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豪门盛婚,爵爷,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8章 她有一丝与妻子神似的感觉(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有一点安宁很好奇,她知道老人家相信命数一说,豪门里的长辈们更是把生辰八字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而她的生辰八字她自己都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知道的?

    “随便派人一查就查到了。”这对于傅翊爵来说又不是什么难事。

    唐夜拿着信物去见惠慈师太,结果还是没有见着,最后是傅翊爵怀着虔诚的佛心亲自拜访,惠慈师太才召见了。

    然后惠慈师太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这女孩命格莫测,但她身上至阳的气息却与你至阴的命数重合。”

    傅翊爵当场困惑不解“命格莫测是什么意思?”

    惠慈师太只道“待到柳暗花明时,你们可再来找我,届时贫尼再给二位占一挂。”

    ……

    安宁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过程,有点咋舌“大师果然是大师,说的话都是高深隐晦的,她绕过了我的生辰八字,却看出了我命格莫测?那我们的生辰八字到底是合呢还是不合呢?”

    傅翊爵平淡道“合不合又如何,我说你是我的,你就是我的。”

    爵爷永远都是这样,他认定了的哪怕是天崩地裂都不回头的。连唐英的意愿都能不放在眼里,何况区区一个命数?

    安宁眨巴着眼睛,恶作剧的念头突然冒出来“你说是就是啊,如果咱俩是失散多年的兄妹,你还敢不敢这样说?”

    安宁可以对天誓,她说这话纯粹是开玩笑而已,他总是那么信誓旦旦的样子,又什么都不管不顾不害怕的样子,忍不住就想捉弄一下,哪知道傅翊爵可真狠毒啊,直接按着她往死里整!

    幸亏今天没有司机,也幸亏停车的这一地带是一个人烟稀少之地,要不然安宁可真没脸见人了!

    要么说人人都说爵爷是变态呢,过程中他还恶趣味的对她说,事到如今就算她跟他有血缘关系,他也会不管不顾结婚的!

    安宁从没有怀疑过自己是展家人亲生的事实,就假设她真不是展家的子女,也不可能跟傅翊爵沾上血缘关系,但傅翊爵不管不顾的样子真是让她挺震撼的,一方面觉得傅翊爵没救了,一方面又觉得自己这个笑话有点恶心。以后再不会开这种不着边际的笑话了!

    抵达巅峰之际,安宁脑海先是空白一片,而后她慢慢想起来,这辈子她从未享受过父母之爱,可是却出现了一个对她最好的男人。没有认识傅翊爵之前安宁对人生没有太大幻想,跟他在一起之后安宁每天都在妄想,妄想永不分开,就像此时此刻,两人仿佛就是一个人。

    ……

    阳光透过树叶间隙撒下来,斑驳的光线落在车窗上,树枝在移动,缓缓的向后靠去。

    砰!

    关键时刻傅翊爵用自己的身躯挡住所有伤害,索性距离不长,车子撞上前面那辆车后马上就停了。傅翊爵只是轻微擦伤,在手臂上,安宁就只是受到了惊吓。

    那辆停靠在路边的车子安装了报警器,被撞击后警笛声第一时间响了起来,立马引来周边人关注。本来这条道人烟稀少的,如今这样一闹,人就渐渐多了起来。

    安宁想她要是因为这个事情上头条,她就不活了!这一切都怪傅翊爵,要不是他随时随地都能……她也不会被当成焦点围观了!

    两人自然早就穿戴整齐了,但有好事者围观了过来,安宁自然不能露脸,所以她用东西挡住了自己的脸,可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等下交警到了势必会让两个人同时下车配合调查,到时候她还是藏不住。

    “要是我被人认出来了,这娱乐圈我也没脸混了!”安宁欲哭无泪。

    “趁机退出娱乐圈正好。”男人的声音浑厚低沉,他一直不喜欢她待在娱乐圈。

    安宁咬牙切齿的威胁道“要是我因为丑闻退出娱乐圈,没脸见人了我就去黄河!”

    傅翊爵轻笑“跳黄河也洗不清了。”

    安宁无语凝咽,就看到他打开车门从容的下车,关上车门的空档他打了一个电话,隔音效果好的缘故安宁听得不是很清楚,但大概猜得到他在联系人解决问题。

    原本看热闹的人看到傅翊爵这样一个气质出众身材高大的人出现顿时都退避三舍,但该看的热闹还是得看,毕竟两辆车都是豪车,大家都好奇最后是如何解决问题的,有心人甚至掏出手机开始拍照录像。

    傅翊爵瞥了那些人一眼并不放在眼里,站在车前接电话。

    “以你的名义跟交警打个招呼,这件事我想私下解决。”傅翊爵低沉的对电话里的人说着,走到前面去看,不是本地车牌,是一辆外地车辆,还是定制的全国限量版,能定到这种车子的人必定出生显赫人家。

    接电话的人是老四,傅翊爵名气再大也很少露脸,在这方面还是老四跟老五比较吃得开,刚成年那会才被家人允许买了一辆属于自己的车,打那之后这进交警队就跟回家一样频繁。后来人家知道两人的身份了,也就不敢扣他们的车了,恨不得当佛送走。

    “大哥你放心,老五就在我对面呢,他已经打电话去打招呼了,人家心里有数的。”

    “嗯……”傅翊爵一个尾音还没有结束,暗沉的视线里就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男人眼睛渐渐眯了起来,挂了电话。

    没错,是车主来了。

    ……

    冯婉儿本家是在三省谭县那边的一个镇上,结婚后去J城跟着丈夫住,如今离婚了她自然重新回到三省展。大学一毕业就与前夫结婚了,婚后婆婆不同意她抛头露面,她就一心在家里相夫教子,不,她没有子可以教。七年没有所出,终于让婆婆彻底翻脸。

    七年前他还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空有一腔热血的年轻人,如今他事业有成,离婚的时候分了她不少财产,光是靠着这些财产就足以让她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了,所以收养一个孩子对她来说没有金钱上面的困扰。

    婆婆对她分得的这笔财产有很大意见,冯婉儿本来也不想要,可是转念一想,那可是她七年的青春,不要白不要。

    记得离婚那天冷然问她还有什么愿望,他都能满足她,冯婉儿笑着对他道“此生与你不复相见,是我最大的愿望。”

    当时他没有说话,她就以为他默认了。哪曾想,这婚离了还不到半个月,两人又见面了。

    冯婉儿的父母是老实本分的人,不愿意来大城市跟她生活,只是继续住在熟悉的家乡,只要子女在外面过得好就可以了。结婚多年,冷然工作忙陪她回老家看父母的次数十个手指头数得过来。离婚后她回了家看了父母,他们对她有领养孩子的想法表示支持。

    如今冯婉儿住在一个环境不错的小区内,带着小叮当出去玩了一天,小家伙脸上笑容多了不少,两人一起回到小区门口,就看到冷然了。

    冯婉儿一手牵着小叮当,一手提着水果,脸上还挂着笑容,看到冷然后笑容就淡了下去,但还不至于到翻脸的地步。

    “真巧啊。”皮笑肉不笑。

    冷然看着小孩,又看了看女人,蹙眉道“这是……”

    冯婉儿回答得很快“我女儿。”

    冷然张了张嘴,顿了一会才道“领养的吗,很可爱。”

    冯婉儿没有要跟他继续攀谈的打算,只道“嗯,那你忙,我们先走了。”

    冷然却叫住了她“婉儿,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吧。”

    谈?都离婚了还有什么好谈的?冯婉儿嘴角挂着冷笑“冷先生,我没有时间,我还要回去给我女儿煮东西吃。

    冷然语塞了一会,缓和了一下才开口“婉儿,是我对不起你,我今天来就是想跟你好好聊聊。”

    冯婉儿不想动怒是不想吓到小叮当,并不是给眼前人面子,她压低了声音道“你想聊什么呢?聊你是怎样背着我和别的女人……最后小三挺着大肚子逼宫是吗?”

    冷然神色痛楚“婉儿,对不起……”

    冯婉儿制止他继续往下说“确实是你对不起我,但你也给我补偿了,你给我的那些钱足够我下半辈子花的,所以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我真的不想看到你。”

    ……

    外地车牌,又是如此昂贵的车子,车主是李晋商这个事情一点也没有让傅翊爵意外。

    李晋商是来这边谈事情的,太阳太大所以让助理把车子停在树荫下,这边人来人往不多,不想停泊的车子还能被撞了。

    “李先生,没想到这两车子会是你的,傅某惭愧。”傅翊爵嘴上说着惭愧的话,眼底可没有一丝惭愧的意思。

    不过是赔钱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两人虚虚一握手就放开了,李晋商瞧着自家车子后面,被撞得也不是很严重,就是需要麻烦的维修一下。

    “不碍事,我交了保险,让保险公司的人过来处理就好了。”李晋商眼神看向傅翊爵的车子,副驾驶里明显还有一个挡住脸的女子。身为过来人,李晋商立马就明白了自家车为何被撞了。

    “这年轻人做年轻事,总是可以被理解的。”

    傅翊爵脸上没有任何的尴尬“李先生应该深有体会,才如此善解人意。”

    两个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生,当街开一辆有破损车子这种事情他们干不出,于是双方都有叫人送车过来,在这个空档内,傅翊爵和李晋商两人以百年难得一遇为由,到不远处一家咖啡厅入座。

    有人过来维护秩序,遣散了看热闹的人,安宁才从车里出来,跟随他们一起去。

    这两个大男人有什么好谈的呢,都是在商界有极高影响力的商人,聊天的时候彼此都夹棍带棒的,周边气温都降低了很多,偏偏两人喜怒不形于色,若不在一旁听着根本看不出两人的剑弩拔张,远看还以为两人是情意深厚的商友呢。

    商业奇才这种成就并非从小学习就有效果的,有些东西就是讲究天赋,天赋一出,再多的勤劳也枉然。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能成为富,而有些人一辈子默默无闻呢。

    两个商业奇才的对话,老实说,安宁听得迷迷糊糊的,她本来就没做过生意,不大懂这方面的营销。但是她也不算太笨,不至于连听都听不懂。他们说的多了,她也就大概能分析出他们在聊什么了。

    先是傅翊爵在试探李晋商的底,随后李晋商的答案模棱两可,然后李晋商又探傅翊爵的底,傅翊爵的回答十分简短,看似清晰,却什么也没有透漏。

    李晋商不管在商业还是生活上的经验总比傅翊爵丰富一点,从他的言行举止安宁就得出结论,他是一个善于运筹帷幄行事周密的人,不会轻易给人留下把柄;而傅翊爵呢,他很聪明,知道如何扬长避短,不落入李晋商这个老狐狸的套。

    两人进行了一番谈论,结果是旗鼓相当,谁也没占到便宜。但又似乎对对方了解了不少,总的来说,此次见面在某些方面还是很有意义的。

    期间安宁无聊喝完了咖啡,她想续杯被傅翊爵阻止了“再喝晚上该失眠了。”

    安宁很喜欢咖啡那种浓浓甜甜又有点苦的味道,当艺人以来很少有时间出来喝了,如今有时间当然想多饮一杯,顿时露出可怜巴巴的眼神求他再给一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