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胜事空自知,人不寐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封判官?”刘錡与封常清这时正站在大街上,不时有人经过。有一人听到刘錡的话,回过头对封常清说道:“老封,你做判官了?这官几品,大不大?”

    “不大,不大,”封常清笑着说道:“就是一个小官,州刺史的佐官而已。”

    “我说你也当不了大官。你长得又不好看,就算认识几个字也当不了。”那人不了解官制也没兴趣了解,闻言说道。

    封常清听了也不生气,仍然笑呵呵地同他说话。那人还十分健谈,说了好一会儿才走。期间张浒过来叫刘錡一同走,刘錡不敢随便说话,只说让他们先回去。张浒看了一眼封常清,凭借自己在安西二十年的经验断定这是个官儿,而且绝不是小官,也不再说话,带着另外八人先走了。

    “封判官,您怎会来这里吃饭?”等诸人都走了,刘錡觑着没人再经过,出言道。心里还想着:‘你为何会与这里的有些人非常熟悉?’

    “快要起更了,你再不回去恐怕会受到重处。”封常清却没有立刻回答问题,而是起身向军营走去。刘錡楞了一下,赶忙跟上。

    边走,封常清边和他说起来。“你或许也知晓,我祖籍蒲州,少年时与外祖家一起被流放到安西,活到三十来岁才在夫蒙灵察麾下谋得一个职位。后来投奔高节度使,……,一步步到了现下的官职。”

    “你不知晓的是,我当初就被流放到碎叶镇,从九岁起一直到获得差事前,这二十多年我一直生活在这片地方。”说着,封常清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我做官后常年在龟兹镇,但每次我来碎叶,都会抽空来这边饮两碗酒,吃一顿饭,隐瞒现下的身份与当年的熟人谈笑。时至今日,我还熟悉这里的每一户人家,每一条街巷,每一家酒肆。”

    “封判官,仆十分佩服。”听了封常清的话,刘錡不由得肃然起敬。一般功成名就的人都会隐藏自己未发迹前的生平,以让自己显得高大上。封常清却与旁人完全不同。‘这无关于本事,只有内心足够强大的人才能以平常语气将自己贫寒时的事迹说出来。这样的人,是不可能被打倒的。’

    封常清侧头看了他一眼,轻笑道:“你的反应与旁人都不同。旁人或马上将我与史上出身贫寒的名臣相提并论,夸赞于我;或避而不谈。但不论如何,他们都暗含鄙视,对我出身的鄙视,也对我将过往说出来鄙视,哪怕地位比我低的人也不例外。”

    “可你却完全无鄙视之意,甚至真的十分敬佩。奇怪,奇怪,也不知是何人把你教导成这般的。”

    “天底下能有封判官这般芳兰竟体之人,又如何不能有仆这样的人。”刘錡见封常清毫无架子,大着胆子说道。

    “哈哈。”听到他的话,封常清忍不住笑了起来,又道:“好,你好。”

    他原本只是回自己住了二十多年的地方吃顿饭,与原本的熟人闲聊几句;但在认出刘錡后又不时注意起他。在他看来,刘錡即

第17章 胜事空自知,人不寐(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