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对钱真没兴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9章 原来她才是王者(求订阅!)(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聂倩的表哥还没说什么,陶籽就一眼看到了冲她眨眼睛的尹鹤。

    “好啊好啊!”她积极道,回了尹鹤一个ink。

    “桃儿,”陶妈瞪了女儿一眼,对聂倩小心道,“倩倩,会不会打扰你和朋友啊?”

    “没事的莲姨,都是很好的朋友,桃子也认识的。”

    ~

    这边尹鹤也跟父母说明,遇到了聂倩表妹一家,已经没空位了,就挤挤拼一桌。

    老六是很四海的人,当然表示欢迎,有人陪吃陪聊何乐而不为。

    然而老妈看到对方除了最老的和最小的,连陶籽和她嫂子胳膊上都有纹身,身为老师的她就有点抵触。

    就连看陶籽时都罕见的没了看儿媳妇的热忱。

    不过倒也没说什么,她时刻注意着尹庄富的涵养。

    这是挺大一个圆桌,不过再加六个人还是有些挤,尤其陶家的人除了陶籽只胖那个地方,其他都是高胖体质,块头很大,比较占地。

    小鹭无奈地和陶籽挨着,关键这家伙还热情地搂着自己的肩膀,让小鹭触感明显。()

    ~

    待众人落座后,聂倩充当话事人,给大家互相引荐了一下。

    一个华北家庭,一个东北家庭,就这么认识了。

    老六还是很爱交际的,递过菜谱,“老陶,再点几个菜,别跟我们客气。”

    老陶刚接过菜单,儿子陶果就开始挥斥方遒了,“今天的消费我来买单,都不许跟我抢,爸,整贵的!”

    聂倩重新叫来侍者。

    老陶就像是小一号的大汉陶果,只是头白一些,他看了看,“整个澳洲龙虾吧?”

    侍者为难道,“不好意思,没有了。”

    老陶心中一喜,两千块一只的龙虾没了,那就没啥压力了,不过他还是要拿出请客人的姿态。

    “你们这么大个饭店,怎么连个澳洲龙虾都没有啊,我们又不差钱,那,那还有别的龙虾吗?”他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也没有了。”侍者看着尹鹤,为难道。

    “怎么要啥没啥啊,这饭店真是,真是……。”真是挺不错的!

    老陶嘟囔了一句,心里乐开了花。

    侍者听不下去,终于反击了,“今天生意好,刚才澳龙、新西兰岩龙虾一共还剩十只,都被这位先生点了。”

    侍者指着尹鹤,老陶和陶果父子的动作全都僵住了,一只龙虾2ooo多,十只!

    那可就是两万块多啊!

    尹鹤解释了一下,“我想试试不同口味,有的是清蒸,有的爆炒,还有芥末生食的,这样吃着才不留遗憾嘛。”

    老陶舔了舔了嘴唇,把菜单递给儿子,“大果,还是你点吧,我好像高血压犯了。”

    他有点撑不住了。

    陶果不愧是年轻人,该怂就怂,“点了那么多龙虾,差不多也够吃了,再来一个海鲜大咖,量挺足的,刚才都点了什么……都是肉啊,再来几个素菜解解油腻,酒就不要了,我们开车过来的。”

    侍者为难的看向尹鹤,“先生,那刚才点的人头马xo要去掉吗?”

    老陶颤抖着问侍者,“点了几瓶啊?”

    “三瓶。”

    老陶记得单价就是3ooo多,这又是一万!

    老爹突然想喝传说中的洋酒了,尹鹤自然要满足,“不用,快点上菜吧,我们都饿了。”

    “好的。”

    陶果有些不爽地看着尹鹤,感情不是你买单,你倒是大方!

    不过看在是表妹的朋友,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他暗自看了看微信上的余额,但愿够用吧。

    开始上菜了,先是饮料酒水,然后是凉菜、热菜、天价海鲜,每次上菜,老陶父子的心都会一阵绞痛。

    但他们并没有想过赖账,咬牙也要把面子撑起来,大不了接下来几天顿顿清水煮面!

    陶籽是餐桌上的活跃份子,毕竟除了老六夫妇还有那个胖姑娘、两个小娃,她基本都熟。

    “鹤哥,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啊?”

    “今天刚到,你们呢?”尹鹤反问,春节前那次吃日料,让两人关系近了不少。

    陶籽:“我们是昨晚做飞机过来的,东北太冷了,爸妈年纪大了,对身体不好。”

    尹鹤:“我们是因为供暖断了,被逼无奈才背井离乡来到这里,毕竟不像是你们,在这里还有家。”

    “也不算什么,就一个小三居。”陶籽不以为意道。

    老陶却不满意了,“什么叫不算什么,花了你老子一百多万呢!”

    想当初他在京城买房都没花这么多钱,当然,在京城买的早。

    聂倩打趣道:“没想到姨夫你这么有钱呢,祖國大江南北都有房产呢。”

    老陶立即谦虚而得意道,“哪里哪里,加上老家也就三套,不!值!一!提!”

    陶籽不理老爹,对尹鹤道,“鹤哥,你才一套吧,要不也在这里买一套,以后来度假就方便多了呢。”

    聂倩:“他可不止一套房子,要我帮你数数有几套吗?”

    阿芙抢先道,“落山矶、硅谷、纽约各有一套,京城也有一套,老家也有,五套了。”

    尹鹤不是那种喜欢到处买房子的人,毕竟他这个人比较长情,在一个地方住惯了就不愿意挪窝。

    他摆摆手,“在米國持有房产不划算,税太高了,我又不经常住,所以想着该卖就卖,只保留硅谷的那套即可。”

    听说尹鹤在米國竟然有三套房,陶果父子吃龙虾的嘴都停下了,老陶干了一口xo,问,“原来小伙子你是个大海归啊!”

    他说的大,意思是有钱的海归,要不然能有米國三套房!

    这么一想,国内三套房的自己简直就是弟弟!

    陶籽瞪了父亲一眼,“不会说话就别说,吃你的龙虾吧!”

    尹鹤跟老陶摇摇举了个杯,“说是海归也没错,也确实大,叔你喝好。”

    然后尹鹤看向陶籽,“在这里买房不划算啊,我一年里估计一个月都住不了,租别人的别墅一个月顶天也就二三十万。”

    见尹鹤说的“也就二三十万”,陶籽爸妈又不吭声了,啥家庭啊,这么嚣张!

    陶籽的嫂子这时插嘴道,“小尹,你这就是不会做生意了,一年12个月,你自己住一个月,其余11个月可以租出去啊,就算入住率一半时间,那也不少钱呢,可划算了,我们就是这么干的!”

    陶籽有些无奈地看向嫂子,“嫂子,人家不差那点钱。”

    尹鹤点点头,“我确实也不喜欢别人住我的房子,在三亚购置房产这件事可以再议。”

    他看看老爹老妈,如果他们喜欢这里,那买一套别墅倒也无所谓,入了冬就可以让他们过来住着,就是怕没有熟人,他们会孤独()。

    除了各种做法的龙虾,还有不少硬菜,大家吃的非常尽兴,三瓶人头马被尹老六、大芳、阿芙、陶果父子等主力干的一滴不剩。

    老陶父子的想法是,既然是自己买单,那一定要喝够本儿,平时哪儿舍得喝这么好的酒啊。

    两个小时后,桌上已经不剩什么了,尹鹤招呼侍者结账。

    陶果立即站起来,魁梧地身体遮挡住侍者,“我来买单,多少钱。”

    “一共是三万六千五百八十八,领头抹去,三万六千五就行。”

    “365,娘的还挺吉利,一年有三百六十五个日出呢。”

    尹老六接上,“我送你三百六十五个祝福,今天让叔买单。”

    “六叔,你这叫说啥呢,我能让你出钱吗!”

    尹老六:“东西主要是我们点的,必须我们出钱!”

    尹鹤和老六来之前就商量好了,所有的消费都让他老人家买单,回头再让尹鹤把花掉的钱打他卡里。

    老六很坚持,陶果也不退让,再加上都喝了酒,很快两人就缠斗在了一起。

    陶果:“必须我来,必须给我这个面子!”

    老六:“说什么也要我来,我是你叔!”

    陶果。“你是我爷爷也不行!”

    老陶:“……”

    尹鹤怕老爹的身板干不过陶果这条大汉,立即给大芳使了个眼色。

    大芳坐着的时候不太显,一站起来,竟然跟陶果个头相当,她虽然喝了不少,但力气还在,一下子就把陶果拎了起来。

    “唉呀妈呀,谁锁我脖呢,你给我撒开!”

    尹鹤一锤定音,“桃子,今天我请,回头再让你哥请,你劝劝你哥。”

    “哥,你就别……”

    这时侍者突然道,“两位你们别吵了,已经有人结账了。”

    “啊,谁?”

    众人齐齐看向她。

    侍者看了看柜台,只见一个笑容很治愈的女孩正看着他们。

    陶籽远远看去,“吴璇依!?”

    尹鹤走过去,关心问道,“小璇,你不是肚子疼吗,怎么还是过来了?”

    吴璇依浅笑嫣然,“我哥让我给照顾好你,我肯定要尽职尽责啊,就算不能陪你们吃饭,结账这种事也必须要做的啊,还好我来得及时。”

    尹鹤:“那也不能让你结账啊,我是当哥的,让妹妹花钱太不像话,你把账号给我。”

    “哎呀,那个以后再说啦,”吴璇依笑着哈啦过去,“我好像遇到熟人了。”

    吴璇依走到陶籽面前,“桃子。”

    陶籽:“璇依。”

    小鹭奇怪地看着两人,“你们认识。”

    吴璇依笑笑:“有点渊源。”

    陶籽却有点不爽,“成王败寇,没啥好说的。”

    看来还真有点故事,尹鹤有点好奇,于是问道,“那要不咱们再找个地方聊聊。”

    宋明慧见状,立即支持,“对对对,你们年轻人再找地方玩玩,我们就先回去了。”

    老六热忱地拉着老陶,“老陶,去我们那坐坐,喝口茶怎么样?”

    老陶立即应邀,“行啊,看看你们住的别墅啥样。”

    陶果有点为难,“那我算年轻人吗?”

    陶嫂扯着他的胳膊:“闺女都这么大了,还年轻什么啊,跟我们走!”

    张婷也想跟着宋老师回去,不过被宋老师推了过去,“你才二十岁,跟他们去玩吧。”

    张婷相当不好意思,人家都是俊男靓女,加自己一个算怎么回事儿啊。

    不过想到能和吴璇依一起玩,她还是蛮激动的。

    于是两伙人分道扬镳,尹鹤身边包围着聂倩、阿芙、小鹭、吴璇依、陶籽等一众美女和大芳张婷。

    尹鹤问吴璇依,“接下来去哪儿坐坐呢,这地界你熟。”

    吴璇依桃花眼看着陶籽,“去我家酒店吧,那里有kTV,我和桃子都是歌手,不如唱唱歌,叙叙旧。”

    大家都没意见,张婷更是跃跃欲试,唱歌是她喜欢的文体活动。

    之后吴璇依一个电话,就叫来了三辆酒店的车,把他们送到了亿豪大酒店。

    而吴璇依也主动地坐在了尹鹤身边,还体贴地给尹鹤递上一片口香糖,“这是我代言的,尝尝。”

    之所以有这么大的转变,盖因刚刚她搜了一下“尹鹤”。

    就在刚刚,吴璇依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吃着冰激凌,很多很多冰激凌。

    一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还有就是为了真的把自己吃的肚子疼,这样就算老哥回来了,自己也光明正大。

    结果肚子果然不舒服了,在蹲马桶的时候,她闲着无聊,就玩手机。

    玩着玩着,想到了老哥的话,于是吴璇依在搜索引擎上写下“尹鹤”两个字,然后她惊着了。

    她不是没见过有钱人,比老爸有钱的人也见过很多,可那又怎样,自己又不缺钱。

    但是那么年轻,帅气,还那么有钱,这还真是第一次见。

    最关键的是,从网上的八卦新闻中可以看出,因为国外明星基本都养宠物,凭借“宠物机密”这个庞大的宠物帝国,尹鹤跟好莱坞的明星们都拥有良好的私人友谊。

    他曾和小李子一起沙滩呲水,但身材依旧。

    他曾被传是霉霉的前男友,但不曾留下什么传世名曲。

    他曾靠着宠物交友和斯嘉丽成为至交,寡姐老公男友都换了好几个,他们还是好朋友。

    他曾客串参演《复联4》,虽然不曾露脸,但据传被拍到和绯红女巫单独约会。

    他不仅和漫威有交情,据说dc的神奇女侠,她家的宠物猫咪就是尹鹤亲自帮忙挑选的,传闻加朵的女儿很喜欢他。

    他的公司还曾参与投资了环球影业的《爱宠大机密》,电影虽然不算多么成功,却拉动宠物机密的股价涨了几十亿美刀。

    这些新闻看了很久,看的吴璇依双腿麻,她立即提起短裤,准备继续当尹鹤的甜心导游。

    钱不钱的她不在乎,如果尹鹤能帮她圆明星梦,这比什么都值。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