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赤炼魔决!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虞渊悠悠醒来。

    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寒石密室中,上半身赤裸的辕秋舫。

    看着那一条条,将辕秋舫捆住的冰银寒铁锁链,他眉头一皱,下意识地说道:“你,也是被寒阴宗囚禁的?我被丢到这里,有多久了?”

    才平静不久的辕秋舫,听到他这番话,表情古怪。

    “呼!”

    一道赤红光柱,突然从他天灵盖,喷泉般喷涌而出。

    光柱中,诸多火焰符篆,围绕着一狰狞暴戾的火焰小人。

    辕秋舫不断喘息着,低吼着,压制着火毒,艰难地保持着理智。

    “唔,原来是赤魔宗的修士。”虞渊愕然,“可你,也太差劲了吧?修赤魔宗的灵诀,竟然在入微境,就修的走火入魔,身中火毒?”

    他摇了摇头,很是可怜眼前人,“身为赤魔宗的人,修炼修的走火入魔,被火毒侵蚀了上丹田也就罢了,竟然还被寒阴宗给擒拿囚禁了,真是够丢人的了。”

    赤魔宗,乃寂灭大陆北部的魔道大宗,宗门实力比起寒阴宗都要强盛。

    如寒阴宗般的,天源大陆的七大下宗,如果在寂灭大陆,是万万不敢招惹赤魔宗的。

    便是在乾玄大陆,寒阴宗的修士,碰到了赤魔宗的门人,也要小心谨慎。

    上一世,虞渊所在的药神宗,也在寂灭大陆。

    他当初钻研毒丹之术时,时常前往北部,和魔宫、妖殿的许多人,都有极深渊源。

    赤魔宗那边,他当初也有旧友,所以看到辕秋舫光柱中的火焰符篆,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所修的灵诀功法,源自赤魔宗的“赤炼魔决”。

    “你,你?”

    辕秋舫一口老血,差点要忍不住喷出来,内心憋屈的要命。

    这个听女儿说,明明是虞家傻小子的家伙,此刻看自己的眼神,怎么像看一个窝囊废?

    “唔,他怎么知道赤魔宗,怎么知道我是修炼“赤炼魔决”而走火入魔,身中火毒的?”受火毒荼毒,神智有点不太清的辕秋舫,逼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沉喝道:“你到底是谁?”

    “我叫虞渊。”

    “虞渊?”辕秋舫深吸一口气,眼珠子转了转,突然道:“听说,你是前不久,死而复生的?”

    “嗯。”虞渊点了点头,再次问道:“我究竟是被寒阴宗的谁,给弄到这里的?”

    他还以为毒杀了殷绝之后,寒阴宗来暗月城的那位,亲自下了手,将自己生擒之后,给秘密带到这里。

    他已经绞尽脑汁地去想,究竟用什么方法,好让寒阴宗“冷静冷静”,别急着下杀手。

    “我不是被寒阴宗囚禁,我是因为深受火毒的折磨,怕自己入魔失控,才以冰银寒铁捆缚住自己。”辕秋舫沉吟了一下,就道出了真相,然后试探性地询问:“听说,你炼制出了拓脉丹,还有……另一种毒丹?”

    “不是寒阴宗?”虞渊瞬间放心了,灵机一动,他突然明白了,“上一次,以灵识探察的,就是你?”

    “是我。”辕秋舫没有否认,旋即怔怔地看来,一脸希冀地说:“你既然知道赤魔宗,知道我修行的魔决,还知道我中了火毒,那你……有没有办法?”

    “当然!”不等他说完,虞渊就点头了,“我现在就有办法,可以让你短暂压制火毒,能让你短时间脱离这间石室。”

    “当真?!”辕秋舫大喜过望。

 &

第十章 赤炼魔决!(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