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别叫我歌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9章:但求一杯浊酒(盟主猞猁也是大猫加更6/11)(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侧乐手池里,节目组专门请来的乐手们挥舞着鼓槌,大鼓擂动,一声催一声。

    凄厉的笛声起,在高处应和。

    弦乐团整齐地拉动,营造了厚重宽广的历史感。

    其厚度、感染力,骤然飙升。

    百战黄沙穿金甲!

    如果付函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再感慨一句。

    又来了!

    小歌大唱!

    其实《少年行》这首歌,本身格调并不高,毕竟它就是谷小白花几分钟时间随便写出来的。

    而且,用的还是最简单、最流水线的写歌方式。

    不论是旋律还是和弦,都特别的平凡。

    但是这次和最优秀的乐手合作,谷小白在乐手们的帮助之下,直接改了编曲,用了许多不常用的和弦,立刻显得高大上了起来。

    而且弦乐的加入,让气势直接上了几个档次。

    热血又豪迈!

    配上谷小白的唱腔,这哪里是《少年行》,这简直就是《傲气傲笑万重浪》。

    可问题是……就算是付函,他也不是每一首歌,都能做到这种“小歌大唱”的。

    这真的太需要感悟、积淀了。

    没有感受过那历史的厚重,不曾回到过那个年代的人,是不可能体会到这种感悟的。

    此时此刻,付函正在忙着录《歌王》,看到节目播放的时候,后悔的大腿都拍肿了。

    怎么没能在现场!

    谷小白低沉的唱腔,震慑全场,观众们目不暇接,耳不暇听,这是一场太饱满的演出了,有太多的情绪和厚重感。

    谷小白又唱到了主歌的最后一句。

    “闲过多情崖……”

    借着最后一个崖字的开口音,谷小白的嗓音突然加粗、加大,爆发式的低音嘶吼起,然后飞速升key!’

    “啊啊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嗷嗷哇哇哇哇哇哇——”

    从低频嘶吼,到高频嘶吼,一路上到了C5去了!

    谷小白的身躯颤抖,背后长羽无风而动,声音撕裂,像是战场上的一声怒吼,一声悲呼,一声长哭。

    这一刻,是征战的将军,又过多情崖。

    数十年过去,物是人非。

    多少不甘,多少愤懑,多少回忆。

    但来不及矫情了,因为敌人就在面前!

    台下都听呆了。

    我去,原来大树不只是会低频嘶吼!

    他的高音也这么牛叉,这么好听!

    间奏起,半个弦乐队,大中小提琴整齐地跳弓,气场瞬间宏大了无数倍。

    像是两军对垒,刀兵相见,刹那之间弯弓齐射,箭如雨下。

    谷小白骑在马上,控马疾驰,突然将手中的麦克风向天空中一甩,然后长弓在手。

    音响师在后台都尖叫起来了!你想要干什么!

    就看到谷小白右手一甩,弓身在地上一勾,地上的大树头冠,被他一弓挑起。

    然后他抬手。

    “哆哆哆”三声,三支箭矢,闪电一般飞射而出,将那头冠,射到了十多米高的高空,挂在了舞台灯上。

    “嗷嗷嗷嗷嗷嗷啊!”

    台下的人都疯了。

    这一次,谷小白在台上,其实是表演多过演唱。

    因为《少年行》这首歌,其实有些先天不足,辞藻堆砌,逻辑略乱。

    谷小白只是在台上唱这首歌,凭借碾压级的唱功,当然能赢。

    但是他不只是想要赢。

    他想要最完美的演出!

    这已经是他在这舞台上最后一场演出。

    而且,连照夜都来了!

    怎么能让人家照夜白来一趟!

    所以才有了现在的这一番,令人惊爆眼球的表演。

    箭矢飞起,谷小白一个翻身,从马上跳下,伸手接住了快要落地的麦克风,又放在了面前。

    他牵着照夜,静静站在舞台中央,凝望前方。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