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床前看月光?举头望山月?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曹方豪又苦笑一声,正要说话,忽听身旁传来声音:“这是要给谁写信?”

    几人都侧头看去,就见到一位身着长衫、头戴冠簪、腰挎三尺的年轻人手里提着酒壶,摇晃着走了过来。

    这个读书人应当认识曹方豪曹方峰二人,靠到他们兄弟身旁,瞥了一眼刘錡,似笑非笑地说道:“怎地,从前不是请我写家书么,今次怎要换人?家书这东西可十分要紧,要是托人写信写的白字太多,替你父母读信的人都看不懂,信不就白写了?”

    “你这人说甚底!”张浒叫道。安西大都护府,甚至整个碛西的读书人都很少,几乎都在各级衙门里面做事,或者是本地大家族的公子,他们这些大头兵不敢轻易得罪。但这人如此贬低刘錡,尤其是贬低在他看来十分不凡的会写字,他忍不住出言反驳。不过,他之所以会‘忍不住’,还有一个原因:‘看他认识曹家兄弟俩,还为他们代写过书信,应当不是大人物,得罪了也没甚大不了的。’

    “我说何话?”这读书人倒也没生气,或许是因为一个不识字的大兵叫嚷不值得让他生气。

    他又斜觑了一眼身着土黄色外衣的刘錡,说道:“让旁人替你争辩算甚底男人?我就是瞧不上你,你要比文,咱们就好好比一比;你要觉得文的比不过,”说着,他拍了拍腰间的佩剑,“比武的也行!”

    ‘你他麻是吃错药了吧!我没招你没惹你,一个劲怼我干啥!’刘錡在心里吐槽道。张浒那句话说的一点也不重,自己更是一句话还没对他说过,更没有任何挑衅的动作,怎么就刺激的他这么激动?

    不论如何,话说到这个份上,刘錡不能继续缩着了,哪怕被人打一顿也比做缩头乌龟强。但是,看了一眼这人腰间的佩剑,想了想在科举制大兴之前读书人的战斗力,虽然对文学同样没信心,刘錡还是咽了口吐沫,说道:“既然你要与我比试,我接下就是。此事是因代替写书信而起,当然要比文。”

    “好,既然要比文,现下无纸笔,况且酒肆这种地方也不好写字,那就比作诗吧。自古以来作诗无过于本朝,比作诗最好。你意下如何,嗯?”读书人道。

    “那就比写诗吧。”刘錡本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精神,答应了比试内容。

    这时整个酒肆内的客人、伙计已经将他们几人团团围住,都等着看热闹。读书人说道:“为免有失公平,也省的旁人说我占你便宜,就随手指一人出题。”说着,他指了一个看起来像是本地苦力的人。“你出题目。”

    “俺?”被他指的粗汉挠挠脑袋:“俺可不懂诗。”

    “只是让你出个题目,你不用懂诗,随便出一个。”

    粗汉抓耳挠腮一阵,最终指着城正中方向说道:“写城中的报本塔吧。”报本塔是几百年以前佛教刚刚传来碎叶时,由当时崇尚佛教的国君建的,是本地一景,他自己觉得这个题目不算粗俗,还忍不出得意地笑了出来。

&

第5章 床前看月光?举头望山月?(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