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别叫我歌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7章:破纪录的得分(最后一天求月票)(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万岁!”306寝室里,四个单身狗开了一瓶啤酒,用一次性纸杯倒了,高高举起。

    然后喝了一口。

    “呸,真难喝。”谷小白把杯子里的酒吐了。

    “我也觉得啤酒好难喝,为啥有人喜欢……”王海侠痛苦地咽了下去,“是不是过期了?”

    “唉,弱鸡……”周先庭鄙视地看着几个人,“我可是从小就千杯不醉的,你们真的是男生?难道不是男装妹子?”

    周先庭又浮想联翩了,如果我的室友突然变成了妹子怎么办?

    王海侠就算了,如果小白实际上是个妹子……哇,我是不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男生?

    “酒精永久性损伤智力,所以你现在才那么蠢。”王海侠毒舌。

    旁边,女装大佬茉茉儿默默地损伤着自己的智力。

    于是一场庆功宴,五秒钟之内结束了一半。

    “还是吃东西庆祝好了!”弱鸡的谷小白和王海侠,对着旁边的炸鸡开始使劲。

    而且,肥宅快乐水也有气泡嘛!和啤酒有什么区别!

    还更好喝!

    “干杯!”

    换了肥宅快乐水,庆祝重新开始。

    这是谷小白声学实验室的胜利,也是306的胜利。

    如果不是同学们、朋友们都来帮忙,谷小白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鼍鼓的复原。

    谷小白的每一步,都是因为身边有人在支持着他。

    不过,“东原大学遗迹发掘与保护委员会”也并没有把所有的复原任务都交给谷小白的实验室,这不现实。

    在“鼍鼓”之后,谷小白的实验室算是拿到了一张准入通行证,随后谷小白的实验室和声学所,分别得到了两个乐器的复原项目。

    谷小白得到的是“筑”和“篪”两种乐器的复原。

    “筑”,是中国最早,或许也是世界最早的击弦乐器,演奏方式类似扬琴。“篪”则是古代的一种竹管横吹乐器,很像是笛子,但却是两端封闭,发声方式和埙近似。(注)

    这些古代的乐器,或者是因为移动、使用不便,又或者是因为制作、保存不易,又或者是演奏、场景受限,逐渐被更优秀、更近似的乐器所替代。

    譬如筑渐渐被音色近似的古筝所替代,篪则被笛子等替代。

    这两种乐器,谷小白都没怎么有印象,即便是在梦中也没有见过。

    该怎么复原,目前还没有头绪。

    不过……这就不是谷小白要担心的事了,项目争取来了,接下来干活的事儿,就该交给俩秃头咸鱼了对不对?

    不然还当什么老板?

    而且,项目都是以年计的,像谷小白这样,几天之内赶出来了一个鼍鼓,这才是在作弊,不是科研的常态。

    所以声学所才输得那么惨。

    几天时间,连搜集各种资料,写出来一个基本的项目方案,都有点来不及。

    谷小白自己,最重要的依然是努力完成学业,尽可能压缩基础知识学习的时间。

    “对了,今天是不是要播出《歌王之战》下一期了?”自称千杯不醉,喝了两杯就已经微醺的周先庭突然想起了什么。

    “对哦,快看看!赵默!”

    赵默打开了自己的电脑,找到了直播,把音量调到最大。

    今天晚上,是专门用来庆祝的,大家约好了,谷小白不能去刷题,周先庭不能去健身,王海侠不能去喷人,赵默也不能不说话。

    这对四个人来说,是一个异常艰难的挑战,必须找点事干。

    几个人兴致勃勃地听完了付函的演出。

    这一次,付函唱了一首李宗盛的情歌,李宗盛的情歌,本来就是所谓的“大情歌”,唱出来总和别人不一样,显得特别有生活,有感情。

    而这样一首大情歌,更是被付函唱出了大气蓬勃的感觉,看得出来,付函在摸索新的歌路。

    而且效果不错,观众都很买账。

    最近他专辑录的很顺,心情也很不错,虽然买谷小白的新歌《著》实在是大出血,但是付函有钱啊。

    再来十首也买得起。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