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7 香蕉芭拉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没有意外,约瑟夫和贾斯汀都被关进小黑屋,每人半个小时。

    半小时后,箱子打开时,约瑟夫和贾斯汀是被狱警拖出来的。

    贾斯汀还好点,约瑟夫小便失禁,裤子都是湿的,重新被扔进铁笼子的时候,其他狱友都捏着鼻子站的远远的,只有斯科特抱着膀子哈哈大笑。

    “拜托,饶了我吧,我错了,我道歉,我是混蛋——”约瑟夫现在深刻体会到什么是人心险恶。

    “哈哈哈哈,求饶是没用的,下跪也是没用的,今天老子就让你知道什么叫车轮战——”斯科特大踏步来到约瑟夫身边狠踹,铁笼一角,贾斯汀瘫在地上哈哈大笑。

    这俩人配合是真默契,这就是英联邦式的团结。

    约瑟夫就很倒霉,还手的话挨打就变互殴,还要被关进小黑屋。

    不还手的话就只能挨打。

    关键是两个打一个,都被关进小黑屋的话,斯科特和贾斯汀可以轮流放风,约瑟夫就只能硬挺。

    于是约瑟夫就硬挺,双手抱头趴在地上丝毫不反抗,彻底认清现实。

    可怜啊——

    同一时间的皇冠体育场,南部非洲足球队和澳大利亚足球队的下半场比赛正在进行中。

    中场休息的时候,澳大利亚足球队的教练终于认清现实,放弃所有想法,一心一意防守,摆出铁桶阵一样的541,中场只留一名队员骚扰,其他人全部回收到大禁区前沿防守。

    于是南部非洲足球队就踢得很轻松,后卫都压到中场线上,门将无聊的干脆直接坐在草地上打瞌睡,观众们笑得开心极了。

    足球场上什么奇怪的事都有。

    1937年12月,切尔西主场迎战查尔顿,看这个日子就知道,当天的天气不佳,毕竟1937年的伦敦还是雾都。

    比赛开始一小时后,场上队员都已经看不到彼此,裁判不得不终止比赛。

    查尔顿的门将巴特拉姆被裁判和队友们遗忘,没有人告诉他比赛结束了,这位敬业的门将就在浓雾中坚持守门15分钟,直到一位工作人员要锁门的时候才发现他。

    巴特拉姆事后解释,他以为队友们一直在围攻切尔西的球门,根本不知道比赛已经结束。

    巴特拉姆是错觉,南部非洲足球队的门将是真闲,整个上半场,澳大利亚攻过半场的次数屈指可数,射门只有可怜的两角远射,而且全部都是射向看台,根本没有对南部非洲的球门构成威胁,南部非洲的门将就成了场上最闲的那个人。

    比球童都闲。

    “兰伯特,看看我,让我给你拍张照片,跟你的队友相比,你可真不敬业——”球门后面的摄影记者调侃门将。

    “我能怎么办?最后发奖的时候,不会不给我吧——”兰伯特也想敬业点,可是澳大利亚队不给兰伯特敬业的机会。

    这时候观众席突然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裁判吹响哨子,南部非洲足球队又进球了。

    “上帝,现在比分变成了五比零,怎么办?”摄影记者哈哈大笑,五比零过分了啊,踢加拿大才四比零,踢澳大利亚五比零,这会让澳大利亚很难堪的。

1537 香蕉芭拉(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