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别叫我歌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5章:舞曲《著》(月末求月票)(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邹老站在那里,面色格外的古怪。

    刚才,在听到谷小白敲响鼍鼓,唱起《著》时,他肃立原地,满腔激动,甚至有种要热泪盈眶的感觉。

    并不是他的感情多么丰富,而是一旦你对一件事物的了解越多,就越有感情。

    譬如你听说老家的一个破土房子烧了,你或许觉得烧了更好,可以盖新的。

    可这时若是你的父母告诉你,这房子是一百年前,你的曾曾祖父从河边背来的石块,从南山伐来的大梁,带着三五个兄弟一起盖起来的,这里曾经血战过日寇,这里曾经抗击过山洪,也曾经孕育了你好几代的祖祖辈辈,见证了上百人的悲欢离合,甚至连你自己,都出生在这栋房子里……

    那你可能会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回去看看这座传奇的房屋,忍不住跑去给它申请个遗址保护,再在外面立个牌子供起来。

    东西没有变,但了解的越多,世界就越丰富。

    这就是知识与文化的魅力。

    也是考古与历史的魅力。

    对邹老来说,就是如此。

    若是你日常读古籍,读到过“鼉鼓三声报天子,雕旗兽舰凌波起”,读到过“逢逢鼉鼓溪边过,百尺楼船万钧柁”,读到过:“吹龙笛,击鼍鼓,皓齿歌,细腰舞”。

    若是你发掘古墓,看到过那腐朽的鼍鼓,在泥土上留下的印痕。看到过被盗贼滋扰之后,只剩下散落的残骸,看到这昔日瑰宝,只能以残落之躯保存在博物馆里,再也不能如往日一般响起。

    你也会如邹老这般感慨。

    这五千前的历史传承,五千年后早已绝迹。

    可现在,他终于听到了这种音色。

    宛如时光倒流,逝去的再回。

    鼍鼓逢逢,这不只是一只鼓,更是五千年的岁月。

    《荀子·乐论》说过:“声乐之象:鼓大丽,钟统实,磬廉制,竽笙箫和,管龠发猛,埙篪翁博,瑟易良,琴妇好,歌清尽,舞意天道兼。”

    又说:“鼓其乐之君邪。故鼓似天,钟似地,磬似水,竽笙箫和管龠,似星辰日月,鼗柷、拊鞷、椌楬似万物。”

    古人认为,鼓是音乐的主宰,是统御万物的王者,是天。

    而鼍鼓……它是鼓的王者。

    君王现世,万民朝拜。

    这鼓中的王者,它理应受到这样的尊敬。

    可小白……你这是在唱的什么鬼?敲的什么鬼?

    小白同学,请你严肃认真地唱首歌!

    当初知道老洪和谷小白在食堂里吵架,化身黑粉的时候,邹老是表示鄙视的。

    这个老鬼,老了老了,晚节不保,一点体统都没了!

    但是,现在他明白老洪的感觉了!

    我也想和小白绝交!

    我要把这孩子逐出师门!

    邹老忍不住吹胡子瞪眼,堂堂鼍鼓,怎么能演奏这样的音乐!

    但是,他的手和脚都表示反对。

    谷小白的鼓声,律动感实在是太强了!

    这种律动,来自于一段节奏型精准的时值、不断的重复与细微的变化。

    它对一名鼓手来说,最大的要求,就是准!

    秒的误差也不行!

    人类的节奏感,是一种远比人类本身的时间感更精准百倍的时间感知能力。

    这是一种模式的感知与复制,人类正是依靠这样的节奏感,进行精准无比的狩猎与配合,在危险的环境里与野兽搏斗,在意识反应不过来的情况下,自发避开各种危机与险境。

    它似乎和大脑、和意识无关,更像是根植于反射和本能,是一种让人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跟着动的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