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春姨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父之仇不共戴天,若不能报仇,焉为人子?只是没想到,连累了田二叔……”

    春姨闻言,真真一颗心也化了。

    长久以来一直压在心头压的她喘不过气的一块巨石,缓缓落地。

    山寨里早就有人暗中传言,田虎之死是林小宁和她故意设计陷害的,这其中有很多蛛丝马迹可循……

    但田虎回山后,断然否定了这些,还严厉制止山寨里的谣传。

    田虎到死,也不曾怪过她和林小宁。

    然而在春姨心里,其实未尝没这种猜测……

    自小姐走后,林小宁的性子就变得越来越偏执阴暗了,她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却又无可奈何。

    林小宁根本不听她的……

    若果真那夜之事是林小宁设计,害的田虎枉死,春姨一生都要活在悔恨的煎熬中……

    而林宁正是明白这一点,才说出了这番话来。

    “宁儿,你可别再做傻事了。你不爱习武,武功平平……不是,你从来想当一个大才子,不爱打打杀杀。五娘说过,大当家和你田二叔的仇,她会报的!宁儿,你可别再做傻事……”

    春姨怕林宁再做傻事,泪流满面的苦苦相劝道。

    林宁扯着疼痛的嘴角,露出一个笑脸,道:“春姨放心,经过田二叔的事后,我怎还会任性?就算我自己不怕死,也不会再连累其他人……”

    春姨闻言,海松了口气,又忍不住含泪念佛道:“阿弥陀佛,小姐你看到了么,宁儿真的懂事了,真的懂事了……”

    说罢,不用林宁相劝,就忙端起药碗,道:“快,吃了这碗药。天杀的阿牛,也不问清楚就下这么重的手。回头我必不饶他……”

    林宁也不问什么药,由春姨端着饮尽后问道:“春姨,我怎么回来的?我还以为要被曾牛杀了……”

    春姨提起这事还是恼火:“阿牛说他以为你要把小九儿推下山崖,他气坏了,就下了狠手。可最后看你昏死过去,九娘又大哭着护你,阿牛也冷静了下来,就把你带回了山寨。唉,安郎中先前说你怕是要不成了,再加上九娘到底没出事,所以周八叔他们还要让阿牛给你赔命。

    大当家虽然已经走了二三年,可他的恩义你周八叔他们哪里能忘?看你被打成那样,你方三叔和胡四叔也气狠了,不过后来他们更气你,脸色难看的吓人,你呀……”

    犯众怒是情理之中,林宁现在更想知道曾牛的下场,这关乎他如今在山寨的处境。

    虽心知曾牛必不会给他赔命,还是好奇问道:“那阿牛现在如何了?他没给我赔命吧?”

    春姨闻言,犹豫了下,还是轻声道:“没有,五娘没让周八叔他们动手……”

    听闻此言,林宁没有再开口,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幅画面,那是前身林小宁十分唾弃厌弃之人……

    一匹棕色骏马上,一个面色淡漠的少女,一手勒着马缰,一手扶着宝剑,身上穿着土黄色的麻衣,三千青丝被简单的束在脑后,不见珠钗。

    最让人难忘的,是那双修长明亮的凤眸。

    只是,若那凤眸中氤氲的是柔和明媚的目光,自是倾城绝色。

    然而这双凤眸中,绽放的却是凛然锋利的光芒,让人不敢直视。

    她就是田五娘,青云寨现任大当家,也是林小宁的未婚妻……

    和喜好

第二章 春姨(第2/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