,大哥。”老二起身道,眼里有疯狂的光芒闪烁着。

    这老二身体有些瘦弱,但五官长的极其紧凑,给人一种阴狠的感觉。

    李聪皱眉,“大当家,这洗劫江城周围村庄有些不太好吧。”

    的确如此。

    “哈哈哈。”大当家笑着,“有什么不好的,我狼寨沟只要出山,那就必须带东西回来,武道山能有什么,什么都没有,我也不能让兄弟们白白跑出去一趟吧。”

    李聪尴笑着。

    玛德。

    想那么多干什么。

    只要完成公子任务就成,管那些村庄何事,大不了出了事,再来通知狼寨沟,江城要阻止剿匪队,你们稳着点,别硬刚。

    反正这事也不是没生过。

    习惯就好。

    李聪道:“那就请各位当家的跟我回江城,武道山一共有六人,没有形成任何规模。”

    三当家不屑道:“规模?就算那以前的武道山,我们也是来去自如,还能挡着我们不成。”

    狼寨沟就是如此自信。

    他们百战百胜。

    掠夺商队,更是无往不利,管他有没有高手,遇到一律砍死,根本不带停歇的。

    李聪道:“那是自然,狼寨沟的各位实力强大,区区武道山自然不在话下,只是公子不方便出手,否则哪能劳烦各位。”

    他早就看狼寨沟不爽的很。

    一个个拽的跟什么似的。

    我身为陈家教头,都没如此拽过,真是气人。

    看我回去不跟公子告状。

    大当家道:“公子的事情,自然就是我们的事情,好了,不多说,赶紧出去江城,早些为公子解决这些心头之患。”

    二当家跟三当家召集三十名弟兄,带上好刀,跨马而去。

    带三十人足够。

    他们狼寨沟威名在外,令人闻风丧胆,见到他们还能提刀对抗的,怕是没几个有这样的能耐。

    人离去了。

    大当家的脸色渐渐冷了。

    “大哥,咱们的实力这么强,还要听他陈家的干什么。”有人说道。

    他们认为自己已经很强。

    根本不需要听从任何人的吩咐。

    尤其是那陈家公子,完全就是将他们当成狗腿子在使唤。

    真心让人不舒服。

    大当家道:“还不够。”

    夜晚。

    林凡研究小辅助。

    自身的能力已经很强。

    体魄:24o(武道八重)

    内力:24o(武道八重)

    心法:紫阳四圣经(十重天)

    功法:虎煞刀法(返璞归真)御虫术(入门)不动明王体(未入门)雷刀四式(登峰造极)混元碎玉手(融会贯通)

    怒气点:374o

    拿起从幽城带来的刀,握在手中,顿时,刀刃上吸附着一层薄膜,那是刀芒,雷刀四式很强,能劈出带闪电的火花。

    嗡!

    内力注入。

    刀芒旺盛到极致,屋内被照的明亮到极致。

    收功。

    刀芒消散,一切都恢复到平静。

    “我知道我很强,但没施展的地方,头疼啊。”林凡感叹着,他现在是真的很强,这不是在吹牛,而是千真万确。

    本以为出来能有用武之地。

    但现在看来。

    还是自己想的太多。

    武道山事情是武力所能解决的吗?

    那是金钱才能解决,还有头脑。

    但不知为何。

    他总感觉被老爹送出来,好像是不想让自己经历某种事情。

    父爱的伟大,他感同身受。

    “真正暴乱时,金钱与头脑,一无是处,真正有用的终究还是武力。”

    他脑袋转动,回忆以前生的一些事情。

    突然有所明悟。

    从未见过老爹对金钱的渴望,甚至说毫无波动。

    任何人,如果有这种行为,那只有两种可能性。

    一种是瞎子。

    一种是知道金钱无用。

    他不知为何,脑袋越来越灵活,以前不是这样的,好像是将《紫阳四圣经》提升上去后,就有这样的变化。

    也许这功法是越修炼越聪明,很有可能是这样。

    但他不喜欢脑子太聪明。

    不然实力又强,脑子又聪明。

    那还给不给人家活命的机会了。

    江城内。

    陈圣尧冷眼看着远方的武道山。

    明天,最迟也就明天,那里将是一片火海燃烧。

    惹我陈圣尧。

    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本公子心眼可小的很。

    七月二十日!

    清晨。

    唏律律!

    远离江城地段,狼寨沟的土匪连夜骑马赶来,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李聪道:“各位,我不方便出现,现在就回去通知公子,接下来的事情,可就看各位了。”

    “不过我希望各位能晚上行动,那样不会引起太大的动静。”

    随后,李聪骑马离开。

    跟这群土匪混在一起,要是被别人看到,终究不是很好。

    那手里的刀可又要染血了。

    “切,什么玩意,还晚上行动,我狼寨沟就没晚上行动的说法,大白天那才真正的威风。”二当家鄙夷道。

    “哈哈哈……”

    土匪们大笑着,都被二当家给逗笑了。

    别的土匪都习惯晚上行动。

    但他们狼寨沟可不一样,那是天越亮越好,否则谁知道是谁干的。

    “走,血洗武道山,杀的痛快点,结束了就去掠夺村庄,抢美女去咯。”

    “驾!”

    “驾!”

    “驾!”

    策马奔腾,荡漾起一片浓烈的灰尘。

    远方。

    有平民路过。

    当看到那些人时,吓的瘫坐在地上,裤裆都有些潮湿。

    “土匪……土匪来了。”

    惶恐惊慌,连东西都没收拾,就朝着城里跑去。

    他现在要去通知别人。

    狼寨沟的土匪来了,要小心了。

    武道山上。

    马蹄声不断,狼寨沟的土匪们没有下马,直接骑马而上。

    要的就是这气势。

    千军难挡。

    一眼看去,就闻风丧胆,吓的尿裤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