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对钱真没兴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2章 一出好戏(求订阅!)(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又晚了,不过承诺的万字必须如数奉上,求月票推荐票!)

    这是一张悬赏通缉令,上面的主角叫孙斌。

    男。

    35岁。

    下溪镇,老高庄人。

    有照片,还有他犯下的事。

    在一周前,这位老兄开卡车撞了一个老头,这个老头当时没死,只是双腿血肉模糊,眼看腿是废了,不知要赔多少钱才够。

    那是一片田间地头,天还没彻底亮,孙斌见没摄像头,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开上车,又压了一次。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最终还是查到了他头上,这家伙也是机警,在警方找上门之前就提前溜了。

    尹鹤看不下去了,直接看后面的奖金,提供可靠线索,帮助警方抓到嫌犯的,可奖励现金5000元,“五千有点少吧?”

    黎落白了他一眼,“别不把钱当钱,只是提供线索而已,抓人还是我们警方来。”

    “他不是下溪镇的吗,干嘛来我们村贴悬赏令啊?”

    黎落解释道:“当初发现老人尸体的时候,还是我处理的,为了找到肇事司机,当时就贴了悬赏令,然后老高庄的村民孙承烨提供了可靠线索,帮我们锁定了嫌疑人孙斌。

    “只是他自己嘴巴不严,拿到了2000块奖金就大吃大喝,结果喝酒的时候把这件事说出去了,搞得人尽皆知。

    “他担心潜逃的孙斌会报复自己,所以躲到了亲戚家,现在人就在你们村,所以嫌疑犯在这里出现的概率很大。”

    尹鹤明白了,“这里人不多,你应该去我们村小卖铺那里张贴啊,走,我带你们过去。”

    黎落点点头,他们让小博和灵灵上了警车,这两人带着狗子漫步在村里。

    尹鹤道:“如果我是对方,都这种情况了,要么就投案自首,争取宽大,要么就赶紧逃得远远的,应该不会为了一个举报的人犯险吧。”

    经手过这个案子的黎落道,“人和人不一样,具体问题还要具体分析,首先孙斌这人好勇斗狠,报复心强。

    “其次,举报他的孙承烨跟他是同族,年轻时孙承烨曾经很喜欢孙斌的老婆,但游手好闲的他被跑长途的孙斌捷足先登了。

    “这次孙承烨举报,既是为了钱,也是为了打击情敌,说不定还想着等孙斌进去了,他能汝妻子吾养之呢。

    “孙斌很爱自己的妻女,所以潜逃之前顺便干掉惦记自己老婆的孙承烨,也是合情合理的。”

    “没想到一个肇事事件还有这等狗血剧情呢,”尹鹤问,“那就算他跑了,那个老人的赔偿也该由他家人出吧?”

    “赔啥啊,”黎落叹息道,“那个老人是孤寡老人,一个亲人都没有,自然也就没人接受赔偿。而且他智力有问题,话都说不清。

    “其实就算孙斌第一次撞人后直接走了,也没人能指认出他,结果他偏偏要人性命,也正是他第二次压人,导致车上沾了大量血迹,在冲洗车的时候引起了同村孙承烨的怀疑,也算天理昭昭了,这个抓住了,起码无期起步。”

    到了小超市,黎落让手下张贴悬赏令,两人进了超市,给兄弟们买了点水,黎落顺便跟小玉说了这件事,让她注意可疑人等。

    “黎所掌,你让我看看悬赏令。”玉姐突然紧张起来。

    “怎么了?”尹鹤问。

    玉姐:“刚才店里来了一个人,神神秘秘的。”

    看到悬赏令上的照片,玉姐摇头,“看不出来啊,对方戴着帽子口罩呢。”

    “他说什么了?”黎落急问。

    说到这,玉姐急的都要哭出来了,“他,他问我大鹤家怎么走?”

    “找我的啊,”尹鹤松了口气,“那应该不是这个孙斌,我们又不认识。”

    黎落却扶了扶并不存在的眼镜框,认真道,“不,我现在倒觉得,如果那个人真的是孙斌,他可能不是为了找孙承烨,而是为了找你!”

    “啊?”

    黎落抱着胳膊,严谨地分析道:“你是不知道,现在你在十里八乡有多出名,人人都知道尹鹤在米國发达了,如今衣锦还乡,仗义疏财,你说,一个走投无路的逃犯,会不会想着,从你身上借点路费呢。”

    听她这么一通分析,玉姐彻底哭了,“那可怎么办啊,我让他去六叔家了!”

    黎落对外招呼道,“兄弟们,跟我走一趟,车先放这!”

    虽然对黎落的推理,尹鹤并不太相信,但小心无大错,他立即打电话让大芳也去一趟老爹那里,晓圆留守。

    然后安慰了玉姐几句,牵着二狗子也跑了回去。

    玉姐不放心,让灵灵小博看店,她也跟了过去。

    孙斌不是亡命之徒,手上也没有枪支,尹鹤不信在警察堆里还能被他伤了。

    就在这时,尹鹤收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他升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总不会真的被黎落说中了吧。

    “喂!”他接了电话,黎落等警察都看着他。

    “喂,请问是尹鹤吗,顺丰有你的快递,请来镇上验收……”

    “好好好,知道了!”尹鹤不耐烦地挂了电话,估计是三豹叔的中药到了。

    然而刚挂了电话,尹鹤又接到老爹的电话,“喂,爸,你……”

    “大鹤,你快点回来一下,出车祸了!”

    “什么,你又又撞人了?”尹鹤紧张道。

    “我没撞,是我的车撞的,还有,我不就撞过一次人嘛……”

    ~

    当尹鹤赶到那条街道的时候,已经围了不少人,最里面的是老爹、大芳,还有邻居尹忠大哥,以及尹鹤家侧翻的电三轮。

    最醒目的还是和电三轮一样躺在地上的一个人,三四十岁的男子,胡子拉碴,眼圈也黑,此时竟是已经昏迷不醒了。

    尹忠脸色惨白,又惊又怕,话都顺不了说。

    还是老爹解释了一下,“大忠借了咱家三轮车,他急着去接儿子,骑得有点快,从小道里窜出一个人,一下子就给撞上了,结果就成这样了,已经叫救护车了,我们不敢动他。”

    看着地上的男子,黎落等人全都又惊又喜,“这就是孙斌,悬赏金可以省下了!”

    大忠害怕地问了一句,“那我会不会被抓啊?”

    “你的事单说。”黎落没有胡乱承诺,毕竟嫌疑人也撞得不轻。

    黎落见孙斌的两只手放在一起,于是顺手给他加了手铐。

    小玉姐拉了拉尹鹤,“找你的不是这个人。”

    尹鹤点点头,有点纳闷儿,还有谁在找自己啊?

    在救护车过来之前,孙斌先醒了,但看来被撞的不轻,并没有反抗,有些颓然地躺在地上,看着天一言不发。

    直到有一个跟他年龄差不多的男子挤进人群,看到已经被抓住的孙斌,这人得意地笑了起来。

    “娘的,还想临走前把我的命带走,现在看谁先走!”

    这人正是举报孙斌的孙承烨,也是孙斌此行的目的,留着这人,他实在放心不下妻女。

    黎落哼道,“孙承烨,你少说几句!”

    孙承烨面对黎大所长不敢吭声了。

    而孙斌却突然奋起,似乎想要跟孙承烨鱼死网破,但他伤得太重,身子刚刚抬起,又重重落下,嘴里还喷了一口血。

    邻居尹忠大哥吓坏了,跪在旁边道,“你别动气,冷静,再坚持一下。”

    他媳妇生孩子的时候他都没这么谨小慎微。

    孙斌没想到自己还能吓唬住人,他想起来了,这人是撞到自己的那死胖子。

    于是他指着孙承烨,“打,打这个王八蛋。”

    “啊,我……”尹忠犹豫了,当着警察的面儿,他哪敢啊。

    孙斌又道,“你不打,我现在就死,我死了,我不活了!”

    尹忠没想到还有人拿死威胁自己的,但他还真没辙,如果这人死了,自己肯定要赔很多很多钱,于是他立即听话地对孙承烨挥拳。

    “你特么少说几句,别让他生气!”

    这下子彻底乱套了,黎落眼皮跳了跳,MMP,在自己面前竟然还有人敢动手,我忍!

    她希望给尹鹤留下的是睿智的形象,她并不是那种暴力无脑的警花,人家可是玩脑子的!

    孙承烨也没想到,孙斌都快玩完了,竟然还敢叫人打自己!

    太特么猖狂了!你以为还是小时候啊!

    他气不打一处来,一边跟尹忠推搡缠斗,一边对孙斌出口伤人。

    “孙斌,你特么就是个绿毛龟,你知道你出去跑车的时候,你媳妇翠兰是怎么过的吗,嘿嘿嘿,我翠兰嫂子那身段啊,简直妙不可言!”

    听到这,孙斌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的,胸口起伏不定。

    这可把尹忠吓坏了,忙掐着孙承烨的脖子,“你特么别说了,我特么求求你啊!”

    尹忠掐住他的嘴,他就嘟着嘴,萌萌哒道,“你没跟你闺女做过亲子鉴定吧,嘿嘿嘿,她也是我生的,等你进去了,我们一家三口就一起过日子了,嘿嘿嘿!”

    虽然知道他说的都是放屁,但孙斌现在却气的急火攻心,又是一口黑血喷出来。

    黎落此前是无比痛恨草菅人命的孙斌的,不过此时对孙承烨的观感也降到了最低点。

    她怒喝一声,“都给我闭嘴,孙承烨,你信不信我以造谣诽谤罪把你抓紧去蹲两年啊!”

    孙承烨不吭声了,反正自己想说的都说了,现场这么多人呢,肯定有人帮自己传闲话,他的目的也达到了。

    黎落又道,“无关人等都散了,不要挡着救护车,你们谁有村里医生的电话,让他快点过来急救一下。”

    老六叹道:“打了,医生病了,在县医院挂水呢。”

    这时还是大芳蹲下身,帮孙斌暂时处理了一下,身为野战特种兵,她见过太多,也处理过太多伤痛。

    等黎落等人驱散了看热闹的村民,救护车还没到,尹鹤想到上次金花嫂子那件事,问黎落,“县医院是不是就一辆救护车啊?”

    “是,而且又老又旧。”

    尹鹤当即对她道,“你以后记得提醒我一句,恒鼎市每个县医院我捐两辆全新救护车,市里的医院再每家捐两辆,这太耽误事了!”

    黎落看尹鹤的目光有些欣赏,“我帮你记下了,到时候你休想赖账。”

    终于,经过漫长的等待,救护车总算来了。

    看到警方带着孙斌走了,不远处的孙承烨松了口气,他迫不及待想要回老高庄看看翠兰嫂子。

    不再理会别人对自己鄙视的目光,他迈着欢快地步伐走出这条小巷,然而刚到了主街上。

    “咔!”

    一辆大卡车冲他呼啸而过。

    车子开得很快,虽然及时踩了刹车,但孙承烨还是被撞到了,他听到了自己骨折的声音,在地上疼的打滚。

    虽然他也干过碰瓷的勾当,但他对天发誓,他从不碰卡车的瓷!

    本来尹鹤等人正在讨论着,那个孙承烨太欠揍了,然后就看到了路口这一幕。

    尹鹤立即给黎落打电话,“让救护车回来一下,又有一位要送医院的,还有,中午家里吃饺子,你要是忙完了,就过来吃吧。”

    很快,救护车把孙承烨带走了,黎落给卡车拍了照片,让他们自己去交警队处理,还有尹忠也是事后自己去协商赔偿问题。

    这些事她就不管了,中午她还要蹭饺子吃呢。

    ~

    老六对停在街上的那辆卡车有些好奇,“那是谁的车啊?”

    尹鹤:“管他谁的车呢,反正不是你能开的车。”

    然而他们刚要转身,就见一个穿着骚红色西装的男子出现的街口,还热情洋溢地冲尹老六喊了一声,“六爷!”

    然后又喊,“鹤叔,好久不见啊!”

    尹鹤和老六对视一眼,“茂茂?”

    尹茂茂,尹家老大尹存仁的孙子,尹存仁大儿子尹达的小儿子,今年35岁,以風流多晴而闻名恒鼎。

    敲山震虎,他就是山。

    杀鸡儆猴,他就是鸡。

    山鸡茂茂冲尹鹤和老六他们招手,“来啊来啊,看我带了什么宝贝!”

    看来暂时还不能回家了,尹鹤老六还有小玉大芳走了过去。

    只见街面上,前面是一辆卡车,后面是一辆红色跑车。

    卡车上装着五头黑色毛皮的猪,跑车副驾驶则是一个戴墨镜的娇滴滴女子,一身裘皮。

    茂茂冲那女人吼道,“还不下来,傻坐着干嘛……这是我们家老四纪慧,叫人啊。”

    女人是第一次见这些人,在茂茂的引荐下,依次叫人“六爷好,鹤叔好,玉姑好,给你们拜早年了。”

    茂茂在恒鼎市发展,官面上有不少朋友,再加上向爷爷、大强叔他们打听,他自然知道鹤叔的赫赫威名,但他并没有奴颜婢膝,只是态度比以往恭敬了些。

    毕竟他的身家也早就过亿了,是个快乐的资深有钱人。

    尹老六看着那车黑猪,“茂茂,你这是要干嘛,转行养猪了,你不是做餐饮的吗?”

    茂茂给老六尹鹤散烟,没人接,笑道,“这可不是普通的猪,你看这猪瘦不瘦!”

    “是挺瘦的,跟电视上的女明星似的。”老六夸张道。

    茂茂得意道,“这是我从鲁省抓的野山猪,这种猪肉比家猪强太多了,瘦肉多,肥肉少,质地紧密,口感丰富,是大自然的馈赠,比牛肉还要贵!

    “我本来是想放在饭店作为招牌菜的,不过后来一想,好东西当然要和家人分享了,所以我就都拉过来了,过年咱们一家一头猪!”

    这还是尹老六第一次看到茂茂这么大方,他看了儿子一眼。

    尹鹤微微一笑,“那我们就收下了,只是要养在哪儿呢。”

    二十六,炖猪肉,还有两天才是杀猪炖肉的日子呢。

    这时大强主任也从家里溜达出来了,应该是早就听到消息了。

    他笑道,“在我爸那里养着就行,他那里有个不用的猪圈。”

    村里不少乡亲都出来看热闹,这种架势还是第一次见到呢,不少人拍短视频发到网上,比如尹枭,数他拍的最积极。

    人们不禁感慨尹家人的强大,老六家的尹鹤自不必多说,老大家的茂茂也是这一带的名人,看这打扮,看他身边的女人,简直富贵逼人!

    很快,卡车司机把猪赶到了四伯家,圈好之后,就去县里处理交通事故了。

    处理完这些事后,尹鹤以为茂茂就要走了,没想到他拉着尹鹤,“鹤叔,跟你商量点事呗。”

    “哦,什么事?”

    他就知道,无事不会献殷勤,茂茂他们这一代对尹庄的亲戚向来感情不深,以前也没有这么大张旗鼓送礼的举动啊。

    “找个地方聊呗,这大街上多不方便啊。”

    “去大伯家吧,你应该好久没看过他了。”尹鹤提议。

    茂茂面露为难,“行,行吧,你上我车。”

    “走着就行。”

    “那我跟你一起走,慧慧你开车。”

    然而他们刚走了一段,就有一个男人带着两个小姑娘冲了过来,拦住去路

    ~

    尹柔尹点带着洛怀远在村里转了好大一圈,都没找到尹鹤,正当他们准备再回家碰碰运气的时候,听到有人闲聊,说尹家老大的小孙子茂茂运了一车野猪过来,尹家每户一只。

    然后他们就找了过来,总算看到尹鹤了。

    “尹鹤,你给我站住!”洛怀远大喝一声,然后摘掉了口罩和帽子。

    “洛老师?”尹鹤和茂茂异口同声。

    “茂茂?!”洛校长大感意外,没想到一下子碰到了两个混世魔王。

    不对,跟茂茂一比,尹鹤简直就是个小绵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