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幕府为才子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书记?他是安西副大都护、安西节度使高仙芝幕中的掌书记?’听到李全对这人的称呼,刘錡认真扫了几眼这个刚刚站出来的男子,不禁暗暗喝了声彩:“好一个大唐读书人!”

    这人看起来年近四旬,脸色微黑,下巴留着半尺长的胡须,着圆领袍衫,腰间挎着一柄棠溪,头戴冠簪。这幅打扮和衣着与李全倒是相差无几,但气质大不相同:中年男子微黑的皮肤、略粗糙的双手都表明他从军多年,颇类似军汉;但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却又有着读书人的儒雅,让旁人难以将他误认做大老粗的武将;就算将他认作武将,也会觉得他是个文武双全的儒将。

    “要是读书人都像这样,多好。”

    岑书记感受到了刘錡的目光,侧头对他微微一笑,又转过头对李全说道:“你说的不错,太白兄的原句确实为: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

    “但,这位小郎所改动的两个字却比太白原句更好,即使太白此刻在此处,也必定是欣喜于有人能将自己所作之诗句改动的更好,而非恼羞冲怒。”

    “李全,我知你是太白兄之拥簇,极喜欢他的诗句,但也不可陷入魔障,这必不为太白兄所喜。”

    “是愚孟浪了,岑书记教训的是。”李全只能低头认错。但他仍不完全服气。“岑书记,不知您可听到了他先前所说那首所谓的诗?完全不合平仄、韵脚也乱七八糟,字词更是粗疏,岂能称之为诗?我因此说他不读书,有何错误?”

    “你这样说,倒也不错。”岑书记捻着胡须说道:“可是,作诗之目的为何?古之诗人我不敢妄加评论,但当世诗人,或是以诗言志,或是阐明道理,或是讥讽人事,而非为作诗而作诗。是以只拘泥于平仄韵律,反而落了下乘。”

    “他这几句话有何目的了?无非是用来搪塞。”

    “这几句诗虽粗疏,但细细读之,却颇有寓意。”

    “有何寓意!”

    “这几句诗初看文句粗俗,

第6章 幕府为才子(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