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别叫我歌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章:别人家的校歌(又有地震了,大家还好吗?)(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谷小白也觉得自己的眼睛湿湿的,他想要笑一笑,唱歌把自己唱哭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但是他又笑不出来。

    他缓慢地唱出了最后一句歌词:

    “原谅我未还……”

    “未还……未还……”男女声部重复。

    然后谷小白又重复了一遍,这一遍是上一句的下行模进,语调更加幽远哀婉。

    “原谅我未还……”

    男女声部不断重复着:“原谅……原谅……未还……未还……”

    《东山谣》的这三段歌词,每一段都有一个小题目。

    第一段叫《危亡》,第二段叫《劝学》,最后一段,则叫《未还》。

    第一段家仇国恨慷慨激昂,第二段劝人好学情真豁达,但第三段,在历史上许多时间,都有许多的争议。

    不止一次,有人要求删掉第三段歌词。

    说第三段讲的是小情小爱,这不是靡靡之音吗?

    但正如每一次提议换校歌一样,都被否决了。

    曾经在某个年代,这段歌词被临时去掉了,但在三十年前,就又重新被加了回来。

    但正是这一段,是最打动人的。

    家仇国恨之下,勇担重任,慷慨赴死的少年同学,终究没有回来。

    伫立在湖边的少女啊,那个我还没牵过手的心上人啊,她是否还在那里伫立着?

    她是否后悔过,她又是否骄傲过?

    她又是否原谅了我?

    可即便是这样,我们依然会慷慨赴死,依然会勇挑重担。

    因为,我们是东原人啊!

    因为,这就是流淌在我们东原大学人血液里的东西啊!

    食堂里的同学们,还有老教授们,甚至食堂打饭的大师傅们,都情不自禁地加入了进来,不断地重复着最后一句:“原谅我未还……原谅我未还……”

    每个人的脸上都亮晶晶的。

    许久之后,歌声才停下来,大家都安静地坐着,看着谷小白,吸着鼻子。

    “我要好好学习!”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句,“我再也不玩游戏了!什么农药什么吃鸡,删掉,删掉!”

    “轰……”食堂里哄然大笑。

    大家含着泪,笑着,哭着,又笑着。

    “我要去找我喜欢的姑娘表白,我不想到死都没牵过她的手!”又有人大喊。

    “哈哈哈哈哈……”大家这次真笑了起来。

    “吃饭吃饭!吃完饭去上课,好好学习!”

    “对,吃饭,我要多吃一碗!”

    “哈哈哈哈……”

    “小白,来吃饭,来,坐我们这边!”

    大家争着抢着,要让谷小白坐在自己身边吃饭。

    食堂里又充满了欢声笑语。

    食堂门口,陈老教授抹着眼泪,道:“多好的孩子们啊,多好啊,为了他们,我们做什么都值了,值了啊!”

    “是啊,都是好孩子,好孩子。”吴校长也点头。

    “谁知道刚才唱歌的那个孩子,叫什么名字?”陈老教授问道,“唱的真好啊……”

    说到谷小白,胡春军终于接上话了,他悄悄抹了抹眼角,擦去从不轻弹的泪水,整了整情绪,道:“唱歌的孩子是谷小白,据说是大一学生,这两天我们食堂大师傅都在讨论他呢。”

    说着,胡春军把谷小白参加初选一鸣惊人,引来众多女生堵门投食的事,当作趣闻说了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