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对钱真没兴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7章 瞎子+狗>瘸子?(求订阅!)(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快进前100了,继续求月票!冲啊!)

    宋老师建议,“要不等我儿子从老家回来再见面?”

    然而美姐等不急了,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宋女士,这样,我把女孩的照片发给你,你让你儿子看看,如果他觉得可以,那就明天见,见面的地址我也先发给你,如果不想见,你告诉我一声,我就省的安排了。”

    宋明慧答应了,接到照片后,她非常满意,虽然只是一个侧脸托腮的照片,没有看清全貌,但看着就乖巧,温婉,像是大家闺秀的样子。

    她找老六商量这件事,老六正在撸猫,不甚在意的样子,“看大鹤意愿喽。”

    “我说你能不能上点心啊,我就怕明天如果见不成,等从老家回来,人家没准就不想见了。”

    宋明慧一把抢过了圆圆,自己撸了起来,这长毛的猫摸着就是舒服哈。

    老六喝了口林祥端来的手磨咖啡,吧唧吧唧嘴,“明天咱们计划早上回去,这也没时间啊。”

    “就说你要去看望二哥,下午再走。”宋明慧出主意道。

    “那我是真去还是假去啊?”

    “你真去一趟能咋的。”

    老六不情不愿道,“行行行,去去去。”

    见二哥,本来是挺有优越感的一件事,可因为大鹤跟小舒的事,他每次见面都提心吊胆的,好像欠二哥钱似的。

    ~

    不一会儿功夫,尹鹤回来了,他跟小舒在车上只是单纯地谈谈人生聊聊理想,毕竟自己还在吃中药调理期间,不可妄动。()

    当他刚要回自己房间睡觉,老妈笑嘻嘻地叫住他,“大鹤,过来一下。”

    这个笑容很少见,尹鹤预感不妙,果然,说的是相亲的事。

    想到自己认识新女孩的渠道比较窄,他点头道,“我不是不相,可是能不能等从老家回来再说啊,明天一早不是要回老家吗。”

    “我上午去看看你二伯,下午回也行。”老六说完自己的台词,继续撸猫。

    宋老师劝道,“时间不是问题,万一这几天人家就找到合适的男孩了呢。”

    “那就是我们没缘呗,我再找就是了。”

    “不是,这个女孩条件特别好,特别难得!”老妈把美姐的那套说辞讲了一遍。

    尹鹤却开始皱眉了,“妈,听着感觉有点不太靠谱啊,你是不是遇到骗子了。”

    “那怎么能是骗子呢,对面公园的相亲角,人们都认识她,有口皆碑啊!”

    见儿子狐疑的态度,老妈又道,“人家把照片都发过来了,你先看看,骗子也没关系,只要好看,你看得上就行。”

    “您这就太没原则了。”尹鹤失笑,无奈地接过手机,当看到女孩的照片后,他一下子怔住了。

    “妈,这个女孩叫什么?”他死死盯着照片。

    宋明慧“哎呀,人家没说,我也忘了问,不过下面有地址,明天去那里见面。”

    尹鹤长喘一口气,“好,明天见面!”

    尹鹤把照片发给自己,回了房间,他的干脆震惊了老六夫妇。

    老六贼兮兮笑道,“这是长得好看,相中了,我就说嘛,什么性格、家世都是虚的,脸蛋最重要,嘿嘿。”

    ~

    尹鹤登陆了好久没上的qq,在他的空间里翻了好久,可惜没有,当初分手后,他就把两人的合照都删掉了。

    自己对她的记忆也有点模糊了。

    不过大宝应该有她照片,于是尹鹤又进了大宝的空间,找到了将近十年前的班级合照,然后对比老妈发来的那张照片。

    “像,真像!”

    那个女孩的模样,跟尹鹤的初恋女友齐墨蓝竟然有七八分相像!

    一下子勾起了他对那段初恋往事的回忆。

    当然,照片中的女孩更年轻,脸蛋圆润,少了些艳丽张扬,多了些清纯可爱。

    风格上是有一些不太一样的,可尹鹤隐约还记得,她是有个小十岁的妹妹的,因为这一相似经历,两人在驭妹方面很有共同语言,还交换过妹妹的照片。

    如果妹妹长大了,可不就差不多二十岁吗!

    会是她妹吗,如果是,那就证明这个女孩是骗子,她的家世根本不是那样的。

    如果不是,可以深交一下,但仍不能排除对方是骗子。

    齐墨蓝,也不知道你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她是尹鹤真正意义上的初恋,是引导他从男孩变成男人的女人。

    她也是尹鹤的师妹,是易腊宝的同班同学,不过两人认识的时候还不知道易腊宝是哪根葱呢。

    在认识齐墨蓝之前,尹鹤的大学生涯就是学习、打工、省吃俭用。

    在京城打暑假工的时候,尹鹤认识了高三毕业,即将成为自己师妹的齐墨蓝。

    和她在一起之后,尹鹤不可避免地大手大脚起来,并开始思考创业,只为了让自己配得上这个美丽骄傲的女孩。

    然而最终尹鹤的创业以失败告终,同时齐墨蓝大学毕业,对于未来,两人感到了迷茫,最终分手。

    大多数时候,分手是不需要第三者的,也无所谓谁对不起谁,一个个小的争吵、别扭堆砌起来,一次次现实的选择发生了分歧,累了,倦了,自然而然就破裂了。

    之后尹鹤选择去国外进修,七年没有再见。

    齐墨蓝是很决然的那种人,有点大小姐脾气,既然分手,就分的彻底,切断了跟尹鹤的一切联系,而自己也没有刻意去打听她。

    以至于尹鹤现在还不知道,七年了,她是不是已经嫁做人妻,成为人母。

    突然涌起的关心让尹鹤忍不住给易腊宝打了个电话,“大宝,回京了吗?”

    “鹤哥,我刚回来,要不要一起吃个饭!”大宝有很多话想要倾诉。

    “没空,就是问你点事,”尹鹤直接回绝,“你近几年跟齐墨蓝有没有联系啊?”

    “没有啊,”大宝道,“五年了,我跟你都没联系,更别说前任嫂子了,虽说她是我同学,但我跟她真没跟你熟。”

    跟自己猜的差不多,尹鹤“哦”了一声,却忘了大宝的qq基本是被他姑掌管着。

    大宝又笑嘻嘻问“你咋突然问起这个了,难道是想旧情复燃,我觉得可以啊,你们本来就没什么大矛盾……”

    “去去去,好马不吃回头草,”尹鹤打断大宝的絮叨,中间隔了七年,想必大家都各自有丰富的感情生活,再想找回初恋的感觉,那是不可能的,“就是碰见了一个长得跟她有点像的女孩,顺口问问。”

    “那肯定也是美女啊,毕竟齐墨蓝可是我们那一届的系花,我觉得鹤哥你可以争取争取。”

    “滚滚滚,哥的事你别操心,还是说说你吧,有没有找个女朋友,让你姑少操点心啊?”尹鹤问。

    “别提了,回老家后,每天早中晚三次相亲,天天络绎不绝,”大宝开始叫苦,“我连玩会儿手机游戏的时间都没有啊!”

    “看来你还是很抢手的嘛。”

    “是钱比较抢手,你回老家相亲肯定比我抢手!”

    “就没一个聊得来的?”

    “完全没有共同话题啊,我跟他们说二次元,她们跟我聊二胎,我跟她们说,她们跟我侃早点,我跟她们说乔碧萝,她们给我推荐碧螺春!”

    乔碧萝是啥,小鹭她们好像也说过碧萝啥的,尹鹤感觉有点跟不上年轻人的节奏了,于是避开自己不懂的话题,“那你体重减下来了没?”

    “我瘦了足足五斤啊!”大宝哭诉道,“过年期间瘦五斤,这是什么概念,简直就是虐待啊,都不让我吃顿好的!”

    尹鹤笑了,“那你是怎么安排你姑的,没给她介绍对象?”

    “我不敢,不过我给她报了中传的ba班,同班的都是中年成功男士,以我姑的颜值,肯定能成为班花的!”大宝贼笑道,仿佛已经看到未来姑父正在冲他招手。

    “啊,怎么报的中传啊,华大不香了吗?”尹鹤意外,因为他也想考中传的博士来着,还想让云老师带自己呢。

    “随便报了一个,一个学完了还有另一个,反正京城有名有姓的大学都跑不了,学的不一样啊,在中传学的是企业的宣传推广,如何有效地利用广告。”

    关怀了一下大宝和他姑后,尹鹤又说起吴炫伦,并表示有机会寝室哥几个在京城聚一下,听到这个,大宝这才乐呵呵地挂了电话。

    ……

    第二天刚起来,天都没彻底亮,尹鹤就催着问老妈,“什么时候见面啊?”

    宋明慧乐开了花,难得儿子这么积极,“怎么也得中午吧。”

    “早上不行吗?”尹鹤又道。

    这时聂倩阿芙也起床出来了,听说尹鹤急着要相亲,不禁大感好奇,是什么让他如此饥渴?!

    是爱吗?是责任吗?!

    宋明慧为难道,“早上见面吃啥啊,豆浆油条豆腐脑?不太像话吧~”

    阿芙建议道,“阿姨,可以喝奶茶吃甜点啊!”

    “可人家订的地方是中餐馆,”老妈说了一句,立即后悔,干嘛要打击儿子的积极性呢,“那行,我先问问。”

    宋明慧掏手机跟美姐沟通了起来。

    很快,她给尹鹤回复,“地址我给你发过去了,快点去吧,给人家女孩买点鲜花。”

    “女孩叫什么?”尹鹤又问。

    “哎呀,我又忘了,不过叫啥不重要,喜欢最重要!”老妈开始把尹鹤往外推了。

    尹鹤让晓圆大芳跟自己去,聂倩阿芙也想跟着,被宋老师拦住了,“你们俩去了,万一人家女孩吃醋了怎么办,都给我在家里老实呆着。”

    她琢磨着儿子没有女人缘,是不是因为这两个丫头闹得呀,女孩们见了这么漂亮的左右护法,自惭形秽之下肯定不敢靠近儿子了啊。

    阿芙无辜道,“阿姨,那我们总要上班的啊?”

    “先吃了小林做的早餐再去上班,现在才几点啊。”宋老师牵着两个女孩的手进了餐厅,又叫了声婷婷。

    结果灵灵告诉她,“婷婷老师在下面锻炼呢。”

    宋老师点点头,“虽然我从来没见过婷婷瘦的样子,但她瘦下来肯定很好看!”

    ……

    在天潭公园附近的一个奶茶店外,尹鹤让晓圆在外面等着,他自己进去。

    看着不远处的天潭公园,那段记忆再次涌现。

    在大学的前两年,忙于打工赚钱的尹鹤,除了故宫和长城这两大京城旅游界的龙头外,没有逛过别的地方。

    不过和齐墨蓝认识后,京城大大小小的景点都留下了两人爱情的足迹,天潭公园也是其中之一。

    ~

    走进奶茶店,尹鹤淡笑,“等人,过会儿再点。”

    他看着窗外,想象着等会儿见面的场景,会真的是齐墨蓝的妹妹吗,如果是,她为什么要骗人呢?

    她家里并不是什么破落户,父亲虽然不是世界五百强的亚洲区ceo,但也是音乐学院的教授,母亲虽然不是什么社交名媛、副总统的后人,但也是体面的公务人员。

    在当年的尹鹤看来,那已经是高攀不起的上流之家了,所以他努力拼搏,想要获得一个平等交流的机会,想要避免被贴上“凤凰男”的标签,可惜,终究还是败了。

    正当尹鹤思绪飘到七年前的时候,门外走过一个牵狗的女孩。

    女孩穿着银白色羽绒服,头发是易打理的短发,带着墨镜,脸上几乎没妆,可素面朝天依然掩不住她的天生丽质。

    另外,她手中牵着的是一只胖乎乎的金毛犬。

    金毛身上装备齐全,似乎是只工作犬。

    “肉肉,应该是这里吧,还要往前走吗?”女孩问狗。

    狗扯着绳子“汪,汪汪(听我的,准没错!)”

    女孩有些不放心,“要不我还是问问路吧?”

    她刚说完,奶茶店老板娘就走了出去问,“小白,要去哪啊?”

    “奶茶店。”女孩道。

    “那进来吧,直接右转就是门,再往前走是肉铺。”

    女孩低声叹息“果然~”

    她牵着金毛进来后,见尹鹤异样的目光,老板娘立即向他解释,“不好意思,那只狗是导盲犬,您不介意吧?”

    尹鹤摇摇头,照片里的女人就是她,可怎么会是盲人?

    另外真人没有照片那么像,可以减少至六七成了。

    而且,这个女孩戴墨镜的样子让尹鹤想到好像在哪儿见过。

    对了,穆蓉仙学校的那只大橘猫,就是被一个盲人女孩收养的,尹鹤看过女孩抱着橘猫的照片,很像是她!

    老板娘招呼叫小白的女孩,“小白,你喝点什么啊?”

    “老板娘,我晚会儿点,在等人呢。”

    老板娘跟她应该是比较熟的,问,“等什么人啊?朋友?”

    “还不算朋友,第一次见,您帮我看着点好不好?”

    “行啊,长什么样?”老板娘来了兴趣。

    “30来岁,一米八左右,应该挺帅气的,我也没见过照片。”小白吐吐舌头不好意思道。

    然后老板娘看了尹鹤一眼,尹鹤直接走过来,“我想你等的应该就是我,我是美姐介绍来的。”

    小白立即站起来,“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来晚了,我中间可能迷路了。”

    尹鹤“不晚,我也刚到,坐下说吧,老板娘,点两杯奶茶,你喜欢什么口味的?”

    ~

    上了奶茶,还有一些小点心后,老板娘就躲到一边看戏了,现在也没什么客流,看看偶像剧挺好的。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尹鹤主动道。

    “我叫齐墨白,你可以叫我小白,”女孩道,还不忘介绍自己的导盲犬,“它叫肉肉,是个乖巧的小男孩。”

    妥了,长得像,名字也像,如果眼前的女孩不是齐墨蓝的妹妹,自己“尹”字倒过来写。

    可自己记忆中,齐墨蓝的妹妹并不是盲人啊!

    “你怎么称呼呢?”女孩问。

    “我……”她可能还记得自己的名字,于是尹鹤反问,“美姐没说我的名字?”

    “小姨没说,也怪我,忘了问。”

    小姨?那个美姐是她小姨?墨蓝的小姨肯定知道自己,所以,这是一场别有用心的“相亲”!

    尹鹤略做思考,“我姓尹,你可以叫我杰夫。”

    “杰夫~”女孩默念道,有点奇怪的名字。

    尹鹤又道,“你的眼睛不是天生的吧?”

    齐墨白摇摇头,“跟你一样,都是车祸导致的,好像是神经的问题,醒来后就看不到了。”

    “跟我一样?”

    齐墨白微微一笑,“其实你没必要太在意的,既然你都不介意我的眼,我也不会介意你的腿。”

    我的腿?尹鹤低头看了看,那个美姐到底是怎么跟她说的?

    尹鹤敲了敲桌子腿,发出木头的声音,“哦,那就好。”

    齐墨白笑了,“还是你们这种好,戴上义肢也不太影响生活,不像我们这种,半路看不见的,至今还没有彻底习惯黑暗的日子,遇到什么,总想知道它长什么样,是什么颜色的。”

    女孩的笑容很真实,不像是强作欢颜,甚至比齐墨蓝的笑更有感染力。

    尹鹤问,“多久了?你的眼睛。”

    “四年多了。”女孩摸到吸管,喝了一口。

    尹鹤回了一句,“哦,跟我的腿差不多。”

    齐墨白又笑了,“那我们还真是有缘呢。”

    尹鹤很想开门见山问她关于齐墨蓝的话题,又怕太明显会吓跑她。

    于是他看着蹲在女孩脚边的金毛,“你的肉肉多大了?”

    “一岁半,还是个小狗呢,不过它很敬业。”

    尹鹤“金毛挺聪明的,倒是也能做导盲犬,不过拉布拉多更合适一些吧,金毛过分活泼好动了。”

    “原本是想养拉布拉多的,”齐墨白小声说着,似乎是怕金毛听到,“但小姨不太懂狗,人家说是拉布拉多,她看是黄色的小狗,就买了,后来毛越来越长,才知道是金毛。”

    “你们不是在导盲犬机构买的?”

    “不是,路边摊买的,500块还打了对折,之后是我自己训的。”

    看这狗坐姿端正,不吵不闹,看来培训的还不错,伙食也好,尹鹤点点头,“金毛犬有拉布拉多的血统,小时候确实比较难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