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豪门盛婚,爵爷,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7章 老婆都没了,还谈什么生意?(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章云在街边做一点不确定算不算好事的事情就沾沾自喜,施舍一点钱财就以为能积累福报,还有心谴责安宁不做好事。可是安宁做慈善的时候并不喜欢张扬,她从出道赚的第一笔钱开始,就赞助那些福利院或者是贫困山区的孩子了,如果被记者现她也不否认,但不会刻意去摆拍什么。

    之前她名气不够大,记者也不会特意关注她这方面的造诣,哪怕安宁会在微博上晒一些福利院的可怜儿童,呼吁社会救助,也并没有引起太大水花。但如今不一样了,她名气摆在这里,粉丝们一番就现她微博里几乎都是给需要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做宣传,没有刻意的摆拍,但画面里她一直都在忙于给孩子们整理这个整理那个的。

    这次安宁再次出去福利院,就有记者暗中跟随了,一行人抵达一家需要救助的福利院,无数被遗弃的孩童都在这里,年纪从两岁到十二岁不止,年纪大点的还好,那些刚被遗弃过来两三岁的孩子会一直哭,哇哇不停。

    其中有一个叫小叮当的才三岁,院长跟安宁说她已经被遗弃过来一个月了,天天哭着找妈妈,那哭声都沙哑了,安宁听着都心酸。

    小叮当特别黏女院长,因为被遗弃过来的第一天就是院长耐心的哄她,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就缠上了院长,其他人她谁都不跟,也不和院子里其他孩子玩耍,院子去上厕所她也要跟着,否则就哭。

    本了院长手里有很多事情要做,可是为了安抚小叮当的情绪,她每天就是抱着小叮当什么事情也做不了。

    安宁看到的也是这样的画面,小女孩趴在院长的肩头上哽咽,十分可怜。其实她知道自己被遗弃了,所以心里害怕,院长对她好她就想一直跟着院长,害怕再次被遗弃。安宁觉得很心酸,她十分能体会这个孩子的心情,就像她小时候一样,被父母踢皮球一样谁都不想要,哪怕后来爸爸勉强收留了她,也并没有把她当女儿看待,所以她也是缺乏安全感。

    院长也是有家庭有孩子的,短时间内照顾小叮当可以,但是长期这样对她的工作还有家庭都有影响,所以她呼吁社会,恳求有心人来收养小叮当。可是她的呼吁声不够大,并没有引起社会关注,安宁是在报纸的一个小角落里看到这个消息,让人调查一下是真的存在,今天就来了。

    安宁好歹算一个名人,有她的呼吁多多少少会有一些成效。

    记者们采访安宁“安宁有收养孩子的打算吗?这个孩子看起来很可怜。”

    安宁却摇摇头“收养孩子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是一辈子的责任,如果没有做好一切准备,收养孩子就等同于二次伤害。你看我每天拍戏都要忙到很晚,哪里还有时间来照顾一个特别需要陪伴的孩子呢?所以我希望能出现一个真心想收养小叮当的人,能给予她一个明亮的未来。如果有这样的人出现,我愿意给予小叮当承担一切学习费用,直到她大学毕业。”

    安宁说得很实在,她没有要逞能做好事,自己的生活都是不稳的的,如何给孩子一个稳定的家?如此只能呼吁社会,希望有心人能看到这个新闻,然后出现收养这个孩子。

    院长听到安宁的话很是赞同,她对记者道“之前有一对不孕不育的夫妻来我们这里收养了一个四岁的男孩子,那个男孩子特别高兴,打扮得整整齐齐的跟新爸妈走了,临走前开开心心的跟院子里的每一个孩子告别,他以为有了家以后就很少能回这里了。哪曾想那对夫妻收养孩子回去两个月就怀孕了,然后为了一心一意照顾肚子里的孩子,就把男孩子重新送了回来。”

    “你们是没有看到,那个孩子被离开的时候是多么的开心,被送回来的时候就有多么难过,他是哭着求着新爸妈不要抛弃他,可惜那对夫妻就是不要他了,说有自己的孩子了,不需要一个没有血缘的孩子来争夺父爱母爱。打那之后那个男孩子就再没有笑过,他每天都坐在门口,期盼新爸妈能重新回来接他回家。后来他生了大病没有救过来就去了。”

    听到这里安宁的心情很沉重,所以她才说了,领养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是把一切手续办齐全就够了,最重要的是给孩子一个完全的家,给孩子一辈子的幸福,如果做不到还不如别收养,免得伤害孩子幼小的心灵。

    院长叹口气继续道“要说起来也是冥冥之中的定数,那对夫妻的孩子在七个月大的时候悄然溜掉了,医生告诉他们,以后彻底是没有了生育能力。”

    这回就是记者都咋舌了,没想到领养领域还会有这么多弯弯绕绕,看来安宁的思想很成熟,她不会为了体现自己心地善良就轻易说出要收养的话,这比那些说了却不做的女明星强多了,难怪她名气越来越大。

    安宁很想抱一下那个小叮当,可惜小叮当人生,除了院长意外的人一碰她就哭,安宁没有办法只能作罢。

    也许是有了号召力的缘故,到了中午的时候网上就有很多人报名说要收养小叮当,下午的时候就有很多人来福利院看望小叮当,见她出了爱哭之外长得人模人样的十分讨喜,觉得可以领养回去。可是院长却不轻易同意,她说看谁能把小叮当哄得不哭了,才能有领养资格。

    这就难住了领养者们,当着记者们的面他们使出浑身解数来哄小叮当,结果小叮当哭得更厉害了哪里同意跟这些人的其中一个走?人的耐心都是有限的,哪怕是当着记者们的面,在做出了一系列努力还是没有任何见效之后,就有很多人退出了,院长见状摇摇头,事情越来越难办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领养人越来越少,有几个从福利院里挑选了其他孩子,并且写下保证书说会一辈子善待孩子,然后把看中的孩子领走了。唯独小叮当,她还是粘着院长哭。

    安宁今天过来除了给孩子们买了很多衣服,还买了很多玩具,更是给福利院里添加了很多设备,她还教福利院的孩子们唱儿歌,真是除了小叮当这个搞不定之外,其他孩子还是很好哄的。

    记者们居然也有耐心全程跟拍,还是在线播放呢,一下子安宁做善事的事情就上了热搜前三,这个影响力可谓不小了。

    就在安宁准备离开福利院的前一个小时,又出现了一个年级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女子,她为人看起来相当沉稳,不说话的时候很冷静,哪怕是跟院长交流的时候也是不言苟笑,可是当她在面对小叮当的时候她居然笑了,那个笑容让安宁都有点失神。

    怎么说呢,不是说有多么多么漂亮,而是她身上似乎散着母爱的光芒,仿佛能温软人心似的。然后更怪异的事情生了,小叮当见谁都哭,唯独见了这个女子,她不再哭泣了。

    女子很有耐心,她用自己带来的玩具旁若无人的陪小叮当玩耍了一会,没几下小叮当就给她抱了,看得安宁都惊呆了。

    最后女子抱着小叮当跟院长说领养的事情,经过询问才得知这个女子名字叫冯婉儿,今年三十岁,离异,没有孩子。她之所以领养孩子,是因为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这辈子没有再结婚的打算,所以想领养一个孩子回去好好过自己的日子。

    院长问她“你离婚的原因是什么?”不要怪她会这样问,只是怕会有什么不好的原因,一切都是为了小叮当着想。

    冯婉儿也没有隐瞒,直接道“因为我不能生育,所以就离婚了。即便没有这个原因,我跟那个男人的感情也淡了,早晚也会离。不过你放心,我领养小叮当不是因为自己难以生育,我是真的觉得自己跟这个孩子有缘,在电视上一看到她,我就想领养她,想一辈子对她好。”

    如此院长就没有拒绝的理由了,对于福利院的孩子来说,能出现一个真心收养的人不容易,对每一个孩子来说都是福音。

    不过领养孩子需要一些手续,不是一天之内就能搞定的,但是冯婉儿可以先把人带回去,等证件齐全了过来签字就行。而且福利院也会通过这段时间去调查冯婉儿所言是真是假,不会不调查清楚就把孩子送走了。

    这是安宁做慈善以来最开心的一天,冯婉儿的出现解开了她心头的挥之不去的阴郁,其他还不敢断言,但是单看面相,安宁觉得冯婉儿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也许就是太有责任心了,一旦遇到不懂得珍惜的男人就容易受伤。

    她走过去跟冯婉儿友好的打招呼,然后留下彼此的联系方式,“以后有时间我会去看小叮当的,希望不会打扰你的生活。”

    冯婉儿除了在面对小叮当的时候和颜悦色一点,其他时候表情还是很内敛,但她的眼神的真诚的“不会,只要你有时间,随时都欢迎。”

    ……

    傅翊爵到的时候,安宁正好从福利院出来,记者都比安宁先走呢,毕竟拍到了有用的新闻自然要第一时间回去编辑了。但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真正劲爆的新闻在后头,如果他们稍微有点心搞不好就能拍到三省大人物的脸面了,可惜。

    安宁今天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至少她的宣传让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有家了,见到了傅翊爵女人自然就忍不住把今天的事情说出来,最后忍不住道“冯婉儿的老公真是无情,就因为她不能生孩子了,就跟她离婚了,真渣!这样的禽兽,我见到一次恨不得打一次!”

    傅翊爵“我不介意。”

    安宁没跟上他的脑回路“嗯?不介意啥?”

    傅翊爵“不介意你能不能生一宝二宝三宝。”

    安宁“……”她想说的不是这个好嘛~

    傅翊爵“不过以我的能力,你不可能怀不上。”

    安宁“……”所以前面的安慰只是为了引出这句话做铺垫吧?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车子驶入大道正准备拐向洺悦府方向,傅翊爵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男人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眯了一下眼睛接了起来。

    唐夜“大哥,爷爷奶奶周游世界返航到了T市,如你所料,他们已经在T市南安寺附近的酒店落脚。”

    “照片你了没有?”

    “了,我先是故意吊了奶奶的胃口,然后假装不情愿把照片过去的!”

    傅翊爵的声音不疾不徐“嗯,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

    唐夜“可是大哥,惠慈师太德高望重,她哪里会见我这等无名小卒?”

    傅翊爵“拿着我给你的信物,她自然会见你。”顿了顿,“事成之后给你半个月假期。”

    唐夜“大哥放心,就算是赴汤蹈火我也给你把这事办成了!”半个月假期啊,唉呀妈呀,他又可以四处去浪里个浪了!

    挂电话后,安宁忍不住问“你在筹划些什么?”好像还算计到傅奶**上了?

    傅翊爵眼睛眯了眯,眼底迸出一抹不屑,她不是不满意安宁么?那就找一个不得了的靠山,让她无话可说。

    “到时你就知道了。”

    ……

    南安寺。

    一大早来求神拜佛的人可真不少,傅爷爷傅奶奶在人群中汗流浃背,不过彼此身体都硬朗,不会因为爬点山就气喘吁吁。

    “惠慈师太威望真是大,这么多人排队等着求个安心,今天咱们也不知道能不能排到,要是排不到,咱们明天要起得再早一点!”傅奶奶边走边道。

    傅爷爷“……”今天早上五点钟就起床了还不够早吗?要不是她为了去吃一家排队人数很多的早餐店,会耽误这么多时间?不过心中有抱怨也不会说出来,省得又引来一顿唠叨。

    不过这个南安寺在国内名声极大,每年都有无数外地人士慕名而来,只为让惠慈师太算一卦,不管定数如何都了无遗憾了。

    好不容易排队到一半,却被告知惠慈师太今天的挂数用完了,余下的人可以请其他师太占卦,也可以明天再来。这是一只以来的规矩,大家都谨遵不敢有怨言。

    傅奶奶叹了口气,正想跟自家老头子说明天再来时,有位道姑过来了“二位施主,我们惠慈师太有请。”

    这让傅奶奶喜出望外啊,心想着惠慈师太真是厉害,一定是看出了什么所以才特地召见了她!

    由道姑引路,最后来到一处佛门净地,惠慈师太正背对他们而跪,敲着木鱼念着经文。听到脚步声就停了下来,缓缓起身看向来者。

    这是傅奶奶第一见到惠慈师太本人,一身素衣,一顶僧帽,五十多岁的年纪,一脸的慈悲为怀。

    傅奶奶恭谨的做了一个阿弥陀佛的手势,然后道“大师召见必定是有要事相告,还请点明!”

    “阿弥陀佛,贫尼今日算出一天挂,与二位有关联,便请二位至此,还请见谅。”

    “见谅见谅!”傅奶奶高兴还来不及“我就是为了见惠慈师太来的,既然师太算出了我们的挂数,还请告知!”

    这一说就是十几分钟过去了,惠慈师太把算出的挂数告知,又给出了化解之法。

    傅奶奶听的是一脸的虔诚,即便师太把她跟老头子的化解之法都说了出来,她心中也还有一事想麻烦师太“我家中还有一孙子,可否请师太替我算算他的姻缘?”

    惠慈师太道“要算姻缘,得有双方生辰八字方可算出。”

    傅奶奶一听就激动道“有的有的!不光是生辰八字,就是两个人的照片我都一并带过来了!”她一把年纪的人了,命数再好也抵不过孙子的大好姻缘,所以此行T市只要目的还是为了给孙子占卦!

    把唐夜给的安宁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