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她还挺懂事的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韩家是大富人家。

    他们家从曾祖韩子丰起便是扬州水运的头牌。

    石金涛的昌隆记和信义和相比只是后起之秀。

    哪怕到了韩成德这辈,生意受到时局和对手的冲击开始没落了,但韩家的不动产还是很多的。

    放开那些商铺不说,韩家除了在扬州城之外,在瓜州渡甚至在苏州上海都有房产。

    其他地方韩怀义甚至都没去过。

    而他们家在扬州城的房子还是五进的大院。

    韩家的下人,连门房陈伯带仆役仆妇还有后厨都有十几号人。

    因为韩成德去世的原因,导致本该结婚的韩怀忠如今还单着。

    这会儿,浓眉大眼但面容憔悴的他正撑在被子上看生意。

    昏黄的灯光下,管家兼门房陈伯蹑手蹑脚进来给他上了碗药汤,劝道:“大少爷,时辰不早了,您先早点休息吧。”

    “咳。”韩怀忠叹了口气,问他:“那个家伙呢?”

    从亲大哥的称谓里就可以想象韩怀义的人品,不,败家子直接就没人品。

    陈伯摇摇头:“估计今天晚上又不回来了。”

    “哎。”韩怀忠皱着眉头将药汤一饮而尽,愤愤的道:“等我病好了就把他捆起来。再这样下去,都成什么样子了,到时候我怎么去见爹娘。”

    这个年代里,长兄如父真不是开玩笑的。

    无论社会舆论还是人们内心的观念里,韩怀忠对韩怀义都有管教照顾的权力以及义务。

    他也真的在为不成才的弟弟担心着。

    就在这时,大门忽然响了。

    陈伯刚要去看便听出是韩怀义的脚步声,他忙和韩怀忠说:“大少爷,今天什么也别和他说,您先早点休息,要不然这一夜又不踏实。”

    韩怀忠刚要坚持让他必须把韩怀义叫来,就听脚步声往这边来。

    这下陈伯和怀忠都纳闷了。

    因为韩怀义过去回家时从来都蹑手蹑脚躲着他的。

    有时候怀忠是在忙事情懒得管他,有时候是心情好故意装傻,但不管怎么说,入夜后韩怀义从来没往他这里跑过。

    重要原因是,这个点钱柜都落锁了,他来打滚也要不得钱呀。

    “大哥睡了吗?陈伯也在啊。”韩怀义伸出脑袋看了下室内,然后问:“大哥你身体好些没。”

    没酒气,还学会问候人了。

    绝对没好事。

    韩怀忠先下手为强的道:“死不了,你今天又去哪里了,还有你上月和我借的银子什么时候还。”

    这事整的。

    韩怀义苦笑道:“大哥,能不忙提这些吗?我有事和你说。你身体撑得住不。”

    居然问我身体撑不撑的住,说明问题严重的很。

    韩怀忠顿时大惊:“你又惹什么祸了?”

    他一激动吧,额头冒出点虚汗,咿,韩怀忠觉得自己精神好多了。

    陈伯却慌了,忙扶着他道:“大少爷,大少爷,有话好好说。”

    忠心耿耿的老门房老管家又给韩怀义说:“二少爷,大少爷还病着呢,你可不能再气他了,什么事不能明天说吗?你平时都

9她还挺懂事的(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