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对钱真没兴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章 谁进了谁的门(求订阅!)(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关于上一章的选项,在本章说聊聊)

    尹鹭告诉孟繁舒,“是一位来自香江的老艺术家租的。”

    “老艺术家?”

    “嗯,不仅会画画、雕塑、雕刻,还会设计呢!”小鹭道,“这个二层楼的外观就是他设计的,还有庭院布置也是他出的主意,他自己租的院子原本都荒废了,现在也弄得特别漂亮。”

    “难怪,我一进院子就感觉有南方建筑的气质,特别婉约,”孟繁舒道,“可是他一个香江艺术家,为什么会在这里租房子呢,难道不应该选择那种有山有水的风景区吗?”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也就见过他一两次而已。”小鹭摊摊手。

    正说着,宋明慧指着外面,“大鹤回来了!”

    二狗子立即迎了出去,而白小黑已经被灵灵带回她家了,小博也被玉姐带回家了。

    孟繁舒高高兴兴地下了楼,可是看到尹鹤身边站着的黎落后,就高兴不起来了。

    他什么怎么总是少不了女人!

    如果是丑女也就罢了,可偏偏黎落脱掉臃肿的军大衣后,身材苗条健美,长得不说超过自己,却也是一个很有风格的美人。

    黎落停了车,陪尹鹤进了家门,见他不太确定的样子,问,“是你家吧?你自己家都不认识啊?”

    “位置没错,房子不对啊,”不过见二狗子披着雪花冲自己扑过来,尹鹤可以确定了,“嗯,是这家。”

    后面尹老六、宋明慧、小鹭、小舒等也都出来了。

    一头短发的黎落见到尹鹤这浩浩荡荡的一大家子,倒也落落大方。

    尹老六夫妇以前也远远见过几次黎落,隐约记得长得不错,还很年轻,此时近距离观察,似乎比想象中的还漂亮,个子也高,关键还善良。

    老六愈发得意自己让黎落送儿子回家的提议。

    黎落看到尹老六后,笑道,“叔,你儿子已经送回来了,那我就先走啦。”

    宋明慧忙拦了一句,“黎所掌,雪这么大,吃个饭再让大鹤送你回去吧。”

    尹老六也道,“对对对,你的车我拉到镇上的修车厂了,现在估计还没修完呢,吃完饭就差不多了。”

    想到自己那辆破车,那可是公家财产,也不能放着不管,黎落只好答应,“那等会儿把我送到修车厂就行。”

    这时她注意到了那辆乔治巴顿,这种大号越野车让她无比心动,忍不住上前抚摸,“这车不错啊,就是太耗油了。”

    “行了,这么大雪,快点进屋吧。”尹鹤催道。

    他打量着陌生的院子,陌生的房子,这完全不是小时候老宅子的印象啊,而且这建筑水平,感觉也远超乡下水准啊。

    “爸,这房子你什么时候建的啊?”

    见儿子表情惊讶,尹老六非常满意,要的就是你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上次从米國回来没不久就开始了,花了一年多才正式建好,又用了一年散味儿,现在正好能住人。”

    进入一楼客厅,非常宽敞明媚,看顶上的大灯就知道造价不菲,因为宅基地面积大,比欧洋诺家那小别墅可是宽敞气派多了。

    就是太空了些,即便有老爹从京城拉回来的那些家具填充,依然少了生活气息。

    这时孟繁舒凑过来,很自然地把尹鹤的外套风衣脱掉,放在衣架上。

    尹鹤又问,“你不会是把我给你们的钱都用来建房子了吧?”

    尹老六得意道,“50万可不够,还有土地流转的钱,加上你每个月给我们的钱,差不多够用,有这么一套二层楼,十里八乡的姑娘你可劲儿挑!”

    尹鹤喃喃道,“还真够下血本啊,爸,这不像你作风啊。”

    宋明慧在一旁拆台道,“你说对了,放在平时,他肯定舍不得花这么多钱建这么一栋房子。”

    尹鹤笑着问,“哦,还有什么内幕吗?”

    宋明慧:“哼,我都懒得说他。”

    她不好意思拆老公的台,但小鹭却很积极地拆台老爹,“我说我说。”

    “自从爸从米國回来后,就到处跟人炫耀,说你在米國开了大公司,是大老板,出入都是大洋房,大豪车,出手都是几十万美刀……”

    尹鹤心想,确实有点夸张,那时他处于第二次创业的初始阶段,还是很朴素的。

    小鹭继续道,“大强哥就激他,说,大鹤那么有钱,没给您老一点?

    “咱爸就说,给了啊,一出手就是几十万,RMB。

    “大强哥嘴真够碎的,第二天就传的满世界都是,还添油加醋,说哥你一口气给了爸一百万!

    “一百万在咱们村已经很了不得了,谁能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啊!

    “然后来借钱的就开始停不下来了,谁让咱爸人缘好呢,到处都是朋友,听说连人在外地的都特意回来找他借钱。

    “其中就有玉姐夫,咱爸差点借钱给他,幸亏玉姐拦住了,要不肯定全输光要不回来了。

    “咱爸一看,这不行啊,所以才对外宣布,要给你建一个新房,钱都要用来建房。

    “为了能把这些钱都花光,他选择建二层楼,结果工程越来越大,不仅把你的钱花光了,还把土地转让的钱都用掉了。

    “然后就有了这栋房子,房顶上还有一个玻璃房,算是咱们村最气派的房子了,比大伯那栋还高,为此大强哥还不太高兴呢。”

    小鹭简单明了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清楚了,老六夫妇都没拦着她。

    这样也算是给黎所掌展示一下他们尹家的实力。

    然而黎落此时完全神游物外,一门心思就在想外面的大汽车,对小鹭的话都没怎么听进去。

    什么房子,她就想车!

    宋明慧立即忙招呼黎落坐下,给她倒了杯热水,并开始为她介绍,“这是大鹤的妹妹小鹭,这是大鹤的外甥女孟繁舒,这是大鹤的朋友晓圆还有大芳。”

    黎落从宋老师眼睛里看到了和金花嫂子类似的热忱,不禁有些坐立不安起来,她用喝水缓解这种紧张。

    这时孟繁舒来了一句,“听说你是派出所的所掌啊,基层的工作很辛苦吧。”

    孟繁舒突然拿出对话类主持人的范儿,双腿斜放,优雅地跟黎落相对而坐。

    黎落有点懵,“额,还行吧。”

    “平时都忙些什么呢?”

    黎落不由自主地也换上了普通话,“主要解决群众的一些小矛盾小纠纷,同时落实上层给我们布置的抓赌抓嫖的任务。”

    “像你这么年轻的女同志,在所里能够服众吗,有没有不听指挥的刺头?”

    “我的权威都是打出来的,而且我专业技能过硬,同志们都很相信我,当然在一些民事纠纷的处理上,那些老前辈们也给了我很多可贵的经验……”

    两人聊着,小鹭跟老哥嘀咕道,“小舒真专业啊!”

    “职业病犯了。”尹鹤笑笑。

    其实他知道,小舒就是想把任何一个可能跟自己产生关联的女人查得清清楚楚。

    宋明慧对老六道,“你去把菜端上来,我听会儿,这可是央视主持人的现场采访啊!”

    “什么采访,不就是闲扯淡吗。”老六嘟囔了一句,退出了群聊。

    之前在镇上的时候他就在饭店买了一桌子饭菜,都封好了,端上来拆掉塑封,还是热乎的。

    这时孟繁舒已经把黎落的籍贯和学历都问清楚了。

    就是本县的,家在县城,上的是国内最好的警察类大学之一,刑警学院,之前在市里刑警队工作,后来一步步到了县里,镇上。

    于是晓圆立即接棒,“刑警学院,也还行吧。”

    刑警学院全称刑事警察学院,是国内最好的三所警察大学之一,侧重的是技术,她的侦查学、刑事科学实力很强,母校一直是黎落的骄傲。

    于是她反问,“哦,你是什么学校的?”

    “我人警大的。”

    人警大,全称人珉警察大学,原名还要加上“武装”和“布队”两个词,去年改的名,被称为“狼院”,为國家培养了大量的边防、消防、警卫人才,为我国的安全防护工作贡献了巨大力量。

    当然,这两所大学论知名度和录取分数,都不如人公大,即人民公氨大学。

    虽然两人不是校友,但类似的求学经历让她们有很多共同话题,大芳这个布队出身的就有点插不上话了。

    最后黎落凑到晓圆身边,小声问,“你这个专业出来应该做警卫吧,所以你现在是放假了还是转行了?”

    晓圆神秘道:“保护尹先生就是我的使命,具体的限于保密条例,恕我不能多说。”

    “嚯!”黎落看尹鹤的眼神立即不一样了。

    这个看起来比较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难道是國家要保护的特殊人才!?

    看起来挺平平无奇的啊!

    正当黎落疑惑于尹鹤身份的时候,老六喊她们吃饭了。

    一共八个人围坐在圆桌上,桌上菜品丰富,有鱼有肉。

    老六给自己和大芳倒了杯伏特加,这几个人里,就他跟大芳好这杯中之物。

    老六举杯,“今天算是大鹤的乔迁之喜,以后他就住这了,将来有了媳妇儿,生了娃,也住这里。

    “再有就是,欢迎黎所掌能来咱们家,那真是蓬荜生娃啊!”

    宋明慧猛“咳”一声,咋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尹老六疑惑道,“我错了吗,蓬荜生辉,我说的蓬荜生辉!”

    尹老六举杯喝了一大口,发现劲儿太猛,没法一口闷儿,只好慢慢来。

    结果大芳“咕嘟咕嘟”一饮而尽,“叔,满上!”

    不仅大芳喝了,在老六的劝说下,就连小舒小鹭和大芳也喝了点。

    只有尹鹤跟黎落没喝,黎落是所掌,要以身作则,等会儿还得开车呢。

    因为只有尹鹤能开车,还没喝酒,所以吃完饭,只能由他送人。

    两人出了院子,老六就后悔了,应该让儿子也喝酒的,这样黎所掌就走不成了!

    黎落指着那辆战车,“要不开它吧!”

    “行吧。”尹鹤点头,雪太大,路又不平,其他车底盘太低。

    “钥匙给我。”黎落积极道。

    “没门!”尹鹤直接上了驾驶位,“这车质量大,惯性也大,现在路面这么滑,你开车我不放心。”

    黎落撇撇嘴,也上了车,然后眼馋地看着车里的操作系统,几百万的车就是不一样哈。

    然后尹鹤缓慢的开了出去。

    黎落看着路边慢慢向后挪动的树木,叹息道,“这车在你手里算是白瞎了。”

    尹鹤也不反驳,终于把车挪到了镇上,发现修车厂早就关门了,“我车呢?”

    尹鹤把修车厂的人敲醒。

    对方不耐烦地说车没修好呢,明天再来,然后就又钻进媳妇的被窝。

    尹鹤:“现在你有两个选择,1,回我家对付一晚,2,我把你送回下溪镇,但这种路况,可能会比较慢。”

    “还是回你家吧。”黎落想到了晓圆的话。

    这个人对國家可能非常重要,路这么难走,还是晚上,他开车又这么菜,如果出了什么事,自己愧对國家和人民啊。

    尹鹤有点意外,她竟然愿意跟自己回家睡觉,“哦,好。”

    这时黎落的手机响了,她背过尹鹤,“喂,哎呀你烦不烦啊,我已经到了,你管好你老婆跟你儿子吧……挂了。”

    尹鹤狐疑地看着黎落,“谁啊,男朋友?”

    黎落:“你家男朋友会有老婆啊!”

    尹鹤:“我是男的,没男朋友。”

    “你家女朋友会有老公啊!”

    “这个,可以有。”尹鹤微微一笑。

    “你牛!”黎落给他比了个大拇指,“是我爸,你开不开车啊,你不开把方向盘给我。”

    “你没发现,我们的车在缓慢前行吗?”尹鹤指着窗外,“你看,参照物在动呢。”

    黎落:“……”

    ……

    在尹鹤黎落离家之后,尹强主任就流着鼻涕上门了。

    “六叔,你可回来了!”大强热情道。

    “大强啊,你说你,带着领导们迎接我们,你倒是说清楚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在接我们啊。”

    “这事不能怪我啊,都怪李县掌,非要给大鹤安排什么惊喜,对了,大鹤人呢?”大强抽抽道。

    “刚出去,送个朋友。”

    “他还带朋友回来啦,男朋友女朋友啊?”

    “女的。”

    “恭喜六叔啊,来年抱个大胖孙子!”大强说着吉利话。

    “女的朋友,八字还没一撇呢。”老六笑着摆摆手。

    这时孟繁舒也下楼了,对大强叫了一声强舅。

    尹强跟她的关系,要比她跟尹鹤的关系近一层,之前大强子曾多次去京城探望二伯,所以小舒对他有印象。

    看着小舒,大强心想果然世道不一样了,换做以前,如果小舒回老家,不住自己家,那也要住大伯家,可现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