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豪门盛婚,爵爷,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4章 血型(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傅翊爵的手机打通了。

    李晋商狠起来能做到什么地步呢,前一秒他还可以笑意盈盈的同安宁说话,后一秒接通傅翊爵的视频电话后,他一把qiang就抵在了安宁的太阳穴上。

    今天的阳光很好,早上起来就觉得这会是一个让人心情愉悦的一天,可惜感觉有时候并不准确。安宁知道李晋商不会是一个好人,但从父亲的角度来看他却是个好爸爸,可惜再好的爸爸也是别人家的,被人用武器抵着太阳穴,下一秒脑袋就能开花的样子,谁的心情都好不起来。

    安宁没有被吓破胆,也没有求饶,可是她还是害怕了的,却依旧能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很镇定。

    一个普通的男人都做不到这样的镇定,安宁一个女孩子做到了,李晋商心里越不好受,为了女儿他变成了恶人。

    唐夜之身来的,如今也被四个黑衣人控制住了,能跟在李晋商身边保护的人,身手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傅翊爵表情阴鸷得吓人,一言不的盯着视频看。

    “傅先生,你女朋友很镇定,你说如果我真的开了,她会不会害怕?”李晋商在威胁傅翊爵,往狠里威胁“如果囡囡被毁了,我会加倍奉还到你女朋友身上。”

    傅翊爵目光如冰,盯着地上已经被褪得干净的女子,就差最后一步。

    “放了她,我不动她。”

    妥协,傅翊爵此生唯一一次。

    挂了视频,傅翊爵站了起来,看蝼蚁的眼神看着李囡囡,语句冰凉“把医生找来,十分钟之内我要她看起来完好无损的样子。”

    外表看起来完好无损,内伤如何不归管。

    另一边。

    李晋商收起了武器,再次对安宁道歉“很抱歉,李某实属无奈之举。”其实并没有实弹,以傅翊爵对安宁的在乎,装腔作势足够了。再者,他也不忍心真的用如此残忍的手段对付安宁,她是一个美好的女孩子。

    安宁默了片刻,还是忍不住道“李先生,如果今天你女儿杀人了,你也还是会这样不管不顾保下她吗?”

    父爱就如此极端么,要么像展爸一样无情无义,要么就像李晋商一样明知道是女儿错了也不顾一切的保护?

    李晋商叹了口气,声音有点失落“想必在展小姐心中我早已经是不分黑白的人了。”顿了顿,又道“不过就算我肯,我妻子也不会同意,她是个爱憎分明的人。”

    安宁冷笑“所以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妻子?”

    李晋商坦然承认“囡囡自小跟在她身边,也算是一种精神之托,我不可能让这个精神之托没有了。但如果妻子知道真相,她会像你一样选择正义。”

    安宁连羡慕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很好奇,你对一个养女都如此不顾一切,如果将来你找到亲生女儿了,又会怎样待她?”

    李晋商眼中似浮现起幻想之色彩,他轻声低语道“如果找到了女儿,纵然她想杀人,我也会给她递刀子。”

    安宁震惊不已“你这是变态的父爱!”

    李晋商不否认“如果展小姐当了父母,才会了解父母失去孩子是怎样的痛,如果找到她,哪怕是毁灭世界我都愿意!”

    可惜,女儿早已经不在了,他再多的幻想也没有了意义。

    安宁说不出话来了,她一直觉得傅翊爵的爱已经是世界上最变态最不讲道理的,没想到世上还能有如此不讲道理的父亲!

    等了十五分钟,傅翊爵就来了,带来了‘完好无损’的李囡囡,虽然面色苍白了一点眼角也肿了一点,到底还是能看的,至于里面伤不伤的就不归傅翊爵管,没有毁了她清白已经是最大极限。

    “爸爸……”李囡囡看到爸爸眼里直接掉下来了,如今她真是怕死这个傅翊爵了,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却是如此暴力,她真是怕极了。

    安宁也站了起来,两三步跑到了傅翊爵身边,男人从上到下看了一番,确定没有受伤才道“李先生不舍得教育女儿,我已经替你教育过一回,下次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李晋商也不奢望傅翊爵真的一点也不动囡囡,看样子是被修理过了一顿,不过没有影响清誉。他站了起来,看着傅翊爵道“J城的南湾一块地皮,傅先生可以请人去做个鉴定,是我给小女犯错给二位带来影响的补偿。”

    以往的李晋商不会这么好说话,伤了他的人势必要加倍奉还才行,可是这一次他是看在安宁的份上,给予了补偿。善良的孩子应该得到保护,囡囡的行为伤了人,他前面的行为伤了人,给予补偿是应该。

    唐夜听了这话都忍不住瞪大了双眸,j城寸土寸金,有些人赚了一辈子的钱连一个厕所面积都买不起,他随随便便就送出一块地皮?

    j城的地皮可是用钱都买不到的啊!!!

    李晋商的声音刚落下,就有人把文件袋送你到了安宁跟前,她没有接。

    傅翊爵却冷笑起来“如此,谢了。”

    商人,不可能有利不图。

    安宁这才接了过来,可此时她依然不了解这块地皮的重要性。

    李囡囡听了之后快要崩溃了,要不是内伤得不能说太多话,她都想尖叫起来了!李家人内斗一辈子,也没有从李晋商手里占到太多便宜,她叫了这么多年的爸爸妈妈,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可是如今爸爸却轻松松就送了别人一块地皮?!

    “爸爸……不可以……”李囡囡吃力道。

    李晋商招回了自己人,前一秒还在对安宁微笑的人,转眼就冷下了表情“把小姐送去医院。”

    ……

    对于李晋商的大手笔,唐夜自然是困惑不已的,但是他也不敢多问,因为大哥脸色看起来不大好。他悄悄跟其他几位兄弟聊了一下这个事情,关于地皮的事情,聊着聊着就渐渐知道大哥不高兴的原因了。

    商人向来最了解商人,哪怕是再理亏也不会让对手占了便宜。按照李晋商的为人,他今天就是为了女儿大动干戈都正常,可是他看到女儿被打了居然也不动怒,反而赠送了如此肥沃的地皮!

    回来的路上唐夜可是查过来的,这块地皮是真的,地段也很好,开起来稳赚不赔的!据说李家人为了这块地皮还内斗了很多年,李晋商都没松口,如今轻飘飘就送人了。明面上是给傅翊爵的,实际上那份文件里的署名,可是安宁呢。

    他么的,所以李晋商是不是对大嫂有意思?!难怪大哥不高兴了!

    ……

    对于囡囡犯下此等大错的事情,李晋商不可能不气,把人丢医院里,检查一番确定只是被打了一顿,没有其他伤害,他也就没有去看过。有些事情他会算账,但不是现在,有什么话也得伤好了再说。

    出来这么久,他得回去看一看老婆了,也不是悄无声息的回去,到底不是年轻人了还搞惊喜浪漫的招数,他提前给老婆电话知会了一声。

    三省到J城的距离,坐动车最快都要五到六个小时不等,李晋商是私人飞机直接三个小时到了。李晋商出行远门大多数都是乘坐私人飞机,不是为了彰显他大佬的身份,主要原因只是因为自由。

    从机场下车,李晋商一身的风尘仆仆,李家的工作人员早已经恭候多时,李晋商把文件包递给身边的助理,然后朝商务车走去。

    李晋商一上车第一个问题就是“夫人在家吗?”

    其实这句话是多余的了,沈伊人平时不喜欢出门,相对于逛街喝茶,她宁愿留在佛堂里念佛诵经,那些豪门贵妇邀约多次无果也就不再约了。

    从家里过来的侍者一脸的笑“夫人知道你今天回来很高兴,一大早就吩咐厨房去买菜,一个上午做了很多好吃的,夫人还亲手做了几个菜,全都是你爱吃的。”

    李晋商去一个月,每天忙里忙外,昨天应酬完傅翊爵,晚上又去跟投资商聊了一个晚上,早上又紧急召开了一个会议,然后马不停蹄的回来,如今一下私人飞机整个人还是有点疲惫,但身体的疲惫很快就被心底的喜悦冲散了,这都恨不得脚底生风马上就到家了!

    明明都结婚多年,算是老夫老妻了,这小别重逢居然也能让李晋商心底激荡起来,就跟当初他追伊伊的时候一个心情,紧张,又激动。

    沈伊人把垂落的丝拔到耳后,就听到门口传来激动的声音“夫人,先生回来了!”

    沈伊人立马放下手里的东西朝门口走去,还没有走到外面的人已经进来了,李晋商一脸的深邃笑容“伊伊,我回来了。”

    沈伊人一个飞奔过去扑/到李晋商怀里“老公,我好想你啊……”

    李晋商满脸的宠溺,恨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都拿来给老婆了,笑了笑,也不顾在场有多少佣人看着,低沉道“我也想你。”

    沈伊人一个四十一岁的女人,看起来依旧很年轻,不说人家还以为二十七八呢。除了保养得很好外,她性格也很单纯,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不会像李家人一样藏着掖着关键时候来一刀。人说这样的人心态年轻,人也不容易衰老。

    老实说两人成婚以来还没有分开这么久过,这一次为了囡囡可谓是用心良苦了,可惜囡囡并没有体会到父母的心意,反而一错再错。李晋商向来报喜不报忧,面对老婆对囡囡的关怀问候,他都是炼好的说。

    “以前在家里享福惯了,在剧组里难免吃点苦,但大家都一样,囡囡慢慢学也能学会的。”

    沈伊人听了之后没有一点怀疑的,面对这么久才归来的老公,她忍不住要撒娇的“老公,你不在这些日子,我晚上都睡不好觉。”

    李晋商听了就心疼了“是我不好,以后不管去哪里都带这你。”

    沈伊人又不干了,她抱怨是为了让老公心疼,老公心疼了她目的也就达到了,心里也就舒坦了,然后心里的坚持还是存在的“不行哦,我得给女儿祈祷呢。老公啊,我前两天居然梦到咱们的女儿了,虽然我没有看到她的脸,但是我知道她还存活在世上的某个地方。你说这是不是佛主看到了我的诚心给了我一个提示?所以呀,我可不能断哦,十年如一日,只要我还活着,就必定每天烧香拜佛给女儿祷告,恳求佛主让咱们女儿过得好一点。”

    李晋商满心的苦楚不敢跟老婆讲,只能哄道“那是自然,你的诚心佛主都看到了。”

    沈伊人听了之后更加高兴了“老公你这阵子肯定忙坏了,我今天跟营养师学了几道菜,你快点去尝尝,吃完了好去休息!”

    这就是他老婆啊,不管到什么时候都记得关心他的身体。

    不过有件事情他还得跟老婆说一下,就是关于那块地皮的事情“这个事情我不打算瞒你,当初咱们说好要给女儿留的,这些年也没有动过。但这次为了在三省拓展事业,我拿出来送给一个女孩,她男朋友就是三省的爵爷,老婆,你不会怪我吧?”

    这个事情也瞒不了,李晋商说的时候还是隐瞒了一些信息,比如说是囡囡犯下了大错之类。按理说收养了女儿也该好好管教,否则不如不收养。但囡囡的情况有点特殊,有些事情他也不好说得太明白,有时间也会教育了,但大多数他都忙。

    妻子虽然也挺爱囡囡,但心中一直记挂走失的女儿,仅凭一个囡囡弥补不了她心情的空缺,所以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佛堂过。如果如今告诉她囡囡因为疏于管教而闯祸,老婆会内疚。

    沈伊人听了之后只是怔了一下,然后道“能让你如此大方的女孩,一定很棒吧?”

    李晋商急忙解释“老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

    沈伊人体谅道“我明白,你做事向来有考量,既然是你做出的决定,我自然尊重你。那块地皮纵然不能留给咱们的女人,给一个有缘人也是好的。”

    李晋商见老婆还是这样理解自己,顿时安心了。

    ……

    这世上有人能安心,也就有人心不安,准确来说,是心塞。心塞者,傅翊爵也。

    地皮这事,从商业角度来讲,他是赚了,大赚了。但还从商业角度讲,没有哪个精明的商人会做这种亏本的买卖,更何况还是李晋商这样的大佬。能让一个男人如此甘愿吃亏的,还能是什么原因?

    偏偏,傅翊爵知道他的心思,却还要接受这块地皮,为什么不接受?不接受人家还以为他对自己没有信心,怕了呢!

    事关男人之间的斗争,傅翊爵心中再不爽别人惦记了属于自己的女人,但再不爽也不会对自己的女人表现出来。

    但是围绕在他身边工作的人呢,日子就难过了点。

    楚墨已经出院回来上班,虽然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但不做什么运动是没有问题的,医院他已经住得想吐了,如果可以此生不想再进那个地方。住院这么久,对于外界的事情不说十分了解,以楚墨的能耐,九分了解是不难的。

    从男人的角度来讲,除了李晋商老牛想吃嫩草这个可能性外,他也想不到其他可能。一个巨富的男人,有钱到想要什么东西基本上都能唾手可得了。也许就是他唾手可得的东西太多了,所以当出现一个不那么容易得手,更甚至是不可能得到的人时,他的兴趣就非常浓厚了。浓厚到一块价值连城的地皮都能说送就送。这要换了其他女人,这谁招架得住?

    老四老五也都表示咋舌,这传说中李晋商可是个宠妻狂魔呢,怎么一转眼就对大嫂感兴趣了?真他么不要脸,也不看看是谁的女人还敢惦记,熊心豹子胆了!不过他们也只能背后骂骂,也不敢去李晋商跟前放肆,斗不过没办法。

    唐夜近期有自己的小心思,对于大哥的事情关心得就少了一点,他整天想着找怎样的理由去接近婉儿才不显得突兀。是温水煮青蛙呢,还是干脆直接的表白呢?这纠结来纠结去也不敢贸然行动,万一被咔擦拒绝了,他往后就不能出现在她面前了,得不偿失!

    但根据他的情/报网,冷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