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32皇子跪下了&nbsp为少熬夜的第2枚玉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刀如果顺利,陈冬便会当场人头落地。

    但偏偏不顺利。

    就听“锵”的一声脆响,一支镶满玉石的宝剑突然横空而出,不偏不倚地将二皇子炎衡的刀挡住了。

    宝剑的另一头,是陈冬的手。

    陈冬确实身受重伤,但中迷魂烟是假的。

    开玩笑,他可是神级炼药师,也算得上是位用毒大家,怎么会被区区的迷魂烟迷晕了?

    一开始他都不知道是谁抓了自己,所以只能装晕,伺机而动。

    可惜机还没有伺到,炎衡就准备下杀手了,而且还是为了栽赃给大皇子!

    得亏陈冬通过冷燕妮和他的对话,已经知晓炎衡“二皇子”的身份了。

    陈冬立刻拔出了流玉剑,挡住炎衡这关键性的一刀。

    也必须是流玉剑,其他的剑都不好使。

    看到陈冬醒来,冷燕妮又喜又悲,喜得是陈冬逃过一劫,悲得是陈冬逃不过第二劫——她可不知道流玉剑是什么东西,只知道陈冬肯定不是炎衡的对手。

    她挣扎着站起来,想上去再阻拦二皇子。

    但下一秒,冷燕妮就傻了。

    炎衡竟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眼神无比震惊地看着那柄流玉剑。

    他当然认识流玉剑,那是炎祖贴身的宝贝,皇室中一向有“见此剑如见本人”的说法,炎衡虽不明白这柄剑怎么会在陈冬手里,但也绝不敢在流玉剑的面前放肆!

    冷燕妮更是目瞪口呆,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二皇子……

    怎么就给陈冬跪下了?

    暗室之中,气氛变得诡异而又紧张,一时间鸦雀无声,谁也没有说话。

    陈冬本来是躺在床上的,这时候便坐了起来,他的伤还没好,又经过这样一番折腾,此时更是面白如纸、气喘吁吁。

    “你娘个腿……”看着跪在床前的二皇子,陈冬突然怒从心头起,狠狠一脚踢在炎衡胸口。

    炎衡飞了出去,至少七八米远,“咣”的一声重响,撞在暗室另一边的墙上。

    炎衡还不敢反抗,立刻爬起身来,重新跪在地上,浑身抖如筛糠。

    陈冬手持流玉剑,就是炎祖的化身。

    陈冬踢他,就好像炎祖踢他,炎衡哪敢动弹半分?

    看到这幕,冷燕妮的嘴巴张得更加大了,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最不可思议的事。

    “来,你来……”陈冬坐在床边,仍旧喘着粗气,冲炎衡招了招手。

    炎衡以膝盖为腿,一步步来到陈冬身前。

    “你知道我是谁么?”陈冬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青……青云观的陈冬。”炎衡颤声答道。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拿着这柄剑么?”陈冬晃了晃手里的流玉剑。

    炎衡当然摇了摇头。

    “就是为了收拾你们这干不成器的皇室子弟!”陈冬愈发怒火中烧,昨晚差点被大皇子杀了,今天又差点被二皇子杀了,心里不气是不可能的,一时没有忍住,又狠狠一个大耳刮子扇了过去。

    “啪!”

   &

10132皇子跪下了&nbsp为少熬夜的第2枚玉佩(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