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女大王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九娘,你真的不累吗?”

    红日余晖渲染的整条沧澜江和半边天空都变成了赤色,晚霞漫天,林宁挑起最后一家的两只大木桶,看着跟他跑了一天的小九娘,关心问道。

    九娘两条小腿似乎安装了永动机,蹦蹦跳跳的丝毫不觉累,仰着娃娃头看着林宁咦嘻嘻道:“一点都不累啊姐夫!”又从挂在小身子左侧的布袋里抓了满满一把小金枣,伸手递给林宁,灿烂笑道:“姐夫吃,可甜哩!”

    林宁笑道:“你吃吧,我回头再吃……”见九娘还想劝,林宁便从她手里捏起一颗金枣丢进口中,大赞了声“果真好甜”,然后道:“九娘先和翠儿回去同春姨说一声,别让她等我,我送完这一趟,就回去了。”

    九娘不依道:“姐夫又要撵我走,我不嘛!再说,中午给姐夫拿饭的时候,我都已经同春姨说好了呢。”

    林宁见劝之不动,又不舍得严厉,便温声道:“那你坐到桶盖上来,我担着你下山。”

    九娘闻言,顿时心动了,只是还有些犹豫:“会不会太沉了呀?”

    林宁微笑道:“不碍事,九娘太小,压不着。”

    九娘确实还小,根本没去想为何往日里武功平平完全草包的林小宁,今日怎就能大神威,连续挑了一天的水还不见疲倦。

    要知道,今日在江水里打熬筋骨的那群半大少年们,都绝不可能连挑一天的水连续往返山路数十里。

    也只有方智、胡小山他们这些已经堪堪迈入二流的高手才能做到,而当翠儿看到九娘被林宁抱上前面那个木桶盖上坐好后,林宁只是在扁担中间往后移了移,就轻松担了起来,行走在陡峭崎岖的山路上,前后两个装满水的木桶,竟纹丝不动时,好大一张脸上,一双眼珠差点瞪了出来。

    这需要对力量千锤百炼后才能掌握,至少连翠儿自己,都未必能做到这一步。

    她天生神力,挑水对她来说和挑棉花没什么区别。

    可是对于力量的细微掌控,她就做不到这样细腻了。

    这怎么可能?

    翠儿满脸诡异的看着林宁担着两桶水和九娘渐渐远去,九娘如银铃般的欢笑声洒满山谷,让身体凉的翠儿感到一丝暖意后,赶紧追上前去……

    ……

    聚义堂。

    着一身玄衣青衫,面色淡然眸光清冷的田五娘端坐在虎皮大椅上,其他四位当家人分坐两列交椅上。

    堂正中,一个中年妇人面色有些激动的说了好一阵后,终于闭上了嘴。

    然而厅内除却田五娘外,其他四位当家人的脸色都十分凝重,甚至沉重。

    林宁到底怎么做到的?

    毫无疑问,他从未刻苦练过功。

    尤其是写了遗书要去榆林城刺杀罗成,让田虎重伤不治后,他的一举一动,其实一直有人盯着。

    若非如此,当日林小宁要将九娘丢进思过崖,也不会正巧被曾牛现……

    所以,对于林宁忽然能有这份功力,众人无不惊奇。

    林宁设计害死田虎之事,大家其实心知肚明。

    他那粗糙的计谋和笑柄无异。

    但对于这件事,众人除却心痛悔恨外,也不好多说什么,更没法多做什么。

    毕竟,林宁之父林龙确是为救田虎而死,在同样的地点,被同一人所害……

    几位当家人

第十章 女大王(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