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此心向君君应识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总算不在一旁了。愚起初来这里吃酒,每次他都像这样贴上来,说了几次才好些;今日见到岑书记,却又故态重萌。”李全道。

    “这也怪不得人家,只是我不喜这般。”岑书记说了一句,不再谈论此事,正要对刘錡说话,忽然想起来什么,又道:“你们二人互相应当还不认得,先自我介绍一番。李全,你先。”

    “是。”李全答应一声,转过头同刘錡说道:“某名叫李全,出身碎叶镇本地李氏,祖上是汉飞将军李广。某今年二十三岁,在族中行十七,现为碎叶镇兵曹参军佐史;你叫我李十七便好。”

    ‘是不是碛西每一个大家族都号称是李广的后代?’听到李全的话,刘錡想着。他前世看各种正史野史古代小说,发现凡是出身西北地区的大人物,不管哪一族、姓什么,比如十六国西凉皇室,南北朝北魏皇室,还有当皇帝之前的大唐皇室,都自称是李广之孙李陵的后代。

    他当初看到的时候还半信半疑,毕竟史书也可能出错;但今日亲耳听到李全这样自称,不再怀疑。只是仍有疑惑:‘西北就没有其他名人,只有李陵这个不得已投降匈奴的人了?’

    不过这番话他自然不会问出来。“某名叫刘錡,今年十九岁,家中行三,河南道虢州弘农人,去岁从中原被征召至安西大都护府,在嗢鹿州都督府为兵。”

    “你这样读过书的人为何会被征召到安西为兵?”李全不解地问道:“我虽然没去过中原,但也打听过中原的事,读书人似乎并不多。”

    “某也不知晓。”同样不知道缘故的刘錡只能这样说道。

    “此事的缘故,我倒是可以猜一猜。”岑书记说道:“自从总章年间以来,随着兵役愈发繁重,许多人不愿服役,今上继位后下旨令边地节度使自行招募士卒,天宝八年更是下旨停止从中原征召健儿。”

    “但实行了百多年之制,岂是能立刻停止的?”因为这涉及到负责办事官员的利益,属于朝廷的阴暗面,岑书记没有多说,只是又说了一句:“这二年仍从中原征召少许士卒送到边地,或许就将你征召来了。”

    ‘意思大概是,因为朝廷下旨停止征召士兵,虽然中原的相关衙门这几年仍在惯性征兵,但就随意抓人了?这样的话,那个真的刘錡可太冤了些。’刘錡不由得想着。

    ‘不过这对我未必是一件坏事。要是留在老家与从小看着‘刘錡’长大的人相处,我准保露馅,没准被当做鬼上身折腾的死去活来。’

    他正想着,忽然听岑书记又对他说道:“刘三郎。”

    “岑书记请吩咐。”刘錡回过神来。

    “你在家乡读过几年书?都读过那些书?”

    “仆在家乡启蒙时读过《三字经》、《千字文》,还

第7章 此心向君君应识(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