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对钱真没兴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9章 关门放狗却没狗(求订阅!)(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万字爆,求点月票推荐票吧,还有机会进前一百吗~)

    看着陈开豹的眼神,尹鹤很想解释,你瞅她干嘛啊,我们很纯洁的,纯洁的就像这冬天里的雪。

    这时豹叔拍着尹鹤的肩膀道,“你身上的问题跟男女事无关,不过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宜太过操劳,总之还是稍微节制一些,具体的分寸你自己拿捏。”

    尹鹤羞涩的点点头,还节制啥啊,还啥分寸啊,自己现在就是单身汪一条,而且远离了京城大都市的诱或,这个功能可以暂时关闭了。

    陈开豹又道,“等你身体休养好了,再开杀戒不迟,到时我可以把我大哥陈开龙介绍给你,让他给你开点药,保证你在那事上比原来更如鱼得水,而且不会伤身体。”

    尹鹤也顿时开了窍,他明白那个小胡子说的那位让猛男更猛的大夫是谁了。

    这老陈家真有意思,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不知道云老师的外公更擅长什么。

    跟陈开豹沟通过后,豹叔让尹鹤写一下自己的家庭住址和联系方式,到时候药直接给他熬好,快递过去,方便快捷。

    尹鹤问多少钱。

    陈开豹大手一挥儿,“你是月月的朋友,还谈什么钱啊。”没准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那怎么行,这不合适啊。”尹鹤掏出了手机。

    云遮月道,“知道你不差钱,不过我小舅是出了名的热情好客,以后如果你身边有人生不出孩子,记得介绍给我小舅就行,肯定能怀上。”

    “也不能这么说,总之我多努力。”豹叔谦虚道。

    陈开豹对自己外甥女是真挺好的,在对外甥女好这一块,尹鹤也不遑多让。

    见豹叔也不像虚伪客套,尹鹤当即跟他交换了联系方式,加了微信,有什么保养身体上的疑问,自己再请教他。

    离开了三豹医馆,上了车,云遮月立即看起了手机,见到儿子,她总算松了口气。

    原来6晓授已经躲进了一家商场,商场里有暖气,起码不用挨冻了。

    ~

    而他们一走,陈开豹和小舅妈立即在家族群里狂消息。

    陈开豹:刚刚月月带了一个男的来我这!

    羽涅:是新姐夫吗?

    剪秋:长得帅吗?

    陈开龙:怎么,她又想要孩子了?应该是男的有问题吧。

    陈开豹媳妇:不是的大哥,人家没病,就是过来做客的。

    青黛:妈,你还没说帅不帅呢?

    陈开豹媳妇:帅,就是看着有点小。

    陈开虎:哪儿小?

    陈开豹媳妇:-_-||,年龄!

    天冬:哇,表姐终于知道吃嫩草了,可喜可贺!

    陈苏子:你们聊什么呢,这么热闹。

    陈开豹:姐,聊你闺女呢!

    ……

    尹鹤对云遮月笑道,“这次真没白来,谢谢你了。”

    云遮月看着手机回道,“本来就是你来陪我,我还没说谢呢。”

    尹鹤抽过手机,“那咱们去吃点饭吧。”

    云遮月突然担心起来,“要不叫上晓授吧,他还没吃饭呢,现在肯定饿的厉害,而且他也算受过教训了吧。”

    二人世界怎么能有一个熊孩子呢。

    尹鹤笑道,“咱们先吃,等咱们吃完了,他估计也饿的受不了了,那时候你这个亲爱的妈妈再出现,他肯定哭着喊着投入你的怀抱,到时候给他点吃的,就能乖的孙子似的。”

    “真的?”云遮月将信将疑。

    我怎么知道,我瞎说的,尹鹤语重心长道:“要相信科学。”

    这里面跟科学有半毛钱关系吗?

    可云遮月还是听从了尹鹤的鬼话,“他就在信誉商城,我们在隔壁的悦来酒店吃吧。”

    ~

    两人边吃边聊,聊尹鹤回家后的闲散生活,聊云遮月在核心影视的工作,最后还是落到了云遮月外公一家。

    这次外婆生病,她爸妈也都回来了。

    “那你妈也是医生吗?”尹鹤问。

    云遮月:“我妈以前也是学医的,后来她深感学医救不了华夏人,于是弃医从商,跟我三个舅舅开了一家医药公司。”

    想到6元的公司,尹鹤不禁问,“那你妈跟6元算是同行啊?”

    云遮月,“我妈那是一家小公司,跟6元的上市公司没法比,哎呀,不说那个混蛋了,怎么也没酒啊!”

    自己怕是又碰到了她的伤心事,尹鹤难得敞亮一回,“好,我陪你喝。”

    “可你还要开车呢。”

    “今天不开车!”尹鹤立下f1ag,“等会儿让圆芳她们过来开。”

    “少喝点,我怕喝过头,忘了我儿子。”云遮月只是觉得今天情绪到了,不喝不快。

    两人刚喝了几口,云遮月的电话响了,是她妈陈苏子的。

    “喂,妈。”

    “月月,今晚你还回来吗,用给你留门吗?”云妈陈苏子问。

    “我干嘛不回去啊?”云遮月纳闷儿。

    陈苏子略感失望,又道,“晚点回来也没关系的。”

    “妈,你不用跟我说反话,1o点之前肯定到家。”云遮月歪着脑袋,萌萌哒。

    陈苏子跟老公对视了一眼,露出失望的神情,这时云爸抢过电话,“月月,你带家里钥匙了?”

    云遮月摸了摸,突然恍然,“我怎么可能有外公家钥匙呢?”

    云爸微笑道,“哦,那没事了,不管你多晚回来,爸妈都等你哟。”

    挂了电话,老两口立即反锁了家里的门,熄灯、关机、睡觉。

    在被窝里,陈苏子对老公道,“怎么感觉哪里有疏漏啊?”

    云爸:“有什么疏漏,你没听三豹说吗,这个男孩子不错,小是小了点,但从衣着谈吐,还有开的车,都像是成功人士,就是身子虚了点,补就完了,咱家就是干这个的!”

    “不是那个,”陈苏子想了想,“哎呀,晓授还跟着月月呢!”

    “糟了,忘了还有一个电灯泡了!”

    此时电灯泡在商场已经被轰出来了。

    明明甜点零食区有试吃的,但他在饥饿难耐之下却选择了偷东西。

    还专挑标价贵的饮料和零食偷,就算流落街头,6少也是有品位的。

    这一幕被商场保安现后,见对方只是个小孩子,而且没家长,只能认倒霉,把人轰了出去。

    出去的时候,这孩子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气的保安在他屁股上又踢了一脚,就轻轻那么一小jio。

    “走你!”

    大芳和晓圆一直在周围监视拍摄,大芳问,“圆姐,这个要不要管?”

    晓圆:“怎么,你也想踢他一脚啊?”

    大芳:“真的可以吗!?”

    晓圆:“看着就行,云老师还没话呢。”

    云老师不是不想话,是喝嗨了,也顾不得儿子了,如聂倩阿芙所说,她的酒量果然太浅。

    尹鹤也没劝他,毕竟自己就不喜欢劝酒,推己及人,也不想劝人喝酒,他只是诱了云老师的一些愁绪。

    什么孩子不贴心。

    什么中年离异。

    什么写剧本被毙。

    甚至云老师连自己在起点写小说被封的事都自己秃噜出来了,还不自知。

    “云老师,你不能醉啊,说好了这顿你请的啊!”尹鹤推了推云遮月。

    行,为了逃单,算你狠。

    其实她这都不算酗酒,才喝了那么一点就迷糊了,这样的借酒消愁也挺好的,省酒。

    楼上就是酒店客房,尹鹤扶着云遮月开了房间,然后给晓圆打电话,“现在那熊孩子怎么样了?”

    “被商场轰出来了,又开始哭呢。”

    尹鹤觉得差不多了,“带到悦来酒店吧,我给你们仨开个房间,告诉他,明天就能见到妈妈了。”

    尹鹤自己照顾云遮月,让圆芳照顾熊孩子,提前感受一下当妈的快乐。

    为了表示清白,尹鹤开的是有两张床的商务标准间,前台很没眼力,就不能说,“抱歉,只剩大床房了。”?

    把云老师扔在床上,帮她脱了外套,尹鹤又用热毛巾帮她敷脸。

    看着云老师这幅样子,尹鹤不禁感慨,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家庭幸福才是快乐的根本。

    这句话也是对自己说的,长得帅没什么卵用。

    过了一会儿,晓圆把6晓授押了过来。

    尹鹤奇怪道,“大芳呢?”

    晓圆笑道,“我们立功了。”

    原来,就在她们刚要抓住6晓授的时候,有人冒出来截胡,拉着哭哭啼啼的6晓授就走。

    一边走,那人还一边喊着,“让你不听话,回去非让你妈揍你不可!看你还敢不敢去女厕所,气死老子了!”

    眼看对方就要上车了,圆芳上去就把对方按住了,因为有视频为证,大芳压着对方去派出所,这绝逼是人贩子。

    晓圆道:“我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就直接把他送过来了。”

    尹鹤赞道,“干得漂亮,我小时候就差点被人贩子拐了,人类历史差点因此造成巨大损失,这种人死不足惜。”

    此时6晓授看着尹鹤,惊恐地躲在晓圆身后,比看到人贩子还怕。

    带他们进了隔壁的三人间,尹鹤坐着,6晓授站着。

    尹鹤露出父亲般的微笑,“小鬼,还记得我吧。”

    “哇!”6少一下子就哭了,“爸爸,我要找爸爸!”

    竟然有男孩子跟爸爸亲,跟妈妈疏远的,是不是有啥毛病啊,尹鹤喝道,“再哭!”

    “嗝~”哭声立即止住了。

    尹鹤很满意自己的威慑力,“我跟你讲,我呢不是坏人,而且我跟你妈妈认识……”

    他开始骗小孩子了,“刚刚你妈妈被人抢走了,是我把她又了抢回来,我还让我的朋友找到了你,并把你从人贩子手上救了下来。

    “为了感谢我,她请我吃饭,还让我买单,最重要的是,她喝多了,现在没法照顾你了,不过等明天一早,你就可以见到你亲爱的妈妈了,懂了吗?”

    6晓授无动于衷。

    “懂了就点个头,不懂我就揍你。”

    “懂,我懂!”小孩立即点头如捣蒜。

    “很好,饿了么?”

    “饿。”

    尹鹤拿手机给他们在美团点了吃的。

    在等待的时候,尹鹤继续教育他,虽然这熊孩子不讨喜,但毕竟是云遮月的娃。

    “你这半天的所作所为,我已经听晓圆姐姐说了,对自己离开妈妈后的这几个小时,你怎么评价?”

    6晓授为难了,我这要点头还是摇头啊。

    尹鹤换了个问法,“你觉得这几个小时过的好受吗?”

    “不好受。”想到这小半天的遭遇,6少又开始掉眼泪了。

    尹鹤立即道,“那咱们就分析分析,为什么过的这么难受。

    “先,你和妈妈走失了,还没带手机,在公园里人们关心你的时候,你为什么冲他们大吼大叫,为什么不找他们借手机给妈妈打电话呢。

    “还有,离开公园后,旁边就有个流动派出所,为什么不找警察叔叔帮忙呢。”

    “小妈说了,我再调皮就让警察抓我。”6少低着头道。

    “你小妈的意思是,警察抓的都是坏人,是调皮的孩子,但你那时候没有调皮,你是在寻求帮助的,当然可以找警察叔叔啦,下次记住,走丢了,找警察叔叔。

    再说你在商场偷东西,虽然你是饿坏了,但你明明有更好的办法,你可以去试吃啊,那么多试吃的,一个地方吃点,估计你也就饱了,能合法,为什么要违法。

    “那多丢人啊,跟乞丐似的。”6晓授撇撇嘴。

    “我告诉你,小偷不比乞丐高尚多少!”

    提高音量的尹鹤把6晓授吓得缩成一团,“我懂了懂了!”

    “你都上小学一年级了,不是幼儿园大班的小孩子了,什么道理你不懂,就是欠教育!”尹鹤越入戏,“还有最后,人贩子拽着你走,你怎么不反抗了,你踢他腿啊,就像踢你妈一样,这时候你怎么怂了!”

    6晓授惊讶地看着尹鹤,“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老子有能力,你以后要是再做让妈妈生气的事,我还知道,到时候我就……”

    “不敢了,不敢了!”6晓授吓得后退两步。

    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大的威慑力,难道自己有成为一名虎爸的潜力?

    训斥了一番,尹鹤神清气爽,这时外卖和大芳同时到了。

    大芳笑道,“搞定了,估计还能牵出一个拐卖儿童的窝点,现在警方已经去他们老巢了。”

    “干得漂亮,”尹鹤赞道,“今天大芳晓圆各加一万块奖金!”

    谢过老板后,大芳又道,“那个人贩子可逗了,说他盯着这孩子好久了,本来今天没任务的,可是看他实在太好偷了,没忍住,就动手了。”

    尹鹤看向6晓授,“那你今天还算立功了。”

    6晓授茫然无措。

    “行了,你们几个吃饭吧,吃了就睡,”尹鹤点着6晓授,“好好想想今天叔叔的这番话,明天跟你妈道个歉。”

    6晓授,“那我妈呢,我想见见她。”

    算他还有点良心,尹鹤有点欣慰。

    “她还拿着我手机呢。”6晓授道。

    “你见了她也没用,喝多了,醒不过来了,”尹鹤气呼呼地走了,“我们就在隔壁,没事勿扰。”

    6晓授追了出去,看到尹鹤进了隔壁房间,又被大芳拉了回来,“吃饭吧小少爷。”

    他觉得大芳看上去不太聪明的亚子,于是凑过去问,“那个叔叔是谁啊?”

    “啥?”大芳急着吃饭没听清。

    “你可以叫他隔壁叔叔。”晓圆坏笑道。

    6晓授:“他姓王?”

    晓圆:“不,他就是王。”

    ……

    第二天一早,6晓授比谁起的都早,经过一晚上的心理折磨,他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先把手机要回来。

    他蹑手蹑脚的打开门,又关上。

    大芳立即睁开眼,“那小子是不是出去了?”

    晓圆翻了个身:“没事,跑不掉的,身上有定位追踪。”

    大芳:“那再睡会儿。”

    6晓授推了推隔壁的门,打不开,刚要敲门,就见有酒店的工作人员过来。

    这孩子灵机一动,“阿姨,我回不去自己的房间了。”

    “你是这个房间的吗?”

    “对,我爸爸妈妈在睡觉,我不想吵醒他们。”6晓授演的楚楚可怜。

    如果是大人,工作人员肯定要问个清楚,不过孩子嘛,长得还挺可爱,“你等着。”

    很快,工作人员就拿来了这个房间的房卡,给他刷开了门。

    “谢谢阿姨。”经过昨天的教训,熊孩子的嘴总算没那么损了。

    推开门,6晓授蹑手蹑脚地进了房间,然后,然后就看到妈妈和尹鹤躺在一起!

    关键是,此时尹鹤和云遮月是醒着的,没法偷手机了!

    看到儿子突然出现,云遮月“啊”的一声,“晓授,你怎么进来了,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6晓授脸微红,他毕竟不是幼儿园大班的小孩子了,啥不懂啊,当即跑了出去。

    跑回了隔壁房间。

    晓圆:我说跑不掉的吧。

    ~

    尹鹤拉住云遮月,“放心,有晓圆她们看着呢,没事。”

    云遮月眼睛一瞪,拍着尹鹤的胳膊,“都怪你,都怪你昨晚灌我喝酒!”

    尹鹤大呼冤枉,“明明是你自己闹着要喝,而且,而且这是我的床啊,是你上错了!”

    “你还说~”云遮月的脸已经红成了晚霞天。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