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对钱真没兴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章 洋美人进村(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家不要再刷选项了,我还要删,何必呢,我有这精力,多写点不好吗~)

    距离春节越来越近,这两天尹鹤一直在筹备着迎接阿芙,不仅花钱雇人把整个村子街面上收拾的干干净净,比迎接领导还正式。

    另外还买了一些装饰品,如灯笼、彩带之类的东西,把主要街道和尹鹤家父母家都装点了起来,年味儿十足。

    老六和宋老师非常积极,阿芙要来,儿子这么重视,莫非多年哥们儿终于处出感情了!

    虽然黎所长也是他们很喜欢的女孩子,但身为父母,只要是女的,还挑什么啊,儿子开心最重要!

    只要他开心,都要也没关系!

    这天早上吃了饭,尹鹤刚要巡视街面,林祥突然跟他提议,“家里最好是买一台净水器。”

    尹鹤喝水一直喝的是矿泉水,倒是没觉得,今天林祥让他喝了一口自来水,咦,确实不太好喝的样子。

    林祥:“我总觉得煮出来的粥不如我预期的那么好,后来反应过来了,应该是自来水的杂质太多,影响了口感。”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我小时候的牙特别黄,即便刷牙也无济于事,后来到了城市里上学也慢慢恢复正常,看来家里的水质确实不太行。”

    他又找来小博和灵灵,问他们平时刷牙吗。

    现在小孩子还是很注意这个的,早晚都刷,可牙齿还是不够白。

    尹鹤当即叫上大芳晓圆,去了一趟县城,买了几套家用净水器,给了地址让工作人员先给几位伯伯和自己家都装上。()

    这时阿芙打来电话,“我已经下高了,马上就到。”

    “你等一下,我去高接你。”尹鹤此时在县城,距离高并不太远。

    等到了高口,他让晓圆开阿芙的欧6,让开了一路车的她上了自己的车。

    车上,阿芙给了尹鹤一个热烈的拥抱,“好久不见啊!”

    “是啊,分外想念,”尹鹤拍拍阿芙的背,“你穿的也太少了吧,现在是冬天。”()

    感觉阿芙也就一件单衣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车上特意换的。

    她得意洋洋:“别忘了我身上流淌的可是战斗民族的血液,可生撕猛虎,与黑熊为伴。”

    尹鹤:“咦,有蟑螂。”

    “啊,哪呢!唉呀妈呀!”阿芙几乎跳进尹鹤怀里,吓得花容失色。

    “哈哈哈!”

    “哎呀,你骗我!”

    尹鹤继续乐道,“大芳,开车!”

    见状,阿芙也不见外,直接躺在尹鹤腿上,在后面的座位上横卧着,顺便聊一聊这次自己回落山矶的见闻。

    “我这次还给你带了一个惊喜!”阿芙道。

    “哦,什么?”

    “等到了家里你就知道了。”阿芙卖了个关子。

    很快他们就到了小山镇,随即又到了尹庄。

    在经过小山镇的时候,黎落刚和一群兄弟出案回来,是一个丢牛案的案子。

    在她黎大所长的精明推理下,她终于把朱老汉的羊给找到了。

    兄弟们对她愈敬佩,威信很快就树立了起来。

    刚刚副所长看着马路,突然对黎落道,“黎所,我刚才好像看到尹鹤的车了!”

    在小山镇,奔驰宝马奥迪并不稀奇,虽然少,但也有,不过保时捷确实罕见,尹鹤平时经常开这辆车,所以不少人都认识。

    黎落瞅了一眼,没看到,淡淡“哦”了一声,那天老爹让她晚上回去吃团圆饭,席间旁敲侧击问了他们的关系。

    在听到他们只是普通朋友关系,老洛明确表示,“那我就放心了。”

    他说尹鹤是大富豪,虽然是白手起家的新豪门,规矩没那么多,但终究留过学,见识过外面的花花世界,跟咱家不是一类人。

    老洛提醒了她,于是黎落第一次上网查询了尹鹤其人,词条还很多呢。

    看完之后,黎落就变得有点低落了,知道他有钱,但没想到他能这么有钱,太夸张了吧,自己竟然认识了一个小号马老师!

    为此,她已经两天没去尹鹤家吃饭了,要知道,现在她可是付了一个月饭钱的!

    副所掌是个八卦精,跟黎落小声道,“所掌,你可能不知道吧,咱们镇这位大富豪他,他有病啊!”

    “你才有病吧!”黎落不客气地怼了回去,她觉得尹鹤挺健康的啊。

    “哎呀呀,不是我说的呀,”副所长嘀咕道,“网上都这么传,说他在一家治疗不孕不育的医院看病了,还买了一大箱子药呢,说是那方面不行。”

    “我也听说了。”

    “这八成是真的!”

    “传的有鼻子有眼的!”

    其他小警员或者协警也津津有味地加入了话题讨论中。

    看着他们这副嘴脸,黎落有些气急败坏,脱口而出,“他行不行我比你们清楚,再敢乱说,午饭就都别吃了!”

    说完,她才从别人看她的古怪眼神中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

    “那个,我的意思,我……”

    气氛有些尴尬,正当黎落想要解释的时候,尹老六的邻居尹忠来所里处理当天撞到孙斌的事。

    走完程序,确定自己责任不大后,尹忠顿感轻松,还跟黎落他们闲聊逗闷子呢。

    “来镇上的时候我遇到了大鹤,那小子不得了啊,车里坐着一个外国女人,长得那叫一个漂亮,跟大明星似的,而且人家还会说中国话呢,两人搂搂抱抱的,一点都不见外,一看就不是一般关系!哦,对了,还有……”

    副所掌忙冲尹忠使眼色,让他别瞎说了,黎所可是知道尹鹤行不行的关系!

    尹忠一脸懵,“啊?怎么了?”

    黎落摆摆手,她并没有什么过激表现,只是在下班的时候,对副所掌等人道,“中午不在所里吃了。”

    ……

    当尹鹤带着阿芙来到村里的时候,途径的主要道路都已经悬挂起了灯笼,大红色的灯笼很有喜庆的感觉。

    阿芙还感慨呢,“很干净啊,而且很有生活气息,我们可以下来走走吗。”

    尹鹤:“你确定要这么做?”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阿芙应该是来他们村的第一个白人,当然,并不是第一个外国人。

    “这有什么,应该不太远了吧。”

    她应该是想感受一下华夏农村的氛围,而且态度坚决,尹鹤就让大芳晓圆先把车开回去,他们腿着回家。

    果然不出尹鹤所料,阿芙一下车,“村里来外国人”的消息就在各种群里沸腾了。

    关键这个外国人是尹鹤带来的,而且还是个美女!

    阿芙身高175cm,即便穿的是平底靴,依然气场强大,有模风采,走在第五大道上都是焦点,更别说在这里了。

    很快,主道大街上冒出了多名大哥大嫂大叔大婶,大家用害羞的,好奇的,惊讶的目光审视着阿芙,有的还不见外的偷偷拍照。

    作为东道主尹鹤都觉得不好意思,不过阿芙却落落大方地对那些给自己拍照的人打招呼。

    这时尹鹤的四伯母,大强主任的老妈走了过来。

    “大鹤,这是你对象吧!”年过七旬的四伯母依然硬朗,每天打麻将风雪无阻。

    尹鹤笑着解释,“这是我米國的合作伙伴,也是我的好朋友阿芙。”

    四伯母给尹鹤使了个眼色,心说你承认是对象多好啊,这样人们估计就不会乱嚼舌根了。

    尹鹤完全没有领会到她老人家的良苦用心,又为阿芙引荐。

    听到阿芙能说流利的中文,人们更加惊讶了,不过刚刚窃窃私语对阿芙品头论足的话却是不敢再说了。

    四伯母立即跟阿芙炫耀,“你看这街上的灯笼,都是我们大鹤为你准备的,喜庆不!”

    “嗯嗯,我很喜欢。”

    见阿芙还挺平易近人的,接下来又有几个人过来找阿芙说话聊天,问她多高,几岁了,有对象没,是哪国人,咋长的这么好看?

    要是阿芙说英文,他们肯定不敢轻易搭讪,不过说中文谁怕谁啊。

    见阿芙跟大家打得火热,尹鹤也就不再说什么,同样是学霸,阿芙适应环境的能力比自己还强。

    这时一个矮矮的,黑瘦的女孩走过来,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问,“你,多少钱啊?”

    阿芙被问懵了,她的中文应该没问题啊,可怎么就是不懂呢。

    尹鹤没见过这人,见他疑惑,四伯母解释了一句,“这是老茅的儿媳妇,月难人。”

    尹鹤有点明白了,现在农村小伙子娶媳妇儿太难,很多长得稍微有点模样的女孩,都要求有车有楼房,而且彩礼还不能少,这么弄下来,没有四五十万娶不上一个媳妇儿。

    虽然也有要求低的,但基本也都各有各的问题。

    四伯母说的老茂家庭条件挺困难的,儿子到了适婚年龄,却找不到媳妇儿,最后托人从月难娶了一个媳妇儿,才花了1o万块,七拼八凑还是能凑出来的。

    而且这样的东南亚媳妇儿在小山镇不是独一份。

    难怪这个月难媳妇儿问阿芙多少钱,估计以为阿芙跟自己一样,都是通过这种方式嫁到华夏的。

    以她的中文水平,又是初来乍到,不认识尹鹤也正常。

    尹鹤笑着替阿芙解释,“她,无价之宝。”

    虽然不知道尹鹤为什么这么说,不过阿芙还是很开心的,直接当众在尹鹤脸上啵儿了一口,留下了清晰的印。

    顿时人群中又是一片起哄声,咔咔拍照声,这下子大家估计都认为这是尹鹤的对象了,行动说明了一切。

    同时他们也对前些天传出的尹鹤不行的消息产生了动摇。

    不行的话,能驾驭的了这外国妞吗?

    这些热心村民陪着他们走了一路,甚至送到了尹鹤家门口。

    连酱婶都出来凑热闹,问生了什么,立即有人解释。

    这时一脸颓然的赵德柱也听到了,昨天他刚从驴火市回来。

    他还是选择了面包车把女友送回了家,并跟对方父母提了结婚的请求。

    结果对方狮子大开口,除了要柱子买车,在县城买一套房子(允许付)外,还要2o万彩礼!

    2o万彩礼对柱子是一笔大钱,梅梅应该也知道自己手上的存款,卖房卖车就不剩多少了,而且2o万比天井这边的行情也高了太多太多。

    他原本以为跟自己真心相爱的女友能帮着劝劝她父母,结果钟丽梅也一口咬定,没有2o万彩礼她就不嫁了。

    梅梅的态度让赵德柱非常寒心,两人闹得不欢而散,他没答应,也没拒绝,只说回来跟母亲商量一下。

    不过回来后的柱子没有跟母亲提这件事,也没主动说起钟丽梅,他想要重新审视他们的关系。

    这时尹鹤带着洋妞回来了,他们这条街都惊动了,柱子也出来看了一眼。

    然后他震惊了,那,那个女人不是自己曾经送外卖的那个四合院里的外国人吗!

    当初赵德柱曾惊叹于在那么豪华的四合院里住着那么美丽的外国姑娘,甚至还想过会不会是被包痒。

    现在一想,莫非那四合院就是大鹤的!

    看着尹鹤搂着阿芙的腰进了家门,又关上了门,阻隔了所有人好奇探秘的目光,赵德柱突然狠了狠心,给钟丽梅了条消息:我们不合适,那些钱我也拿不出来,就这么算了吧。

    完这个消息,赵德柱删掉了钟丽梅的所有联系方式,此时他已经下定决心,他要出国,他也要娶这么漂亮的洋妞!

    ……

    到了家里,二狗子脖子上戴着领结已经在等他们了,还有尹鹤爸妈、小鹭等老熟人。

    阿芙依次跟他们打招呼,并认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