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豪门盛婚,爵爷,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0章 海上遇险(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海周边的浅水湾水质不好就罢了,还有很多杂乱垃圾,好一点的地方游客又很多,都不是顾鸢想要待的地方,游轮最后在深海处停了下来,这里碧海蓝天,风景确实比浅水湾好看多了。虽然是在船上,但安宁没没敢告诉顾鸢,她其实有深海恐惧症的。她心情不好,她这个朋友就舍命陪君子了,那点小小的感觉能忽略就忽略把,不能忽略就乖乖躺船上不去看就好了。

    顾鸢最终还是给爸爸打了一个电话,对他说抱歉,订婚宴取消了,会得罪很多宾客,也让爸爸的期待落空了。这些年他想找一个能干的女婿,一直找不到,楚墨一直都是他心目中的最佳人选,如今婚礼取消了,爸爸一定不好过。

    好在顾爸爸并没有说什么责怪的话,只是说这是她的人生大事,一切全凭她做主。

    顾鸢挂了电话,仰躺在椅子上,开始对安宁诉说自己退婚的缘由,就从上次跟踪开始。

    安宁道“所以你怀疑楚墨跟你家有什么纠纷,这是他跟你交往的原因?”

    顾鸢点点头“可是我问过我爸爸,他的仇家名单里并没有姓楚的,所以我不明白她们那样说的原因,什么叫那个人的女儿?我想不明白。”

    这是一个严谨的问题,安宁思忖片刻,才道“也许,楚墨改过姓呢,又也许他用的是母亲的姓?”

    顾鸢愣了一下,她从一开始就没有往这个方向想过“回头我让人去查一下……算了,查清楚了又如何呢,不过是增添烦恼罢了,就算真的查出了什么,到时候他想要对付我,我提前准备也是没有用的。”

    安宁也觉得挺难受的,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种样子“其实这些年楚墨除了冷淡一点,他也没有做什么伤害你的事情。”

    顾鸢自嘲的笑了笑“可是我们交往真多年,他不爱我,就算对我最大的伤害了。”

    安宁瞬间哑然了,顾鸢说得对,并不是行动上有什么暴力才算上海,在这段感情里顾鸢付出那么多,却换不来男人的任何回应,这才是最伤人的。

    “我原先只是怀疑,楚墨从来没有爱过我,一切只不过是我自作多情而已,我是真爱他,所以才执迷不悟,想着他都同意定亲了,一切都还是有可能的。所以那些过往我不去追究了,可是他今天不出现,我才终于确信这个男人心里是真的一点也没有我的位置。”

    顾鸢的声音有点凄凉与孤寂“助理说他遇到了麻烦事,不能在订婚宴吉时出现。”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自嘲了一声“再大的事情又能比得过订婚宴吗?这可是人生的大事,其实大家都以为我爸爸是晕船才不来参加订婚宴,可是谁都不知道其实是他老毛病犯了,怕影响我跟楚墨的订婚宴,就不来了。而楚墨倒好,结果一个随随便便的理由,他就不出席订婚宴了。既然他如此不重视这个订婚宴,那就取消吧。他心里不想娶我,我又何必强人所难呢。”

    安宁没有想到过程会是这样,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安慰的话了。其实在这种时候,什么安慰都是多余的。

    顾鸢也沉默了下来,以前身在局中,所以并没有感受到他的薄凉,如今身在局外,回想起过往的种种,顾鸢心底骤然涌起一股深深的悲哀。七年的感情,付出的只有她一个人,他从始至终都保持着清醒的姿态,也许某些时候还在她身后看她的笑话。

    他就是用这种慢性的方式,慢慢的摧毁她的感情,如今想起来,除了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他眼底的情绪有变化,其他的时候,他看她就如同一个陌生人,也许比陌生人还不如。能让他隐忍到这种地步的会是什么样的恩怨,顾鸢真的不敢想。

    安宁似乎知道顾鸢在担忧什么,道“在真相没有露出水面之前,你别胡思乱想,如今一切的猜想都是没有根据的。”

    顾鸢居然笑了一下“你说的对,都是没有根据的,也许他只是单纯的不喜欢我,却又不舍得拒绝我这样的大美人,毕竟送上门的不要白不要。”

    顾鸢的话句句都在贬低自己,可见楚墨不出席订婚宴对她的打击有多大。这种事情不需要亲生经历,光是想象一下就能感同身受了。哪个女孩子不希望有一个浪漫又感人的婚礼,可惜到头来只是一场空,这种落差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

    ……

    医院。

    大娘醒了,她看到身形修长而挺拔的楚墨在窗口站着,顿时道“你怎么来了?今天可是你的订婚宴,你到现在还不去,会耽误了吉时的。”

    楚墨转身,逆着光线看着大娘,周身所有的情绪都隐匿在光线里,他的声音冷清而干净“含玉说你在家里晕倒了,慌乱得不知该怎么办,就给我打了电话,你是我大娘,我怎么能不来?”

    大娘审视着楚墨的神态,看着他身上自始至终都存在的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场,完全猜不透他的意思,只能试探道“楚墨,那你跟顾小姐的婚事……”

    楚墨嘴角动了动“其实我这些年也慢慢想清楚了,过去的种种终究是上一辈子的事情,在商言商,严格说起来也不能全怪他,在那场商战中,如果我们成了最后的大赢家,就不会有人想不开自杀。我是气对方赶尽杀绝,不留活路,可这是人的本性,换做是我也许他们下场比我惨。顾鸢自小就出身优越,没有受过什么苦,我曾经也妒恨她抢走了属于我的人生,让我经历了悲惨的童年。可如今想来,她那样的身段,要是经历了我经历过的痛苦,不知该是怎样的下场,优越的条件她都能折腾得半死,要落魄了,她也许活不到今天。”

    大娘的眼神渐渐变得复杂起来“你已经开始怜悯她了,楚墨,你是不是爱上她了?”

    楚墨眉骨动了一下,语句平淡“大娘,我知道你不喜欢她,更不希望我跟她结婚。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以后还望你多担待。”

    担待什么?不就是他娶了那个女人,然后让她对对方客气一点。

    大娘沉默片刻,最后还是道“好,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尊重你的选择。”

    楚墨看了看手表,站了起来“含玉很快就回来,既然你身体不适,那就等我举行结婚仪式的时候再出席。”

    大娘淡淡的点头。

    楚墨出了病房门,来到了电梯外,电梯门刚好打开,买早餐的含玉就在里面,看到楚墨先是一喜,随后才意识到他要走,顿时急道“楚大哥,你这就走了吗?大娘的身体还没有好……”

    “含玉。”楚墨语句冷冷的,就这样盯着含玉看,直到对方眼底闪过一抹慌乱,他才不紧不慢的开口“下次再胡乱夸大大娘的病情,我会让你亲身体验一下那种感觉。”

    含玉大为震惊,却还是辩驳道“我没有夸大大娘的病情,当时的情况的确很危急……”

    楚墨冷笑了一下“医生说低血糖没吃早餐会晕倒,但不至于到威胁性命的地步,家里的厨娘昨天晚上才被告知放假,你知道为什么么?”

    含玉瞪大了双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楚墨也没空听她辩解,直接进了电梯。电梯里没信号,等出了电梯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他拿出来看,屏幕是顾鸢特地设置的她的照片,笑得一脸明艳。

    男人划开接听,嗓音低沉而平静“什么事?”

    “楚……楚总,”电话里助理的声音焦虑而不安“顾小姐她,她……”

    这个助理跟了自己多年了,怎么说话办事越优柔寡断了,楚墨按了按眉心,耐着性子问“她怎么了?”

    他没有及时出现她会生气在他预料之内,回头好好哄就是了,这么多年不是一直这样过来,她的性子也不是那种会斤斤计较的人。

    “您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出现,顾小姐生气了,当场取消了订婚宴,遣散了所有宾客,然后……然后独自出海了。”

    楚墨愣了一下,修长的步子停顿了下来,他暗幽的眸光瞬间凝结,嘴唇也逐渐抿成一条线,停顿了大概有三四秒这样,最后淡定而沉稳道“你再说一次。”

    助理知道楚总不敢相信,他看到了现场也是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但事情确确实实生了,不愿意相信也改变不了结果,于是声线清晰的,重新重复了一遍。

    四周的温度像是突然下降了,男人半眯着眼睛看向前方,像是在看什么,又仿佛什么也没看,最后只听得他淡淡道“我知道了。”

    说完就挂了电话,助理在那头都懵逼了,他知道楚总向来冷静,但在这种时刻还能冷静如斯,也着实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这果然高人的世界一般人看不懂啊,换做是他先是不敢在订婚这种事情上迟到,再者老婆都跑了,他铁定要哭的,这人跟人就是不一样。

    楚墨边迈着修长步子朝自己的车走去,一边拨打了唐夜的号码。

    唐夜下了游轮后也没有主动联系楚墨了,这家伙行事诡异,在游轮上打了那么多电话都没用,这订婚宴都被取消了,他再打也没有意义了。如今接到楚墨的电话,他自然知道为什么,也就接了起来。

    楚墨先开的口,第一句话就是“她胡闹说取消订婚宴你就不能拦着,脑子长在头上只是为了好看?”

    唐夜知道楚墨心中不爽,但他自己有错在先好不好?他不爽约人家顾鸢也不会大动肝火啊!心里这般想,唐夜可不敢如实说出来,这楚墨要是记仇了,往后的日子明着暗的给他穿小鞋,他可招架不住,顿时道“你第一个就给我电话了没来得及问老四老五吧?等下你抽时间问问,哥几个都努力过了,顾大小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决定了就十头牛也拉不回来,我们当场就被请下船了,还能怎么办啊。”

    楚墨沉默片刻,语调仍然平淡“我抵达码头之前,把游轮定位我手机上。”

    这个不用楚墨说,唐夜没那么没用,直接就道“从她们出到现在过了半个小时,估摸着也不会走得太远,你眼下加应该能追得上,定位我早就做好了,现在给你。游艇也都给你准备好了,是老四的,这出海总得需要几个保镖,我们几个随后就跟过去。”

    “嗯。”

    不等唐夜说话楚墨就挂了,他没有买游艇的爱好,老四贵为世家公子,又喜欢带女孩子海上游乐,所以几个人里就他买了游艇,还不止一艘。

    到的时候正有人在低着头擦拭游艇,海边海水声音都挺大的,他一下子也没有主意到有人来,直到领子被人从后面提起来,甩到一边,他回头刚下骂两句看到二少阴郁的脸一颗心立马就提了起来,四少有电话吩咐过,二少来的时候不能拦着。

    “二少,这是四少特地为你准备的,您请用!”订婚宴吹了的事情他也听说了,遇到这种事,没有哪个男人能有好心情,看二少不一脸暴躁的样子,以免受到牵连,他能避多远避多远。

    楚墨上了游艇,就开了出去。

    这边刚走,唐夜等人也来了,顾鸢的那辆游轮上面的食物足够待个三四天,这是原本计划好的,如今生这样的事情他们自然得跟着去看看,万一在海上遇到什么了也好有个照应。

    ……

    顾鸢已经醉得有点迷糊了,任由安宁怎么劝,她还是一杯接着一杯,平时酒量不错的,这遭遇了不开心的事情,酒量都变浅了。

    “你说我是不是特别笨啊,这些年但凡我长点脑子,就会现他心里根本就没有我,也就不用自作多情了这么多年,到头来他在订婚宴前夕给我一个暴击,要是我那天没有跟踪他现他的异心,也许今天我就接受了助理的那个解释,相信他是真遇到天大的事情不能来了。这要是到了真正的结婚宴上,不知道他又会给我怎样的羞辱呢。”

    安宁坐得很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总觉得怎么接都是错的。于是她默默的收拾桌子,然后悄悄给顾鸢的酒里兑水,就怕她醉得厉害出事了,这大海上的她找谁去?

    “我们今晚要在海上过夜,你还是别喝太多了,要不然明天头疼了不好。”安宁忧心道。

    顾鸢摇摇头“没事,我海量!还能再喝这个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