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对钱真没兴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章 小仙女那可怜的妈(求订阅!)(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电话是罗莉音的,说话的却是欧洋诺。

    她语气焦急道,“尹先生,不好了,我们被包围了!”

    “包围,谁把你们包围了?”尹鹤惊道。

    “这家公司的人!”

    “小罗呢?”尹鹤担心地问。

    “她受伤了!刚才推搡的时候,有人打了她的头,你们快来吧!”

    “保护好自己,我马上到!”

    尹鹤挂了电话,满面寒霜,“这家公司果然有问题!”

    “小罗她们怎么了?”小舒刚才也听到了。

    尹鹤:“你在这里待着,我开车回去一趟。”

    “要不还是报警吧?”孟繁舒担心道。

    “还不清楚情况,”尹鹤道,“我让晓圆过来一趟吧。”

    晓圆武力值虽然不如大芳,但毕竟也是一身绝技,人也机警,怎么也比自己强,他也就能在床上逞威风。

    “你去,我也去!”孟繁舒坚定道,尽管她怕的厉害。

    尹鹤犹豫了一下,“走。”

    ……

    阿芙打开窗帘,看到外面已经没人了,只有一条狗子在45度角仰望天空,明媚着忧伤。

    “啊?人都走啦?”阿芙提了提裤子。

    聂倩揉了揉眼睛,刚才两人睡了个回笼觉,然后就中午了。

    “还有点饿了呢。”聂倩又揉了揉肚子。

    阿芙已经穿好了衣服,“我这就去给你买饭。”

    聂倩揉了揉阿芙的金色头发,“真贤惠,不过叫外卖就行了。”

    动动手指,聂倩就搞定了午饭。

    阿芙也习惯了华夏外卖的速度,不到半小时,她就听到了投食的门铃声。

    不仅有门铃,还有监控,可以看到外面的人确实穿着团了么的制服,她这才牵着二狗子去取。

    门外的送餐员赵德柱看到开门的竟然是一个漂亮的洋妞,心里不禁一阵泛酸。

    现在国内的这些有钱人,模特明星小姑娘老阿姨已经不能满足他们了,还开上洋荤了!

    这顿饭就要500多块,而他花了半个小时冒着寒风送过来,却只能得到五块钱。

    尽管不满,尽管羡慕嫉妒恨,但赵德柱还是笑着双手递过去,还学着老外的口音腔调,“请五星好评哟~”

    “必须的!”阿芙用中文回复,还冲他笑,让赵德柱非常受用,感觉回去在骑手群里能吹一天。

    ~

    阿芙刚要转身,就看到一个眼熟的身影。

    好像是那位云老师,她是冲着这里走来的,不过在看到自己后就要转身。

    阿芙立即上前叫住她,“云老师,你是找尹鹤的吗?”

    “不,没有,我是路过,”云遮月严正声明,然后问,“你是他什么人啊?”

    “你进来啊,进来我就告诉你~”阿芙嘿嘿一笑,转身就进了门。

    和尹鹤短暂的几次见面中,两人的谈话根本没有涉及旁人,不过云遮月对一直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女人的身份还是有些好奇的。

    于是云遮月也进去了,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我才不怕呢!

    而这时二狗子面临一个问题,我是回去,还是出去,因为没人牵它了,而且大门是开着的。

    正当它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位阿姨溜着泰迪又出现在路边。

    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二狗子当即朝泰迪冲了过去。

    “啊!”云遮月叫了一声,“狗,狗跑了!”

    阿芙立即折返回去,“肿么了?”

    云遮月指着路边的方向,两人全都愕然。

    遛狗的阿姨也吓坏了,都要急哭了,“你放开我家朵朵,不要这样啊!”

    但是她不敢有所动作,二狗子虽然是小狗,但比成年泰迪大多了,不是她敢惹的狗。

    还是阿芙过去,抓住牵引绳,把二狗子从泰迪身上拉了过来。

    阿姨这才气急败坏道,“你们怎么养狗的,我家朵朵还没做绝育呢,如果这次怀孕了,你看我怎么跟你算账!”

    阿芙忙道歉:“对不起阿姨,不过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我家二狗子也是母的,不会怀孕的。”

    “母的还来欺负我家朵朵,”阿姨鄙视地看了一眼行为古怪的二狗子,“这不是有病吗,有病得治!”

    见对方是老外,而且是从这附近最豪华的四合院里走出来的,阿姨不敢太过分,骂了一句就要走。

    好为人师的云遮月却要跟阿姨掰扯掰扯,“大姐,我觉得你刚才说的不对,就算二狗子喜欢母的,那也只是出于本能,是天生的,这怎么能算是病呢,你应该尊重狗狗的取向。

    当然,这次二狗子唐突了佳人,是它不对,给您和狗带来了困扰,这点我们也愿意道歉。”

    阿姨觉得这两个狗主人都有病,没准二哈就是跟她们学坏的呢!

    她没有反驳,以敬而远之生怕传染的速度快步走掉,中间还回头翻白眼,决心以后再也不来这条gai了。

    中间出了这么一个小插曲,阿芙对云遮月的好感又上升一层,理解万岁,她决心疏导云老师和倩姐的关系。

    当然,最重要的是,以后她和倩姐一定要把窗帘拉好,不能再让二狗子扒窗户偷看了。

    路上阿芙跟云遮月讲了一下她们和尹鹤的关系。

    “她也在这里吗?”听到聂倩,云遮月就开始打退堂鼓了。

    除了自己撞过她的车,最关键的还是,身为前夫辩护律师的她知道自己太多的秘密,在她面前,自己就像没穿衣服一样!

    阿芙却一把拉住她,把门关上,这有什么关系,她也没穿啊。

    “华夏有句老话,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今天让她给你道个歉,以后大家就都是好姐妹了!”

    ……

    为了小舒的安全,尹鹤等到了晓圆才上楼。

    当三人到了三楼,在办公区域,已经吵成了一片,几个大妈围住了会议室门口。

    她们喊着,“出来出来!”“给我们个说法!”“凭什么调查易总!”“不让我们好过,我们也不让你好过!”

    “干什么呢!”尹鹤站在人群后面,喊了一句。

    顿时,现场安静了些。

    这些人大部分都知道,公司还有另外一位尹总,就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员工嘛,怕老板是与生俱来的属性,她们敢欺负两个会计,却不敢为难尹鹤。

    不过也有胆大的,一个站在人群后,长着一圈络腮胡的大妈喊道,“就是这个人要抢班夺权,要把易总赶走,害的易总都住院了,不能饶了他!”

    在她这套说辞下,员工们再次群情激奋起来,“不能饶了他,不能饶了他!”

    “谁敢!”

    这时晓圆眼神坚毅地站了出来,挡在尹鹤身后,手上不只从那里抽出一根电棍,呲啦呲啦冒火花的那种。

    妈的,之前是谁说这个工作很轻松,就是开开车的!

    众人不敢动了,这玩意看着就疼,而尹鹤知道,只要有需要,晓圆还能再变出几根来。

    会议室里,欧洋诺抱着罗莉音,“小罗,救兵来了,你一定要坚持,不要睡,千万不要睡!”

    罗莉音努力瞪着漂亮的丹凤眼,“前辈,我就是昨天睡得晚了点,有点困,我真的没事啊,哎呀,你别掐我人中啊~”

    唉,都是昨晚的数学题闹的。

    ~

    外面,尹鹤越过晓圆的保护,直面员工们,“让开,如果里面的人有什么事,你们一个都别想在这干了!”

    闹事的人开始犹豫了,有人主动让出了路,有人则还坚持挡在路中,那个络腮胡的妇女更是守在门口,一副万夫莫开的架势。

    就在这时,又有人上来了。

    是易雅慧!

    她看上去脸色有些红,红的不正常,她一走过来,人群中立即让出一条路,在她身后还跟着司机女,她担心道,“易总,再穿件衣服吧,你现在发烧呢!”

    易雅慧没理会,她径直走到尹鹤身边,“对不起尹总,我也是刚刚知道这件事,我来处理吧,肯定给您一个交代。”

    “易总生病了?”

    “一点小毛病,没事的。”

    司机女嘀咕道:“都39度了还没事。”

    易雅慧走到络腮胡面前,络腮胡瞬间低下了头。

    “招娣,我知道你没什么脑子,是谁煽动你闹事的?”

    “没人煽动,我就是看不惯,这人一来就查你的账,他这是想要抢,抢班夺权,公司是在你的领导才有现在这个规模的,他就是想要摘桃子踢你走啊!”

    “你不说是吧,不说我就让你去天通苑负责垃圾分类!”易雅慧说出了最狠的惩罚。

    名叫招娣的络腮胡立即不可思议地看着易雅慧,“我可是你一手带出来的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傻招娣,你被人当枪使了,”易雅慧苦口婆心道,“他们这不是查我账,只是例行查阅公司账目,公司也是尹总的,他绝对有权利这么做。

    而且我怕查账吗,我易雅慧自觉没有在账目上做过任何手脚,公司账目禁得起查,你们这么一闹,是觉得我手脚不干净吗。”

    “不是,没有,公司都是你的,怎么会,会不干净。”招娣语无伦次起来。

    易雅慧再问一遍,“是谁煽动你的,你悄悄告诉我。”

    说着,她把耳朵凑过去,贴着招娣的胡子嘴。

    “哦,”易雅慧点点头,“我知道了。”

    王招娣立即对人群中一个极不起眼的小老太太道,“金大姨,我什么都没说啊!”

    那个小老太太闭上了眼睛,骂了一声,“笨蛋!”

    挑唆闹事的人已经找到了,这个并不意外,易雅慧也知道,金秀清这个公司元老中年纪最大的小老太太一直很看不惯自己,而且她在公司也很是有一批拥趸。

    易雅慧没再关注金秀清,她看向尹鹤,“尹总,是先处理了她,还是先看看两位会计。”

    尹鹤一直在冷眼旁观着,现在终于有自己的戏份了,他道,“先看看里面的情况。”

    推开会议室大门,欧洋诺正不顾形象地坐在地上,她怀里抱着昏昏欲睡的罗莉音。

    而罗莉音额头上有一个明显鼓起来的包。

    “伤得重不重?”

    “重!”欧洋诺。

    “不重~”罗莉音。

    尹鹤选择相信欧洋诺,看小罗这状态就不是很好的样子。

    他一把将罗莉音横抱起来,是有点重,但现在大芳没在身边,这种体力活只能自己来了。

    抱着这一百多斤,尹鹤对晓圆道,“准备车子,送医院!”

    “是!”

    出门前,他回头看了易雅慧一眼,“易总,希望我再回来,能看到满意的处理结果,否则我可能会找警察来判定责任,当然,如果小罗伤得重,肯定要惊动警方的,在场各位最好祈祷她没事!

    小舒,把所有账本带走!”

    “好。”孟繁舒羡慕地看了一眼罗莉音,好希望躺在他怀里的是自己,这样起码能轻一些吧。

    而此时横在尹鹤怀里的罗莉音,也希望自己伤得重一点,最好去的医院治不了,然后他又抱着自己去下一家医院。

    这样自己就可以一直在他怀里了。

    然而第一位医生就帮她确诊了,“幸好来得及时,要不然就消肿了。”

    “啊,没有脑震荡吗?”欧洋诺有些不死心地问。

    “没有。”

    欧洋诺又问:“伤口不用处理一下吗?”

    “要不贴个创可贴?”

    尹鹤松了口气:“现在放心了,比二狗子伤得都轻。”

    “不过小姑娘眼白里有血丝,刚才又用脑过度,建议多睡会儿。”医生又道。

    尹鹤握住小罗的嫩手,“你是想在这里睡,还是回家里睡。”

    “回家吧,我没事了。”罗莉音诚实道。

    这次尹鹤没抱着她,而是选择了轮椅,他直接买了一个。

    他让欧洋诺也跟着一起去,就在他家查账好了。

    回到家中,云遮月刚刚离开,而且她和聂倩已经初步达成了和解。

    聂倩和阿芙没有隐瞒她们俩的关系,这让云遮月感觉自己手上也有了聂倩的秘密,顿时觉得公平了许多,这才愿意跟她平等对话。

    最后聂倩都说出“你下次离婚包在我身上,不收你钱”这种话了,云遮月还能说什么呢。

    她撂下一句“我以后再也不会结婚了”就落荒而逃了。

    尹鹤把小罗安置在一个房间,外面欧洋诺跟两人解释今天发生的事。

    阿芙立即道:“欧小姐,我帮你一起查账吧,这样还快一点。”

    欧洋诺点点头,没有拒绝。

    看着脑门上贴着创可贴的罗莉音,尹鹤笑着问,“下午还有课吗?”

    罗莉音:“有的,马列!”

    尹鹤:“你难道不知道,没有逃过课的大学生涯是不完整的。”

    “可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啊?”

    “此一时,彼一时,好了,你就放心睡一觉吧。”

    “可下午的马列是马列考试啊!”

    “额……”尹鹤看了下时间,“睡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