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对钱真没兴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章 我又撞了(大章求推荐!)(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空旷的马路上,辣个男人尹存温正开着一辆宝马suv优哉游哉地,旁边坐着老纪。

    今晚两人又凑到一起吃饭,老纪是开车去的。

    那是一辆陪伴他五六年的宝马x3。

    一听是x3,比自己的x7老了四个号,尹老六立即兴奋地说起他儿子给自己买的那辆宝马。

    只是他开的还不熟,有一次差点剐到一辆宝骏,可把他吓坏了。

    之后就一直放在酒店那边了,偶尔让芳圆开开。

    老纪立即大方道,“你那是2oo万的豪车,刮了蹭了是可惜,你可以用我的车练手啊,用了五年,现在也不值几个钱,撞了也不心疼。”

    老纪不仅热情借车,陪练,还在京城找了一条人少灯稀的马路,让老六可以尽情挥。

    作为一名老司机,老纪随口指点几句就让开不惯自动挡的尹老六受益匪浅。

    老六越开越溜,这时老纪提议,“我知道附近有个澡堂子,要不等会儿咱们去搓搓澡。”

    “是正经搓澡的吗?”

    “我带你能去不正经的地方吗。”

    尹老六咧嘴一笑,“那成。”

    突然,目视前方的老纪看到有个黑黢黢的东西从路边跑过来,“刹车!”

    “你说谁傻叉?”

    “我说刹车!”

    “嘭!”

    好像撞了个人,尹老六冷汗直流,“这,这人突然冒了出来,不会是碰瓷的吧?”

    “那碰的可真瓷实!”

    老纪立即解了安全带,“就说车是我开的,给尹总打电话!”

    ……

    走进房间,在尹鹤面前躺着一男一女,一个是祝语卉,一个是何赛!

    祝语卉肚子上插着一把刀,看上去已经气若游丝了,刀还是插着吧。

    电视剧里演的,只要拔了,人也就完了。

    尹鹤立即跑到何赛身边,晓圆提醒了一句,“不要破坏现场,等警察。”

    尹鹤问,“老何你没事吧?”

    何赛表面看上去没什么问题,就是躺在地上挺尸。

    “他没受伤,就是被吓坏了……”晓圆欲言又止。

    听到这,何赛翻了个身,背对尹鹤,而尹鹤似乎也看到了他裤子那里好像湿了。

    可以理解,毕竟前妻倒在自己面前,不管她是不是骗子,都是蛮吓人的。

    尹鹤不再看他,拉着晓圆到了外面,“那一刀是祝语卉同伙干的吧?”

    “应该是的,不过祝语卉身上有那个东西,对何赛有点不利。”

    “什么东西?”

    “就是昨天他们在酒店的战斗后产物,因为那个词汇比较敏感,就用那东西代替吧,”袁晓圆解释清楚后,又道,“那东西应该是何赛的,祝语卉故意找他收集,应该是为了嫁祸用。”

    “我去,那老何岂不是成了最大嫌疑人!”尹鹤急道。

    袁晓圆:“大概率能查清,毕竟祝语卉还没来得及布局就被反杀了,就是比较麻烦,另外我还找到了有氯化氰残留的瓶子。

    她的目标应该是她的那个同伴,然后让何赛当替死鬼,可能还要编一个同性之爱的故事。”

    尹鹤不禁恶寒,“他那个同伴呢,找到那个人就能还老何清白了!”

    “跳窗户跑了。”

    “你咋不去追?”

    “我怕你同学犯傻,如果他把那把刀拔出来,致使祝语卉死亡,他就更洗不清了。”袁晓圆冷静道。

    尹鹤不禁后怕,被逼急了的老好人没准真的干得出来。

    “我看着何赛,你快点去把那个同伙抓回来!”尹鹤忙道。

    “是!”袁晓圆毫不犹豫,终于能体现自己保镖的价值了,“那人应该中了氯化氰的毒,跑不远的。”

    这时尹鹤的手机响了,是老爹的。

    “喂,爸,今天我不回去吃……什么,撞人了!人快不行了!你开的车!”

    尹鹤叫住了袁晓圆。

    “让老毕上来守着,你去找那个同伙,我和大芳去我爸那,他出了点事。”

    随即,尹鹤又问老爸具体在什么地方。

    “咦,我们离得挺近的,马上到,”挂了电话,尹鹤对屋里何赛道,“老何,你别做傻事,就什么事都没有,老实在这等警察,说不定咱们马上就要在警局重逢了!”

    我的爹啊,咋就撞死人了!

    老爹没说撞死人,只说人快不行了,都抽抽了,还吐泡泡了。

    也不知道撞的是什么品种的金鱼。

    他们的距离之近乎尹鹤的预料,大芳出了小区,拐个弯上了马路就见到了那辆宝马x3,交警队的人估计才刚出门。

    老爹和老纪正不知所措地等着。

    “大鹤,这可怎么办啊?”老六有些无措。

    尹鹤先问,“喝酒了吗?”

    “没有,为了练车我滴酒没沾!”尹老六信誓旦旦。

    老纪也道,“那人有点古怪,直不楞登地就冲着我们跑过来,刹车根本来不及。”

    尹鹤松了口气,那看来自己这边没有刑事责任,赔偿金他可以开高一些,只要老爹没事。

    他正要过去查看一下情况,老纪拉住尹鹤,跟他低语了几句。

    这件事不涉及刑事,但好说不好听,就怕家属知道尹鹤的身份后会过分纠缠,反倒是放在老纪身上容易处理。

    尹鹤犹豫了一下,最终握着老纪的手,郑重地说了声,“谢了!”

    老纪粲然一笑,“我的车,本来就该我来担。”

    尹鹤走到车头前,看着被撞的人,突然“咦”了一声。

    “大芳,给你圆姐打电话,让她过来,不用找那个人了!”

    “啊?为什么?”

    尹鹤笑道:“因为那人已经被我爸擒获了!”

    尹老六:“我?擒获?”

    ……

    最终,尹海江和祝语卉这对雌雄大骗进了医院抢救,其他一切正义之士都进了局子里。

    “哟,吴所长,好久不见啊。”还是这个派出所,还是这个局长,尹老六热络地跟老相识打招呼。

    “尹,尹先生?”吴所长有些意外,这家伙怎么又来了!

    倒不是尹老六长得帅让他难以忘怀,实在是那天太多媒体来采访。

    之后几天吴所长在很多电视媒体、纸质媒体都有看到过尹老六这张脸,想忘都难。

    “你这次怎么又来了?现在京城还有传销组织让你破获吗?”吴所在打趣道。

    尹老六摆摆手,“这次不是传销组织,这次我开车撞了一个杀人嫌疑犯,过来做笔录。”

    当尹鹤揭露了尹海江的罪行,并表示他是因为被注射了毒药才会倒地不起后,老纪就决定不再作伪了。

    在这场恶性刑事案件中,尹鹤他们都是配角,真正的涉案人是何赛。

    根据他的笔录和现场的情况,暂时还不能判定他无罪,需要收监,等待进一步调查,或者等另外两位当事人的证词也行。

    至于他的笔录,根据毕导的授意,除了做局算计祝语卉这件事,其余都说的明明白白。

    而尹鹤他们在选择性交代清楚后就可以暂时离开了,尤其尹鹤更是受到了非常友好的待遇。

    盖因爱看报看新闻的吴所长昨天看到了北师大捐款的新闻,那条新闻的当事人就是尹鹤,看不出这位竟然是硅谷归来的大富豪!

    如此看来那辆千万跑车很大概率也是他的了。

    这样的大富豪,大慈善家,只不过因为同学的牵连过来做个笔录而已,当然要好好对待,然后礼送出去。

    不过完成笔录后,尹鹤没立即走,他又把聂倩叫了过来,由她亲自担任何赛的辩护律师,而且两人还跟何赛见了一面,让他宽心。

    只是何赛一直低着头,或者点头,或者“嗯啊”答应着,没有跟尹鹤他们进行任何眼神交流。

    他羞愧。

    昨天他鬼迷心窍,在祝语卉的诱惑下,又跟她做了一次。

    然后今天她说她又想自己了。

    何赛知道她是个骗子,但想着房子都要回来了,自己肯定不会再上当了,于是又鬼使神差地跑了过来。

    他想着通过做运动的方式把自己受到的欺骗和伤害返还给她。

    结果一进门就看到了祝语卉那个“前夫”在她肚子上捅了一刀。

    何赛看得出,前夫哥不太对劲,可能是吃坏肚子了,自己一米八几的大个子,打他肯定是轻而易举的。

    但是看到被捅一刀的祝语卉,看到凶神恶煞一手鲜血的尹海江,何赛怂了,腿都软了,裤子都湿了!

    幸好尹海江也是色厉内荏,选择了逃跑。

    当彻底安全后,何赛跟祝语卉一样,躺在地上,怂成了一团。

    最难过的还是,这一幕都被尹鹤看到了。

    在大学时期,他何赛是学校风云人物,是整个寝室最闪亮的男孩,其他人都是他的陪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