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对钱真没兴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章 八犬闹京师(求首订!)(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万字大更!我爆了!)

    在空旷的马路上,辣个男人尹存温又来了!

    昨天撞人的经历不仅没有让他扣分罚款,反而还得到了上头菊长的接见和口头表扬。

    两人还友好合影,算是弥补了没给他颁锦旗的遗憾。

    这张照片带回老家又够他显摆的了。

    可是对于开车这件事,老六有阴影了,“我也太不小心了,年纪大了,注意力就是不够专注啊,那么大一个人都没看到!”

    还是老纪开导他,“错不怪你,那人出现的太突然了,别为了这点小事有心理负担,不信你今晚再练练,肯定没事!”

    “那开谁的车啊?”

    “当然是我的车了,正好还没修,万一再撞了还能一次性修好。”

    “纪小白,你……”

    玩笑归玩笑,最终尹老六还是披挂上阵,重新回到了那条五百米跑道。

    来回开了几圈,没撞到人,也没人撞车,老六愈自信,还敢听广播了,以前他开车,车里是不敢有动静的。

    “著名文学网站龙头启点中文网宣布将于1月1日重新开站……”

    “近日希亚國王携妻女访华,并参观故宫等京城古建筑……”

    “著名童星,有國民妹妹之称的章子麦今日宣称将要参加这一年的艺考……”

    听了一会儿,老六突然想起昨晚没能完成的搓澡,于是停路边、刹车、挂p档,关了收音机。

    “咋不走了?”老纪奇怪道。

    尹老六,“聊天不开车,我现在专心跟你聊聊,我觉得有点刺挠,昨天你说的那个澡堂子在哪儿啊?”

    “哦,大概是在……”

    老纪话音未落,只听“嘭”的一声!

    “刚才怎么了?!”老纪忙问。

    尹老六:“这次我可看清了!一个小狗追着一个大狗,然后大狗回头前冲,就撞车上了!”

    这时老纪也在路灯下看到了一只棕色小泰迪,这货朝着他们叫了两声,转身就跑,步伐极为嚣张,赫然是一只公泰迪!

    两人忙下车,只见车头前面躺着一只黑白相间的狗,舌头耷拉着,眼睛翻着白眼,脑袋鼓起了一块。

    老六对狗没什么研究,“这是什么狗啊?贵吗?”

    “这叫哈士奇,是雪橇犬来着,品种狗,西伯利亚那片的,起码上千吧。”

    “哎呀,这可不能怨我,是它自己撞上来的啊,我车都没动!”老六委屈不已。

    老纪心说幸亏自己没修车,要不然又是一个坑。

    他拎着一条狗腿瞅了一眼,“应该还活着,嗯,母的,不过还是个孩子呢,刚才那条泰迪太过分了。”

    老六也听不懂他说的都是啥意思,他立即给儿子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又撞车了,这次撞的是狗,还是品种狗,挺贵的,得上千。

    “据老纪说,是只哈,哈士奇,”老六如实道,“这次真不怨我,我把车停在路边,是它没长眼自己撞过来的。”

    “嗯,别的狗可能不至于,哈士奇正常,”尹鹤建议道,“你们先就近找个宠物医院,能救还是救它一条狗命吧。”

    “去哪找宠物医院啊?”

    “我在地图上搜一下,然后把地址到你微信上,等我这边忙完了就过去找你们,别怕花钱,我去了再结账。”尹鹤最后叮嘱了一下。

    生活在农村,大多人没有宠物这个概念,他怕老爹遇到几百上千的收费会心疼。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那狗好像醒了!”尹老六挂了电话,见狗头抬起来了,看来生命力还挺顽强。

    ……

    云遮月揉着脑门问,“怎么了?”

    尹鹤:“不能陪你玩了,我爸撞了一只狗,我过去看看,这是家里的钥匙,要不你就在这里睡一宿吧。”

    云遮月摇头,强撑着站起来吗,“这里已经不是我家了,我要回自己家。”“

    “干脆这样,你跟我一起去趟医院吧,上来吧。”尹鹤蹲下身。

    “干嘛?”

    “背你啊,或者也可以选择抱抱,抱又分公主抱和扔在肩上那种,你怎么选。”

    “我选自己的路自己走!”然而云遮月踮脚走了几步,现疼的厉害,简直寸步难行。

    尹鹤笑笑,蹲在她身前,向后一靠,云遮月就上了他的背,抄起腿就走了。

    云遮月无奈,搂住了他的脖子,脸上闪过一抹红晕。

    大芳拉着两人来到那家三口宠物诊所,然而老爹他们竟然还没到。

    “尹鹤,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带我来宠物医院?”云遮月不敢置信道,你当我是只没脾气的小母猫吗!

    尹鹤:“先看看嘛,你这是小伤,去医院还得排队挂号多麻烦啊。”

    他笑着把云遮月掺下了车,“请问有人吗?”

    “有啊,怎么了?”一个女大夫出来,冷静问道。

    “崴脚了。”

    “坐在这,我看看。”

    女大夫没有因为这是个人而区别对待,先是揉了揉脚踝部分,问这里疼不疼,那里疼不疼。

    最终她得出结论,“轻度崴脚,先冰敷一下,等着。”

    女大夫一走,云遮月吐槽,“怎么感觉像是到了人类诊所啊?”

    “这才是大医情怀,无论人畜,一视同仁,”尹鹤赞道,然后指着不远处的一只狗笼子,“喏,那不是有只边牧吗,估计是你病友。”

    这时女大夫走过来,一边冰敷,一边笑着解释,“我这里还有寄养业务,那只边牧已经在这里住了一个月,它的主人说不要了,账都没结,再加上这些天白吃白喝,现在欠了我一千多,我正联系领养呢,不过人家都嫌它是大狗。”

    “多好一狗啊,看着挺机灵的。”尹鹤可惜道,跟狗子隔着笼子逗了逗。

    可如果换做是他,他也想着从小狗养起,这只边牧起码狗到青年了。

    女大夫看了一眼边牧,“要不是家里老公不喜欢,我就自己把它带回家了。”

    “很难想象,宠物医生的老公竟然不喜欢狗!”尹鹤惊奇不已。

    女大夫无奈道,“但他喜欢我啊,没办法。”

    云遮月被塞了满满一嘴狗粮,把目光转向别处,恰好看到了奇怪的店名。

    “为什么叫三口宠物诊所啊,有什么讲究吗?”

    “没啥,我单名一个‘品’字。”

    说着她还转了转脖子,让云遮月看到她脖子上的三团胎记,可不就像个“品”字吗。

    云遮月秒懂,“其实叫‘晶’也不错,品有点中性,晶更像女孩。”

    还真是大学教授,好为人师。

    女大夫幽怨而无奈道,“我姓岳。”

    云遮月立即不再说话了,好尴尬啊~

    这时老六和老纪抬着一只黑白色的半大哈士奇进来了,这狗脑门上有个包,但生龙活虎,长得也不错,挺周正的。

    “大鹤你早来了啊,诶,这是宠物诊所吗?”老六怀疑自己走错了,怎么还有病“人”?

    “没错的,岳大夫,您再给看看这只狗子吧,撞车上了。”

    完成冰敷,岳品看了一眼店外塌陷了好大一块的车头,“撞得这么厉害,还能活着真是个奇迹!”

    尹老六辩解道,“那不是它撞的,那是昨天一个人撞的,而且也不是车撞它,是它撞的车。”

    “不管谁撞得谁,医药费都是你们出,”岳品笑着摸了摸狗子的脑袋,“做个cT吧小菇凉。”

    “好。”尹鹤过去打下手,他怕医生一个人搞不定。

    ~

    老纪拉了拉老六,“这种小事其实没必要麻烦尹先生的。”

    老六摆摆手,“我这儿子从小就有爱心,喜欢招猫逗狗的,遇到这种事他比谁都上赶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咱家四合院那么大,不得养只狗看家护院啊,我看这黑白花的狗就不赖。”

    老纪一脸惊恐地看着老六,“你让哈士奇看家护院!?”

    “不行啊?”

    “不太妥,”老纪指了指笼子里的边牧,“那只还差不多,聪明,哈士奇脑子不太好使的样子。”

    “这样啊,”尹老六蹙眉沉思道,“其实我们还是应该先找到它的家人才对,丢了狗的主人肯定急坏了!”

    老纪附和地点点头,对,反正不能砸自己手里。

    老六又看了看那只笼中边牧,从面相上来看,这狗早就成年了,也不妥。

    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云遮月脸上,“姑娘,怎么想起来这看病啊?”

    面对长辈,云遮月还是非常礼貌的,如实以告,“您儿子送过来的。”

    “啥,你们认识啊?”老六心想,还有意外收获呢!

    虽然这姑娘看上去应该不年轻了,但也就跟大鹤差不多的样子,问题有一点,但不大。

    他立即凑过去嘘寒问暖,问东问西,结果云遮月也是个老实人,问啥答啥,有啥说啥。

    于是老六得知,这位竟然是他们那套房子以前主人的前妻。

    结过婚的啊,老六那方面的热忱冷却了,但依然热情友善,“崴了脚就不要动了,跟单位请个假休息几天,你是什么单位的啊?”

    “我在中传教书。”

    “中传我知道!”尹老六脑中立即闪过这个知识点,“中传不是造船的,那是搞传媒的,是國内最厉害的传媒大学!”

    他侄女婿孟庆唐也是中传的啊,听闻这小妇人是大学老师,老六又纠结了。

    这种职业对于他们这种见识的人,已经是顶好顶好的了。

    有社会地位,还轻松,工资也不少,将来对孩子的教育有好处,给个女明星都不换!

    只是现在的尹鹤已经不是以前的尹鹤了,身为他爹的老六的心也变大了。

    ~

    岳品做完了检查,然后又把老六叫进来询问,“刚才在路上这只狗有什么表现吗?”

    说起这个老六忍不住吐槽,“它吐了,要不是因为这个,我们早就过来了。”

    “叫了吗?”

    “诶,好像还真没叫。”

    岳品很快得出了结论,“这只狗应该是脑震荡了,可能还伤到了脑部神经。”

    “所以结论是?”尹鹤问。

    “它可能失忆了,忘记了以前的事,忘记了以前的主人,甚至忘记自己是只狗。”

    “这么严重!”本来就不聪明,现在更傻了!

    “那些都是内伤,可能不会影响到它的生活,我先帮它处理一下外伤吧。”岳品指了指狗子头上鼓起的包,开始帮它上药包扎,还贴心地做成了蝴蝶结的模样。

    嗯,更二了。

    老爹拉着尹鹤,“要不做些传单,找找狗的主人吧,人家肯定急坏了。”

    尹鹤点头,“明天再弄吧,今天时候不早了,咱们先回去休息。”

    老六想着把狗子先留在诊所,明天再来带走,酒店养狗不方便。

    尹鹤以为岳品不会同意,毕竟有边牧的前车之鉴,没想到她竟然答应了。

    当然,除了刚才的诊费还要留1ooo块押金,这个也是合情合理。

    看得出,岳大夫是真的喜欢小动物,抱着二哈对边牧开心道,“今晚你有伴了!”

    唉,一场智力上的绝对碾压,有啥好开心的。

    ……

    先把云遮月送回她家,就在距离四合院不远的一个低层楼房,那是云遮月的房产之一。

    离婚后除了钱,她还分到了好几处房子,她决定都住一遍,然后选择自己最喜欢的一套,其余的都租出去。

    为了照顾病号,尹鹤直接把她送到了家门口,还记住了门牌号,只可惜没有听到那句“要不要进来喝杯咖啡。”

    可能她家没咖啡吧,其实尹鹤不挑,自来水也能品的有滋有味。

    ~

    回到酒店,尹鹤只看了一集电视剧,然后打开电脑,在记事簿上写下几个字《沉浮三十载》。

    嗯,今天的自传很有感觉,尹鹤刚要键盘如飞,就接到了聂倩的视频电话。

    看着屏幕里的聂倩和阿芙,尹鹤打着哈欠问,“还不睡啊?”

    聂倩笑道,“今天我妈来给我收拾房间了,然后她现了这个。”

    她手上拿着的赫然就是那盒开了封的玉婷。

    尹鹤笑着问,“她什么反应?”

    “当然是非常开心了,”聂倩笑道,“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邀请你上门吃饭了。”

    “骗你爷爷不够,现在还要骗你爸妈,我压力甚大啊。”

    “是肾的压力大吧。”阿芙,一个连中文谐音梗都能玩转的老外!

    “口胡,我还单身呢,没压力!”尹鹤辩白道。

    聂倩笑道,“我表妹你估计是不太满意的,要不再给你安排一下,或者我带你参加一些顶级聚会,你自己寻摸,你这样的条件估计是随便挑的。”

    尹鹤摆摆手,“先缓缓吧,我爸刚捡了条狗,还得帮狗找主人呢。”

    阿芙忍不住笑了,“你这是重操旧业了啊!”

    “我这是日行一善,好了不跟你们说了,我还要写自传呢。”

    然而挂了电话,尹鹤困意袭来,都快12点,要养生不要熬夜!今天就到这吧。

    ……

    第二天一早,孟繁舒准时出现在他房间,叫他起床,陪他吃早饭,看早间新闻。

    而尹鹤也自然地接受这一切,陪小舒说说笑笑的。

    结果好巧不巧,今早尹老六没出去浪,也过来叫儿子吃饭,然后就看到了对面而坐的一对璧人。

    虽然他们俩都很自然,一个叫爸,一个叫六姥爷,衣服也都整整齐齐的,但老六不放心啊。

    他笑眯眯道,“不介意加我一副碗筷吧。”

    孟繁舒立即为六姥爷叫餐,然后三人一起看早间新闻,小孟暗自点头,尹鹤真的喜欢看新闻。

    其中一条新闻把老六逗笑了。

    原来是希亚國王的女儿莱诺公主的柯基“塞万提斯”在京城丢了。

    新闻上讲,官方已经出动了警犬和行迹学专家帮忙找狗。

    如果有老百姓捡到,不仅國家有现金重赏,还能收到希亚國王一家的邀请,去希亚免费旅行度假,看斗牛啥的。

    昨天尹老六就听到相关广播了,说是希亚國王一家来华访问,没想到还带着狗呢,更没想到,狗丢了。

    他忍不住吐槽,“你说为了一条狗,搞这么大阵仗,真有意思。”

    尹鹤摇头道:“外交无小事,外國家庭很多都把狗狗当成家人,这就相当于國王的小儿子在咱们的地盘上丢了,你说能不重视吗。

    而且这条柯基我记得应该是英女王送给莱诺公主的生日礼物,莱诺公主虽然才15岁,但被誉为欧洲最美公主,而且还是希亚國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未来的女王。

    所以这就涉及到两个欧洲大國,國家当然要重视。

    如果有人能找到这条狗,哈哈,那以后会相当有排面了,金钱奖励还都是小事,关键是可以获得希亚王室甚至未来希亚女王的友谊。”

    听到尹鹤这么说,老爹一下子激动了,“你说,昨天咱们捡的那条狗是不是就是公主的狗啊!”

    尹鹤无语地摇头,“你捡的是哈士奇,人家那是柯基,小短腿,差多了好嘛。”

    尹老六大为遗憾,“怎么就没撞个柯基呢~”

    那小底盘,你也得撞得到啊。

    孟繁舒也参与到话题讨论中,“还真是同狗不同命,昨晚上國民妹妹章子麦的柴犬也丢了,她也算大明星了吧,那只小柴也是明星狗的后代,结果她围脖求助,在网上完全被公主的柯基压下去了,都没啥讨论度。”

    尹鹤知道章子麦这个小童星,以前看过她的大地震等电影,小小年纪演技是真的惊人。

    后来在國外还看过那部唐人街,那邪魅一笑简直给人致命一击,还有票房大卖的流浪地球,不过那部戏她没什么挥空间,就记得小姑娘长开了,更漂亮了。

    “最近丢狗的还真多,”尹鹤放下碗筷道,“爸,等会儿你去宠物诊所接哈士奇,拍照片在事地贴点告示,尽力帮它找主人吧。”

    “你不去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