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算账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见她那条佛珠跟你的很像,回来看到你的又没有了,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是不是?”安宁也不拐弯抹角,心里想什么就直接说了出来。

    傅翊爵轻哼一声,道“那她又是怎么跟你说的?”

    安宁一听果然有猫腻啊,然后就道“她跟我说那是她男朋友送的!傅翊爵,那真的是你送给她的?”

    傅翊爵点头“没错,是我给的。”

    安宁生气了,甩了他的手就走。

    男人跟了上来“你总得听我把前因后果说了再决定要不要生气吧?”

    安宁也知道傅翊爵不会无缘无语给人东西,他这种人偏执得不用的东西都能毁了,哪能送人?所以这其中肯定有猫腻。她心里相信他的为人,但是还是不爽属于他的东西戴在别人手上。

    傅翊爵也不卖关子,三言两语就把前因后果说了个清楚。

    安宁怔了怔,看着他道“用一个视频换一个角色不够,还拿走了你的东西,你傅翊爵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以傅翊爵不肯吃亏的性格,怎么可能被一个女人占了这么大便宜?

    傅翊爵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就跟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所以那条佛珠自会有人毁了,我的东西就是丢进垃圾桶也不会送人。”

    不过是权宜之计。

    安宁了然,这才是傅翊爵本人嘛。“不过她的视频到底还是救了我一回,你既然答应给她一个角色,反正也不是一个什么重要的角色,就继续留着,当做是替我回报了人家。”

    傅翊爵睨了她一眼“知道。”要不是她知恩必报的性格,他何至于吃这种亏?!不过那个牌子的佛珠以后他都不想看到了!

    ……

    章云成功进了剧组倒是让她的经纪人大吃了一惊,像《一念成魔》这样的大制作,别说是丫鬟角色,就是一个打酱油的角色都是人争着抢着要的,她家艺人这是傍/上了什么大人,竟然获得一个排的上名号的角色?

    “不是说不走捷径么,这对象是哪家公子?”章云有颜控,以往给她介绍的那些獐头鼠目、肥头大耳的她看不上,可这有钱人里哪有那么多高富帅啊,真以为是演偶像剧呢。所以如今能让她低下头的必定是个颜值过得去的人物。

    章云想到那个人心口剧烈跳动了一下,然后才缓缓道“别问了,我不能说。”

    经纪人哟呵了一声“还跟我卖关子呢,不过不说也没关系,你能拿到这样的角色确实让我吃惊,那就好好干吧!”

    章云摸了摸手腕上的佛珠,又想到白天的景象,嘴角笑容越幽深了起来:她,应该怀疑上了吧?

    经纪人一回头就看到自家艺人漏出这种表情,吓了一跳,但也没有说什么。看来这个娱乐圈果然是一个大染缸啊,想当初刚出道畏手畏脚的人如今居然也露出这种算计人的眼神,真是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了。

    章云坐经纪人的车回到租房小区门口,经纪人前脚刚开车走,后脚她就被人抢了包,等回过神来才现手腕上的佛珠也被抢走了!

    ……

    安宁接到邱曼的电话时,她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孙原的事情孙家人有心查就会知道当时船上都有些什么人,所以对他们来说,安宁也是罪魁祸之一,安宁都做好了被邱曼谩骂的准备,哪知道对方并没有任何动怒的样子,反而是一副楚楚可怜的语气。

    “安宁,那天在船上到底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你弟弟孙原会被人废了一条腿?!”

    对于这个生母,安宁没有什么感情,纯粹是看在她生过自己的份上接了这个电话“生了什么事情孙原应该跟你们说过吧,既然如此你还来问我做什么?”

    这个邱曼当初为了女儿浅雪的未来才告知自己是安宁生母的事实,后来她也没有对安宁做任何补偿,更没有任何的关心,可见她并没有把安宁当做女儿看待。如此,安宁自然也不会对她抱有什么期待。

    “……”邱曼噎了一下,又柔柔弱弱的开口“我知道你心里怪我,认了你又不管你,你以为我不想管吗?可我在孙家的处境也不容乐观,他们不会允许我把你带回家。”

    “我不需要你把我带到那个家庭,我已经成年了,不会像小时候一样找妈妈,所以你真不用理会我。”安宁的声音平平淡淡。

    邱曼叹了口气“你果然还是在怪我,是我的错。对你造成的伤害是无论如何也弥补不了了,这次看到原儿受伤,我真是痛彻心扉,我当时就想着都是我生的,手心手背都是肉,不管你们之间谁出事我都受不了。”

    “你今天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想跟我说吗?”安宁不想听她虚假的长篇大论,大有她还继续废话就挂手机的意思。

    “……”邱曼又噎了一下,然后试探道“在船上,真的是爵爷伤了孙原吗?”

    有时候大家的敌人都一样时,彼此就能成为暂时的盟友,每个人都提供一点有利的证据,势必就能拿下傅翊爵。

    归根结底还是为了探虚实,也许邱曼此刻已经录音了,就等安宁下套。

    “不是,是恶人自有天收。”安宁淡淡道。

    邱曼那头气得都快冒烟了“安宁,在怎么说孙原也是你弟弟,你怎么能这样说他?傅翊爵再怎么样也只是一个外人,他只是玩弄你的感情而已,难道你就要为了这样一个人针对自己的家人?”

    “邱女士,孙家不是我家,孙原也不是我弟弟,我不姓孙。”安宁始终冷冷淡淡的。

    邱曼咬牙切齿,说出口的话依旧柔弱可怜“好,既然你不想认这个家,妈妈不逼你,可是要知道我一直都把你当成女儿,分别的这么多年里我每天做梦都梦到你……嘟——嘟——”邱曼一看屏幕被挂点了,脸色直接阴沉了下去“展安宁!”

    王妈看到夫人受气的样子,顿时道“夫人何必给她打电话呢,俗话说三年不走亲戚,这亲戚就不亲了,何况你们之间隔了这么多年份,哪怕是有血关系也无济于事啊。”

    邱曼脸上早已经没有了打电话时楚楚可怜的表情,此刻她一脸淡漠的样子,“你怎么能知道我的苦心?”顿了顿,叹了口气“我是熊猫血,生的两个孩子也都是熊猫血,这些年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提心吊胆,如果不是孙家足够的钱去收集血源,这一磕一碰都有可能要了我两个宝贝的性命。这次原儿失血过多,要不是抢救及时,他就……”

    邱曼再次怅然道“可也因为是这次原儿失血过几乎把血源裤用完了,医生那边也在收集,也让我们四处找找,多收集一些备用以防不时之需。”

    王妈似乎听懂了夫人话中话,顿时道“所以这个女儿也是熊猫血?夫人是想稳住她让她给少爷献血?”

    邱曼眼中的光芒渐渐变得冷然起来“她当然有这个义务献这个血!”

    ……

    安宁在去剧组的路上路过一家好吃的早餐店,清晨的路上车很多,骑电动车的人都喜欢带着口罩防风,所以安宁下车去买早餐时戴口罩也不显得很突兀。

    这是一家本地人开的早餐店,据说做了很多年了,食物原汁原味店家还爱干净,这一带人都喜欢来这里吃。安宁到的时候已经排队了很多人了,今天安宁不赶戏,所以她可以去得稍微晚一点。

    三省是一个展很快的城市,各行各业最顶尖的行业都在这里。就拍戏来说,就因为三省环境优美,更保留了很多古时候留下的古代建筑,影视城里的建筑被保护得完整无缺,基本上拍戏的都扎堆在三省这边了。

    三省的房价很高,来这边寻找梦想的人都奢望将来能在这里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有些人一飞冲天,有些人一夜成名就很快买得起房子了,有些人还住在狭小的地下室里,常年见不到阳光。可即便如此踏入三省的人只增不减。

    世界上每个地方都一样,有有钱人就会有穷人。就好比安宁好不容易买到早餐,然后就看到巷子口有人在乞讨,一共三个人。一个人躺在轮椅上,两个人跪在地上,地上还贴着大海报,海报上写着她们需要救助的原因。

    看到这个安宁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这些人在这里呆一个月了,每天都准时准点的出现,就盼遇到有钱人给点钱,这样一天下来也能拿不少钱。

    安宁见不得这些,在她看来这两个下跪的人四肢健全,完全有工作的能力,就算想给那个躺在轮椅上的人治病,难道就不能去找一份正正经经的工作挣钱吗?依靠乞讨能有多大用处?都能跪一整天这样的决心还怕去工作吗?

    其实安宁第一次见这种街边乞讨的事情她曾也赞助过的,就是后来她有事返身的时候看到乞讨的人转身就拿着她给的钱去买烟买饮料了。然后她听说这些乞讨的人就是在博取人们的同情心而已,真正艰难的人是没有时间来这种地方乞讨的。

    从那时起安宁就反感这种事情了,她也要过自己的生活,每天争分夺秒的工作,没有时间去调查真伪,所以也懒得去管。正要走过去,就听到一道温柔的声音响起“这是我的一份微薄之力,你们拿着。”

    安宁侧头,就看到了章云正一脸单纯的看过来,“咦,好巧啊展小姐。”

    纵然安宁带着口罩,章云也一眼就认出来了。

    安宁回应了一下,然后她的视线落在章云的手腕上,那里空空一片什么都没有了,而且她的手腕通红,像是被什么用力刮了一下。

    章云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自己的手腕,用另一只手揉了揉“昨天晚上不小心摔了一跤,就这样了。”没有提佛珠的事情,也并没有提起的必要。

    安宁点点头,正打算说自己先走一步,哪知道章云又说话了,声音夹了一丝荣誉感“我来这里吃了几次早餐,每次都看到她们跪在这里,肯定是家里生什么大事情了需要救助。我的收入虽然微薄,但每次来了也都会给一点,也算是尽了一份力,对吧?”

    这话说得,就跟让安宁也掏钱给一个意思了。

    也许章云觉得她说了这一番大义凛然的话之后安宁就会跟着一起捐了,哪知道安宁只是淡淡嗯了一声,然后就要走。

    “展小姐,你不打算捐一点吗?”章云的语气里满是惊奇。

    安宁轻描淡写道“可能我的同情心没有章小姐这么深厚。”

    章云的脸僵硬了一下,没想到安宁会这样直白的拒绝,她表情挣扎了一下,道“展小姐,他们真的很可怜,如果不是家里遇到困难了一定不会放下尊严来这里跪下的,如果我们每个人都献出一点爱心,相信她们很快就能度过难关了!”

    安宁眼神波澜不惊“愿意给是你的自由,不愿意给是我的选择,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请问有错吗,还是说章小姐想要道德绑架?”

    章云脸色一白,急于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有多少出多少,并不一定要把身上的钱都给了。哪怕是一块钱都能帮道她们,一块钱而已,并不会影响什么的!”

    章云觉得安宁是一个公众人物,难道不应该给粉丝起表率作用吗?看到街边乞讨人如此可怜都不帮一下,就不怕传出去影响她的名声吗?

    安宁的声音清清淡淡“沿着这条巷子过去走到尽头,那边的街道有几个摊这样的乞讨者,如果章小姐真有心,不妨走过去看看,然后施舍一点你的爱心也许能帮上一点忙。”

    章云骨子里也是有一点傲气的,否则也不会出道这么多年不愠不火,就是因为她不肯低头屈服某些规则罢了。如今自己做好事还呼吁别人做好事还被人这样讽刺了,她受不了。说话的语调也不复之前的温驯,而是带了一丝怒意。

    “展小姐,你现在是冉冉升起的明星,你赚的钱不知道比我多多少倍,你要是不想捐直接说就好了,何必出言讽刺我呢?难道做好事也有错吗?”

    安宁笑了一下,道“做好事没有错,但强迫别人跟着一起做好事就是你的不对了。再者,

第86章 算账(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