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对钱真没兴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章 阿芙?阿福?(求推荐!)(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晓圆大芳把车停在路边商量。

    “这事儿怎么弄?”国芳问。

    “要不我去找老老板,你去抓小偷?”袁晓圆提议。

    “好啊好啊!”国芳早就想动手了,跟了老板这么多天,就在摄影棚跟人干过一仗,不过瘾啊!

    晓圆:“那你下车吧。”

    “啊?为什么啊?”

    “总得有人打车吧,”晓圆道,“而现在方向盘在我手上。”

    “可是我有a照!”

    “a罩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晓圆瞅了她脖子下面一眼,然后自怨自艾的低头瞅瞅,何苦互相伤害呢。

    “那要不还是一起行动吧?”国芳不想自己打车。

    “也行,先去找老老板,他好像是在大栅栏,哎呀,我男朋友也在那边~”

    ~

    此时尹老六正在对付一碗卤煮火烧。

    碗里面有小肠、肺头、炸豆腐、少许五花肉,还有切碎的火烧,上面加上腐乳、韭菜花,再添一勺蒜泥一勺醋。

    哦,当然还少不了一瓶82年的北冰洋汽水。

    人间值得了!

    他边喝边吃,边吃边说,“这小肠陈就是地道,怎么也吃不腻,二哥,要不你也再来点?”

    尹存义摆摆手,可奈何老六吃相太狂放,虽然不雅观,但真的促进食欲,尤其当他吃到第二碗的时候。

    想着他都能吃两碗,自己再吃一碗咋了,反正都是自己掏钱!

    “老板,再来一碗!”

    尹老六忙拉住尹存义,“二哥,两碗够了,三碗真的吃不下。”

    尹存义小袖一甩,“我自己吃!”

    兄弟俩边吃边聊,尹老六道,“我家大鹤刚刚回国,我就是过来看看他,没想到东西都丢了,我连他电话都没记住。”

    “那家里电话总记得住吧,让弟妹联系大鹤啊。”尹存义提议道。

    “二哥,你知道安利吗?”尹老六突然问。

    “我,我不知道啊。”尹存义突然小心起来。

    他当然知道了,他还知道权健呢,身边就有那种倒霉老头,都是身边亲人下的手。

    尹老六道,“我媳妇儿以前经常接到一些安利电话,让她买这买那,她都怕了,所以陌生号都是不接的,找她怕难喽。”

    “那要不你去找小鹭,她不是在清北大学的吗,这个好找,知道她是哪个系的就行。”

    “她,她,”尹老六思考了一阵,“我只知道她是清北的,谁知道她学的啥啊!”

    “你你你……”尹存义彻底无语了,女儿学什么的都不知道,你咋当爹的!

    正当尹存义思考该怎么帮老六父子团聚的时候,一方一圆找到了这家卤煮店。

    国芳进来第一句话就是,“圆姐,我饿了!”

    袁晓圆:“我们是吃过早饭的。”

    国芳:“可是这里好香啊!”

    袁晓圆:“先找老老板,那个就是!”

    她一眼锁定了尹老六,挺好认的,毕竟老六拍照从不美颜!

    两女走到尹老六和老二身边,“大叔,请问您是尹鹤先生的父亲吗?”

    老六抬头,看到一方一圆的两张脸。

    “尹鹤欠你们钱了?”他问。

    “没有啊。”

    “那我是,怎么了?”老六问。

    “我们……”

    “等一下,”尹老六道,“都还没吃吧,边吃边说,老板,再来两碗卤煮,两瓶北冰洋!”

    尹存义:“~”

    …………

    “到了,下车。”

    虽然聂倩的车京经常进出这里,不过尹鹤和阿芙这两个新面孔还是经过了一番盘查后才被放行。

    这个地方远离城市中心的喧嚣,靠近山峦,很适合老人家的静养,每户一个中式小别墅,并不张扬豪奢,但很别致精巧。

    像聂爷爷家里还有一个游泳池,不过里面已经满是欢快的锦鲤了。

    尹鹤还以为会有七大姑八大姨拿着牌子准备给自己打分,没想到家里就只有一个老人家,清冷的很。

    其实还有一个请假的保姆、一个生病的家庭医生,只是恰巧不在。

    倒是他们一下子来了三个人,而且每人手上都是满当当的礼品,显得有些隆重喧嚣。

    老人八十多岁的年纪,跟大伯年龄相仿,清瘦,但双目有神,一看就不是一般二般的老头,家里的合影对象也都是熟面孔。

    “爷爷,这就是尹鹤。”聂倩介绍尹鹤。

    “聂爷爷好。”尹鹤微微鞠躬。

    “爷爷,这是阿芙洛拉,叫她阿芙就行,也是我在斯坦福的校友,她是个俄裔,父母是米国一代移民,别看她比我小两岁,如今在师兄的公司是实际一把手,管理着偌大的公司,一个很厉害的数学天才和金融鬼才!”聂倩又介绍阿芙。

    阿芙很激动,在尹鹤之前给老爷子鞠了个躬,9o度那种,尹鹤感觉要是不磕三个头就要被她比下去了。

    聂老爷子笑嘻嘻地拦了一下阿芙,“哎呦,这闺女真高真俊!”

    得到爷爷的表扬后,阿芙笑得像个一米七五的孩子。

    不过聂老的目光主要还是集中在尹鹤身上,欣赏的点点头。

    “我以前经常听小倩说起你。”坐定后,老人道。

    “哦,都是怎么说我的,不是在损我吧?”尹鹤笑笑。

    “都是好名声,比如你从机场把她捡回去,还给她提供住的地方,帮她办理入学,为她介绍华人朋友,”聂老指着尹鹤道,“我的耳朵都要磨出老茧了,哦,她还说过你很帅气,哈哈~”

    阿芙立即给聂倩递了一个眼神,几个意思啊?

    聂倩跟阿芙眼交道:我这是提前布局啊!(眼交:眼睛交流~)

    阿芙双臂抱起,哼,心机倩!

    聂倩:回头再哄吧。

    尹鹤憨厚的笑笑,“都是华人,在外面当然要互相帮助,这不算什么的。”

    聂老又道:“我还听小倩说,你刚去米国没多久就开始创业,短短几年就把事业做得很大,赚了很多老外的钱,达后你也没有贪恋米国的安逸生活,而是选择回国展,以后也不打算走了?”

    尹鹤:其实我是贪恋国内的安逸生活罢了。

    “小倩对我真的过誉了,”尹鹤谦虚道,“不过我铁定是不会走的,她在这里,这里就是我的归宿。”

    听到这话,聂老笑得更灿烂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