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全家就一个傻子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放完这把火之后,他笑吟吟的站回原位,冲王树森道:“还劳烦您再动动笔,写个刘德成自愿将房产赔偿给韩家的协议。”

    “二少爷!给小的留个落脚处可好?我刘德成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以后做牛做马。。。。”刘德成扑腾一声跪下了。

    韩怀义低头看着声泪俱下的他,却坚定的摇摇头:“世上没有你这样的管事,韩家绝对不敢用你,他石金涛敢不敢我不问。”

    听这厮处处在点刘德成得找自己要个说法。

    石金涛顿时气的脸色紫胀的道:“韩二,你差不多就行了啊,这事我担着了,你还要怎么样?”

    不怪他恼怒,他之前是那种老子今天其实是在借机诱敌深入的嘚瑟心态。

    可是等韩二夹枪带棒的怂恿几句后刘德成这么一跪,就等于跪在了他脸上。

    尤其韩家下人们的眼神里透露出的鄙视,让石金涛便有些难堪了。

    因为谁都知道,刘德成是被他买通的,现在刘德成落到这个地步他要是一声不吭,那叫不是个人!

    所以他只能顶着不光彩出来负责。

    要不然,韩二那厮肯定还没完没了。

    果然他一出面,韩怀义就乐呵起来:“好好好,我不说了。”

    那边的公正反正只负责办事而已,王树森刷刷刷的将东西写好给双方过目后,石金涛就让刘德成签字画押。

    到了这个份上,刘德成只能认命。

    王树森立刻再将一式三份的转让,拿一份给韩怀义,给刘德成一份,自己留底,因为房产转让还需要走个程序。

    然后他转头看向石金涛,把手伸出,石金涛也就将漕运的合同给了他。

    而王树森晓得韩怀义这厮人品不好,立刻警惕的看向韩怀义叮嘱道:“韩二少爷,石掌柜已经把合同给我了,这人可必须得带走,你不能再出幺蛾子了。”

    “老夫子你这话说的,钱呢。”韩怀义问。

    石金涛没好气的道:“银票在合同里夹着呢,你眼神不好是不是?”

    “呵呵。”韩怀义抖着腿开始卷袖子,石金涛立刻往后缩。

    王树森顿时哭笑不得,赶紧将韩怀义拉开,和石金涛使眼神道:“你带刘德成走吧。”

    石金涛冷哼一声回头看看韩家的大宅,心中发誓一定要把今日的羞辱找回来,他随即带着刘德成往外走。

    不过这时门房陈伯忽然站了出来,冲刘德成脸上呸了一口。

    老头子指着家里面对刘德成一字一句的道:“前年老爷病重前叫了些人来,其中也有你,你答应老爷什么的?你个忘恩负义吃里扒外的东西。”

    刘德成既恨也愧,脸都没抹就往外走。

    石金涛则对陈伯拱拱手也跟着出去了。

    这两人走后,韩家院落里顿时响起阵唏嘘,显然陈伯的话勾起了大家对韩成德托孤时的回忆。

    韩怀义仰头看看升起的残月,一叹:“往事已矣!”

    是啊,往事已矣,而信义和和昌隆记的斗争其实才刚刚开始。

    他随即对高玉明道:“高先生,还劳烦你给公正一份红包,另外帮忙的这三个弟兄你也

15全家就一个傻子(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