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只是偶尔偷钱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韩家的后厨王大头是个肥头胖脑的中年人,因为头发稀疏索性剃光了。

    这个大灯泡被陈伯派遣着半夜三更跑来,他见二少爷韩怀义居然也在货栈都吓一跳。

    韩怀义问他有什么事。

    王大头就将陈伯的吩咐对他和老周讲了下。

    老周马上拍着胸脯保证韩家的船绝对不会这样。

    韩怀义却一脸严肃的和老周说:“只保证有什么用?老周,从明儿起你就带祥生和阿宝睡船上,另外将这些船都隔离好,万万要做好防火措施,这样才能万无一失。”

    “是是是。”老周虚心接受,因为二少爷这话很对。

    周鱼儿却想,少爷你又不会烧自己家的船,这里自然是没事的。

    但她不敢说。

    王大头颇喜欢这个伶俐丫头,见她眼睛里似有故事就逗她:“鱼儿怎么不吭声呢,是不是少爷又欺负了你呀。”

    老周立刻回头警惕的看着二少爷。

    周鱼儿忙否认:“哪有!”

    韩怀义想到老周那破心愿就懊糟,他赶紧扯着王大头嚷嚷道:“你少特娘的胡说八道,我跟你一起回去吧,你媳妇睡了没?要不你在这儿我替你回去看看她?”

    不肯被绿的王大头顿时熄火。

    老周和周鱼儿听着败家子胡说八道,再看王大头的窘样都忍俊不禁。

    回去的路上,王大头就八卦的问韩怀义:“二少爷,你怎么睡货栈去了,你是不是对鱼儿丫头真有意思呀?”

    “你媳妇。。。”

    “我不问了!”王大头赶紧让他打住。

    韩怀义眼睛一瞪:“北方人怎么说的,你这厮整天事儿事儿的,我和你说啊,我明天中午要吃二十四桥明月夜。”

    王大头立马懵逼:“二少爷,这种菜听名字该在醉花楼那些地方才有的吃吧。”

    “醉花楼说的是下一句,我在家就要吃这一句。”

    王大头还有点文化,他琢磨了下,大笑然后求饶:“少爷您总得告诉我内容啊。”

    韩怀义张口就把黄蓉骗洪七公的菜单拿来道:“此菜先把一只火腿剖开,挖上二十四个圆孔,

18只是偶尔偷钱(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