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女大王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虽心如刀绞,可还能如何?

    他们尚且如此,自幼深受林家夫妇疼爱的田五娘,更没法动作。

    也同样因为如此,思过崖事件后,青云寨五大当家人形成的默契,自此以后任林宁自生自灭,严加监视……

    他们都以为,被抓了现行的林宁,撕破脸皮后只会歇斯底里,却没想到,他不认,还幡然醒悟……

    原本不管真假,一个没甚威胁的废柴,哪怕心中包藏祸心,大家也不甚太在意,只要明暗中各安排一人盯着,就不怕他再使出什么坏计。

    废物,不管往好还是向坏,都是废物。

    可谁也不曾想,林宁突然表现出这份功力来。

    若一个这样的人暗藏祸心待在山寨里,那威胁就太大了……

    可他有这份功力,之前为何会被曾牛打成那样?

    曾牛至今还未跨过二流高手的门槛……

    这矛盾让众人苦思不解,二当家方林缓缓道:“武学一道,博大精深,宁哥儿有甚奇遇也说不准。不过如今看来,当日他可能真的是在唬小九儿,阿牛事后也说,小九娘是自己后面跟过去的,并非为宁哥儿诓骗过去……否则以宁哥儿今日表现出的气力,同阿牛所言,小九娘在宁哥儿怀里拼命挣扎不休,他若果真起了怀心思,小九娘根本没机会挣扎,也挣扎不动。再者……”

    方林摇了摇折扇,道:“宁哥儿若果真包藏祸心,他今日之举岂不荒唐?更该藏起来,寻机突然动才是。”

    胡大山大手抓了抓脑袋,道:“真是见了鬼了,小宁怎么就突然成了高手了?”

    四当家邓雪娘犹豫了下,还是对田五娘道:“大当家的,此事诡异,不可不查。再加上……小宁他……万一……”

    田五娘闻言,微眯静思的凤眸张开了些,看了眼远黛青山,眼底深处似有一抹涩意沉浮,她沙沙的声音道:“不必太过着紧,小宁身上应该并无武功,只是长年累月吃了龙血米,力气大了不少罢。武道一途,从无捷径,不需担心……且再看看。”

    说罢,挥挥手让那妇人退下后,不欲多理此事,田五娘道:“陈伯传信回来,说三日后有一商队从榆林城出来,是齐国赵家人。名义上是从官道走,在落潮坡古渡乘舟横渡沧澜江去秦国。但实则,会穿过野猪林,再经一线天前往草原。”

    野猪林就在青云寨北部,是方圆数百里的深林,猛兽横行,以野猪为最。

    而一线天,则在青云寨西面三十里处,算是青云寨和另一处大寨沙海寨的地盘分界线。

    巍巍沧澜东西千里,分布着无数大小山寨,其中又以十三家最强大的山寨为主。

    青云寨和沙海寨为十三寨之二,田虎重伤不治后,沙海寨曾举兵来犯,妄图兼并青云。

    然而沙海寨两名一流高手之一的三当家的孙振天,却被田武娘一剑斩之,杀的沙海胆寒,再不敢犯。

    两家渊源颇深……

    一线天为一条长达十数里,宽却不足一丈的山路。

    这一处,为沧澜山南北最狭处。

    然天地造化之最奇处,还在于连浩浩汤汤的沧澜江,在此处经过却是从地下石窟穿过。

    一线天处竟是形成了座天然的石桥。

    虽偶有惊涛拍浪,却从未淹没过石桥。

    故而一线天虽然狭窄,却为一条“通天大道”!

第十章 女大王(第2/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