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对钱真没兴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章 买书偶记(求月票)(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两天身体不适,更新晚了,见谅)

    面对尹存义的问题,宋明慧陷入了矛盾,不过很快就斩钉截铁道,“如果真的这样,那他们肯定是真爱!”

    听她这么说,尹存义哈哈大笑,尹老六也忍俊不禁,果然不愧是亲妈。

    说出这话,宋明慧也觉得有些羞耻,自己可是人民教师啊!

    不过想到自己是代课老师,没正式编制,也就不算给教师集体抹黑了。

    但她还是陷入了怀疑和猜测中,大鹤不会真的给自己找一堆儿媳妇儿啊!

    男人有钱就变坏这句话可不是说着玩的,所以她给老六的零花钱从来不超过十块钱。

    带着这种担心,一行人来到了村边上的尹家大宅。

    这是一栋和乡村建筑气质迥然的气派二层洋房,大院子,大门脸,门口还有两个石狮子,放在特殊时期,那肯定要拉出来批判的。

    这里是尹家老大的儿子在知道老父亲想要回归故里后,孝敬他的。

    尹老大名“存义”,今年八十有六,不过身体硬朗,体型中等偏瘦,听到叫门声和狗叫声,他当即起身,“谁啊?”

    “大伯,你看谁来了!”大强喊道。

    尹老大开门,看到胖嘟嘟的尹存义,不禁一怔,“老二,你咋来了,还有老六,老六媳妇,快进来啊。”

    “大哥,我给你带了这么个惊喜,今晚你肯定高兴的睡不着觉!”尹老六打趣道,同时他故意让出空隙,好让大哥看到身后那辆宝马。

    “如果我睡不着,肯定不是因为高兴,是因为他呼噜太响,”尹老大乐道,“行了,进来说吧,外面多冷啊。”

    尹老六:诶诶诶,哥,车~

    “老六你愣着干嘛,还要让你媳妇搀着你啊。”

    小蔡立即不好意思地松开尹存义的胳膊。

    进去之后,尹老六也没久留,简单回答了几句大哥对大鹤的问询,就带着媳妇儿和大芳撤了。

    当然,他肯定不能说他儿子多有钱,只是说儿子一切都好,事业还行,身体健康,感情问题还有待解决。

    越是有钱越得低调,从此之后他要低调为人。

    另外他们约定,明天中午叫上老三老四老五,在老大这里吃个团圆饭。

    当老六团伙一走,只剩尹老大、尹老二、尹强和小蔡后,大强主任终于忍不住问了。

    “二伯,大鹤这小子到底有多发达啊,连我六叔都能开上两百万的宝马了!”

    老二带着羡慕和感慨道,“两百万的宝马算什么,几个亿的四合院见过没!”

    “啥,几个亿,”大强惊得声音都变了,“比您的四合院还贵?”

    “我那算啥啊,赶上便宜的时候买的,窝窝憋憋的跟人家完全没法比!”

    见高高在上的京城人二伯都如此自惭形秽,大强再次发出灵魂一问,“那大鹤到底有多少钱啊!”

    对于大鹤的发达,尹老大非常淡定,他敲打道,“你别老瞅着人家多有钱,我当初怎么跟你说的,要多读书,多读书才能有大出息,就像大鹤小鹭那样。”

    尹强臊眉耷眼道,“我当初是学习成绩差,考大学也考不上啊,不过我很重视教育的,我儿子就是大学毕业呀。”

    “那叫肄业,连个毕业证都没有,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大学生。”尹老大持续不断地打击大强。

    大强决定退出群聊,“那啥,大伯二伯你们两位早点睡吧,明天再来看你们。”

    大强一走,二老也安排睡了,不过尹老二还要先把今天的日记写了~

    既然都已经回村了,大强主任今晚决定住在家里。

    不过他没进媳妇的房间,在偏房躺下了,但无论如何都睡不着,脑子里还在回荡着那个问题:大鹤到底有多少钱?!

    ~

    同样跟他一样难以入眠的还有宋明慧。

    回到家安顿好大芳后,尹老六就拿出他那些报纸,琢磨着要放在哪里最显眼,裱起来挂在墙上会不会太高调了一些。

    正当他想的入神,媳妇宋明慧突然问,“老六,儿子之前说他在京城交了一个女朋友,是主持人来着,有照片没,让我看看。”

    嘎!尹老六僵在当场。

    “慧慧,那都是很久前的事了,早就分手了。”

    “啊,为什么分手啊,不是说很漂亮吗?”宋明慧担忧道。

    “性格不合吧,”尹老六没敢说实话,“哎呀,这种事你自己知道就行,可千万别传出去,省的别人以为我们儿子眼高于顶,连主持人都看不上。”

    宋明慧却道:“我儿子现在眼高于顶不是很正常吗,他要是随随便便给我找个儿媳妇,我还不答应呢!”

    “行,你别催他,让他慢慢寻摸就行,”尹老六搂着老伴儿,“他就怕你逼得紧,然后随便找一个。”

    “该给的压力还是要有的,要不然我怕他不着急,都32了,老是这么浪荡着可不行,”宋明慧问,“现在他身边是不是围着一大堆目的不纯的漂亮女人,挑花了眼啊?”

    “那倒没有,也就是阿芙和小倩吧,都是哥们儿。”说起这个,宋明慧又是一阵遗憾,“这俩姑娘真不错,在米國的时候我就特喜欢。

    你说大鹤要是能跟阿芙生个混血孩子该多好啊,肯定漂亮的没边了!

    小倩也不错,不过她家世太显赫了,而是还是律师,我怕她欺负大鹤。

    不过说啥都是白说,仨人不来电啊!”

    “仨人要是都来电那不乱套了,诶,那是不是就叫交流电啊?”尹老六抖机灵道。

    “亏你闺女还是学物理的呢,啥也不懂!”宋明慧白了他一眼。

    尹老六恍然:原来小鹭是学物理的啊!

    清北大学,学物理的,这次记住了。

    躺在床上,宋明慧又开始忧虑了,“老六,你说大鹤的钱是不是一辈子都花不完啊?到时候如果没个孩子可留给谁啊。”

    “花钱还不快,你儿子花四亿买了个四合院,让我过几天接你去住呢。”

    “啥,四亿!”宋明慧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正当她要躺下,尹老六拦了一下,“先保持住这个姿势,还有呢,儿子又花四亿买了架飞机。”

    宋明慧的嘴巴一直没有合拢,但也没法张再大了,极限了。

    “他还给师大捐了几千万,还打算给小鹭买个房子,另外买车也花了不少,买了好几辆呢,每天换着开,一个星期不带重样的,你算算,这才回来几天,都干掉快十个亿了,所以说啊,花钱这事挺快的。”

    宋明慧老师更焦虑了,“怎么能这么造啊!”

    “哎呀,没事,儿子说他还有股票呢,听说也挺值钱的,而且现在买的都是大件,以后估计也就不会这么大手大脚了。”

    尹老六的安慰没有让媳妇安心,她翻来覆去没法入眠,她最担心的还是儿子迷失在金钱美色中,长此以往,人都要废掉了,他才32岁啊!

    “老六,你别睡,你给我讲讲这几天你们都干啥了,一点都别落下!”宋明慧把丈夫摇了起来。

    尹老六坐了一天的车,早就困了,在媳妇的折腾下,他开始闭着眼睛,嘟着嘴巴讲述自己的京城冒险之旅。

    “让你说儿子呢,你说你自己干嘛!”宋明慧不想听他的独角戏,催促快进,总算听到了儿子的讯息。

    “等等,那个叫罗莉音的小姑娘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还有一个离了婚的大学老师啊……女兽医是怎么回事儿……你不是说他身边没别的女人吗……还有那个叫小舒的,哦,二哥的外孙女啊,那没事……”

    这一夜,宋明慧没睡好,尹老六也别想睡好,媳妇都睡了,他嘴里还在嘟囔着,“全聚德的烤鸭……东来顺……卤煮……吸溜吸溜~”

    ……

    尹鹤睡得倒是不错,身边有个女人能搂着,即便不做什么,也是令人心旷神怡的。

    这让他感觉自己不是孤独的,他不喜欢孤独的感觉,除了敲代码的时候。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他在米國的时候身边从不缺女人,即便有些算不上女友,但他仍愿意把自己的床分一半给她,排解彼此的孤独。

    推开房门,刚要欣赏清晨的太阳,就听“哎呦”一声。

    只见孟繁舒正捂着鼻子,痛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怎么了,撞到鼻子了?”尹鹤凑过去看了看,没有外伤,他还捏了捏小舒漂亮的鼻尖,“不是做的吧。”

    孟繁舒没好气地打掉尹鹤的爪子,“如果是做的,我就做成阿芙那样的了,多挺啊。”

    然后她偷偷看了一眼房间内,只见聂倩已经坐了起来,正好让孟繁舒直接看到她的背。

    “看够了没?”尹鹤笑着问。

    “谁看了,我是想问你早上吃什么,我去买。”孟繁舒嘴硬道。

    然后小舒去跑腿买早餐,尹鹤在院子里找了一圈,这才在菜园……花圃找到了二狗子。

    全家也就这里的土地最松软,它好像已经学会在这里方便了。

    看它施肥这么努力,尹鹤觉得不种点什么都对不起它的辛勤灌溉了,看来除了去书店,还得去菜市……花市转转。

    正想着,阿芙过来了,“怎么不去陪陪小倩啊?”

    “说好要演戏的吗,不能半途而废,”阿芙走到尹鹤正面,别有用心地问,“你看我的衣服跟这顶帽子搭不搭?”

    这种事尹鹤向来没什么好建议,只能说些万金油的话。

    “嗯,不错的,就是这顶绿色的帽子是不是太艳丽了一些,不过没关系啦,跟你的整体风格挺搭的。”

    见尹鹤如此一本正经,阿芙“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当吃早饭的时候,她已经换掉了帽子。

    接下来尹鹤又要陪聂倩见家长了,他还问两位女士,“你们要一起去吗?”

    小舒、阿芙:“不去!”

    去干嘛,被你们掐着脖子塞狗粮吗。

    ……

    路上尹鹤还接到了易腊宝的电话,问要不要现在见一面。

    尹鹤表示哪凉快哪呆着去,“等哥有空了再找你。”

    知道他人没事后,尹鹤也就没那么上心了,还让晓圆撤了对易雅慧的调查,当然,钱照付,就当交个朋友了。

    大宝现在的症结就是他小姑的婚姻幸福,可是自己有什么办法,我不过就是一个大龄单身未婚男青年啊!

    我能怎么办!

    ~

    第二次来聂爷爷这边,对尹鹤的检查依然没有松懈,为了不给门岗的储物箱添麻烦,晓圆就在外面等他们了。

    这次家里人多了些,保姆、家庭医生还有司机都在。

    不过他们善于隐藏自己,仿佛都不存在,绝不会影响老爷子和家属聊天。

    聂老爷子不知从哪里听说尹鹤给母校捐了1000万美刀的事,对此行径表示大加赞赏。

    “有钱了不忘慈善和教育,比那些为富不仁,只想着享乐的有钱人强多了!”

    尹鹤尬笑几声,决定绝不让老爷子知道自己有飞机,以及他房产的价格。

    为了让老爷子开心,聂倩帮腔道,“他本来想捐1.5亿呢,后来觉得一下子捐出去太高调,就想着慢慢来。”

    “年少得志还能想到不要太出风头,不错不错。”老爷子愈发欣赏尹鹤了,如果他现在就向孙女求婚,这种欣赏将达到顶点。

    他们聊着,外面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抓鱼了,大的带走,小的留给老爷子,就这么几天功夫,还有一条鱼在泳池里结晶了呢,爱情的结晶。

    临走之前,聂倩还用尹鹤的手机给他们拍了张合影,用聂倩的话说,没准什么时候就能拿出来吓跑一些牛鬼蛇神呢。

    老爷子知名度曝光率都不算高,但聂倩机智地把后面那面墙也拍了上去,上面可是还有很多老爷子跟别人的合影,还有老爷子的军功章、军装照。

    聂老如何能不知道小孙女的心思,不过为了她喜欢的男人,自己被算计多少次都是无所谓的。

    两人刚出别墅门,聂倩突然道,“别回头,吻我!”

    尹鹤照做了,然后低声问,“咋的,你嫂子又来了?”

    “没,是我一个发小路过,他以前追过我,现在都没死心呢。”

    “男的女的啊?”

    “男的。”

    两人保持着拥吻的姿势,好一会儿,尹鹤问,“走了没?”

    “走了,”聂倩松开尹鹤,“咱们也走吧。”

    尹鹤打量着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小倩,你该不会是故意占我便宜吧,哪有人啊?”

    “跑的太快了,这一幕肯定让他伤心欲绝,并激发了他短跑上的潜能,唉,我的心肠真是太硬了!”聂倩感慨不已。

    尹鹤仍旧狐疑:总感觉阿芙那顶帽子更鲜艳了呢。

    ~

    鱼儿们回到了老巢,发现空间小了一半,而且中间还有五面看不到的墙,稍不留神就会撞上去。

    好在大家都不是剑鱼梭鱼金枪鱼,游的都慢,嘴也不尖,撞一下也无所谓,习惯后就都知道,世道变了。

    安顿好这些家伙后,也就中午了,鱼和人都用过饭,聂倩就急匆匆去上班了。

    总觉得阿芙今早酸酸的,得安抚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