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对钱真没兴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8章 小姨子进家门(求月票!)(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推开红色的木头小门,里面是一个拥挤的小院子,甚至都不能被称为院子。

    除了一条能让人通过的路,到处都是杂七杂八的物品堆砌其中,房子也只有几小间。

    这大概才是平民生活中最常见的京城四合院,破旧,拥挤,不便捷,上厕所还要走出几百米。

    像这种既难卖出去,又得不到拆迁机会,一辈子困死其中,所谓的“身家千万”只能是号称,实际生活水准却根本配不上这千万身家。

    里面倒是没有打砸抢的痕迹,还没进里面的房门,就听墙上有一声猫叫,是一只肥硕的橘猫。

    “吨吨!”小白叫了一声,猫咪立即从墙头跳下,在小白脚边蹭了蹭,腿脚似乎挺利索的。

    这应该就是穆蓉仙想要收养的那只肥猫了,上次被人踢了一脚,依然没长记性,身为一只曾经的流浪猫,对陌生人一点警惕都没有。

    估计也是因为这副厚脸皮,才能长得这么肥吧,吨吨,这个名字还挺贴切。

    晓圆大芳走在前面,生怕有埋伏。

    到了正屋门口,随手一推就推开了,齐墨白紧紧抓着尹鹤胳膊,“我小姨不在吧?”

    “没人。”

    她松了口气,如果人在,却没人回应,那才是最可怕的,她已经承受不了再一次的打击了。

    “老板,你看!”晓圆指着客厅茶几上的一张纸。

    “怎么了?”齐墨白问。

    尹鹤,“一张纸,我看看。”

    “写得什么?是我小姨留下的吗?”

    尹鹤先看,没有读出来。

    信确实是她小姨赵淑美留下的,但并不是留给小白的,而是留给尹鹤的。

    信很长,写得很用力,几乎都要穿透纸张了,而且很潦草,像是饱含着某种情绪写就的。

    “尹鹤,我想首先看到这封信的应该是你,我刚刚看到你来了,所以就放心地离开了。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赵淑美,是齐墨蓝的小姨,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我们一家对你的大名如雷贯耳。

    “你的照片我们都看过,你的事迹我们也都知道,哦,仅限于大学期间,后来你的发展确实出乎我的意料。

    “在我家里还没出事之前,我和我姐都一致认为你配不上我家墨蓝,呵,我们还真是鼠目寸光。

    “你刚走的第一年,墨蓝就想过去米國找你,但是被我们藏了护照,这才引发了后面一系列悲剧,你应该也知道了吧。

    “那些事我不想多说,我想说的是,如果你还念在自己和墨蓝有些感情,就好好善待墨白吧,她是个可怜的孩子,也是个懂事的孩子,但我真的累了,我不要再管她了。

    “我也管不了liao了le!

    “说一下我们家的情况吧,一次车祸,我姐夫丧命,我姐重伤,小白双目失明,她家的财产差不多都搭在我姐和小白治病上了,可最终我姐还是没能醒过来,小白的眼睛也没治好。

    “人没了,老实说,那一刻我还有点解脱,挺残忍是吧,但真的像是卸下了身上的一块大石头。

    “省下每个月给我姐续命的钱,我们的生活极大改善,我和丈夫也没孩子,小白就是我们亲女儿,我们一家三口过了两年轻松日子,可现在,又轮到我丈夫了!

    “绝症,叫渐冻症,挺有名的,你说好笑不好笑,感觉像是要把齐家人赶尽杀绝一样。

    “医生说,他最多就有三年好活了,我不信邪,可花了好多钱,跟无底洞似的,可没见起色,为了继续赚钱,每天家里、医院、婚介所三头跑,小白总是心疼我,让我先照顾好叔叔,她可以照顾好自己。

    “可她自己怎么可以,她不是先天盲人,她看不见才四年多,我怎么放心的下,有时候我甚至想,干脆我们一家三口喝毒药好了,一了百了。

    “可小白应该不愿意吧,她才二十岁,她每天都是笑着醒来的,她肯定想好好活吧。

    “但是跟着我们,她不可能好好活,这时候,我想到了你。

    “我曾经见到过你父母,也知道你住哪儿,我有好几次想要上门找你要钱,要钱治病续命。

    “后来发现,钱对我们已经没那么重要了,甚至小白也不重要了,我老公生命中最后的三年最重要,所以我决定把小白留给你,起码你有钱不是吗。

    “现在我和她叔叔已经走了,他年轻时候曾说过,想要周游世界,只可惜钱包太瘪,现在,我们有钱了。

    “我用这套四合院做抵押,换了高力贷700万,没办法,如果能卖出去,我早就卖了,另外还用各种手段套了300万的贷款,都是没打算还的。

    “不过门上的漆是我自己喷的,锁也是我换的,就是为了吸引你进来,看到这封信。

    “有这一千万,到我老公死之前,应该能比较轻松地领略一下全世界的风景和美食吧。

    “这次我就自私一回了,这孩子我不管了,我只管我和我老公,你如果也不管,就让她自生自灭吧。”

    “哦,还有,小白爸妈给她留了一套房子,但她没法住,早就被我租出去了,房租会按时打到她的卡上。

    “家里那些乐器都是她爸留给她的,不仅名贵,而且对她意义重大,你也都搬走吧,院子就这么放着就行,谁爱要谁要,气不过给我砸了烧了也行。

    “就说这么些吧,你愿意怎么跟她说都行,反正我觉得以后应该也不会再见了,恨就恨吧,她是大了点,要不我就直接扔孤儿院了,也就不麻烦您了。”

    整封信就是这样,在尹鹤看信的时候,齐墨白催促了好几次,“姐夫,小姨说什么啊?”

    这个女人啊,你自己不敢跟她说,非要让我做这个恶人。

    尹鹤去掉了信中赵淑美那些故意说给自己听,逼自己照顾小白的狠话,跟她如实以告。

    “哦,你小姨带着你叔去旅游了?”

    “啊?旅游。”

    “怎么,没带上你,你不高兴啊?”尹鹤故意轻松道。

    “可,可我叔叔病的很重啊。”

    “也没特别厉害,还能走路呢,医生说这种病只能指望奇迹,而诞生奇迹的最重要诱因就是好的心情,他想干什么就顺从着他干什么,或许会出现奇迹,”尹鹤编道,“你叔叔现在就想环游世界,所以你小姨就带着他上路了,她写这封信是说,她不在家的这段日子,让我帮忙照顾你,让你一定要听我的话,她不在的这段日子,我就是你的监护人。”

    “可,她为什么不亲自跟我说啊,为什么要告诉你不告诉我?”

    “估计是你太依赖她了,万一跟你说了,你也要跟着怎么办,你知道环球旅行多加一个人要多花多少钱吗。”尹鹤吓唬道。

    “我才不会那么不懂事呢,”小白突然又担心道,“可,可我小姨现在应该也没什么钱吧?”

    “所以她把这套房子卖了,就有钱环游世界啦,不过你现在倒是无家可归,只能跟我走了。”

    “啊,卖了房子,那你刚才说的小姨欠钱又是怎么回事儿?”

    “哦,门上有人喷了字,说什么欠债还钱,不还拉倒,那是你小姨喷的,为的是引我上钩,让我看到这封信。”

    “所以,你是被小姨骗来的,对吧。”小白低着头,有些消沉。

    “骗只是手段,我并不介意别骗,我也经常骗人,如果不是今天被骗来见你,我可能都还不知道你们家的事,行了,以后你就跟我混吧,晓圆,安排搬家公司,把这里的钢琴、小提琴什么的都拉回家去。”

    小白后退一步,跟尹鹤拉开距离,“你没必要管我的。”

    “我是没必要,但是我有钱啊,而且我很闲的,我家住着好几个白吃白喝的,不差你一个。”

    大芳跟圆姐小声嘀咕,“老板是不是在说我啊?”

    “你没白吃白喝,你还赚工资了呢。”晓圆道,平时她住四合院那边比较少。

    大芳咦,白吃白喝还拿钱,突然感觉更无耻了呢。

    小白又对尹鹤道,“如果你不愿意,我自己也可以照顾好自己的,我还有套房子,而且我自己有工作。”

    尹鹤来了兴趣,“还不知道你有什么工作呢?”

    “我在西餐厅弹钢琴,月收入5000呢!”小白突然豪情万丈,5000块巨资给了她底气。

    尹鹤“什么西餐厅啊,钢琴师才给5000,估计就是什么不入流的餐厅,这样吧,你也别打工了,到我家给我弹钢琴,我给你一个月一万,另外包吃包住,你觉得怎么样?”

    小白刚要欣喜地答应,突然想到,这可能只是他为了照顾自己的自尊心才这么说的。

    她不要别人的怜悯,于是小白逆向砍价道,“包吃包住,给3000就行。”

    “3000就3000!”尹鹤没讨价还价,跟着自己,还用自己花钱?所以她的工资根本没意义。

    见他答应的这么痛快,小白又开始后悔,是不是要少了,钱不钱的不重要,关键这样会不会让姐夫看低自己的钢琴技艺,她的技术绝对是5000那个档次的,3000绝不是她实力的体现。

    可是她又不好意思反悔涨价,于是指着肉肉和吨吨,“也要管它们的吃住。”

    尹鹤哈哈一笑,“你的吃住我都包了,还在乎它们俩。”

    小白小声嘀咕,“它们吃的可多了~”

    肉肉和吨吨互看了一眼说你呢。

    尹鹤感觉今天肯定是没法回老家了,起码要把齐墨白安顿好啊。

    于是给爸妈打电话,决定明天再回家。

    “儿子,是不是相中了?”宋老师非常激动,这绝对是有戏啊!

    “妈,等我回家再说吧,这事有点复杂,电话里说不清楚。”

    “喂,喂喂……”宋明慧,“挂了。”

    此时聂倩和阿芙已经下班回来吃午饭了,听到尹鹤这样的答复,两人面面相觑,难道这世上还有复杂到他尹大鹤搞不定的女人?

    ……

    晓圆叫来了搬家公司,尹鹤在里面帮小白轻点物品,因为很多都是贵重的珍惜乐器,所以必须非常小心才行,还要用到专业的打包工具。

    小白对这些乐器确实非常熟悉,两把差不多的吉他,她都不用摸吉他的外壳,只是弹动吉他的弦就能叫出每把的名字。

    关键吉他叫什么只有齐墨白知道,说错了尹鹤也只能拍手叫好。

    在胡同口,把自己包裹严实的赵淑美已经看到了这一切,小白跟尹鹤在一起,而且已经开始搬家了,看来一切都顺利。

    她双手捂着脸,脸上都是眼泪,把小白留给别人她万分不舍,但小白跟着尹鹤是最好的选择,以他的财力,说不定还能治好她的眼睛呢。

    虽然在那封信上说的那么决然,但不亲眼看到尹鹤接收了小白,她是肯定不能放心地开始环球旅行的。

    现在,她彻底放心了,转身离开,去接办完出院的丈夫,或许自己永远都回不来了,但接下来的日子,她一定要让丈夫再无遗憾!

    ……

    直到下午两点,这里的东西终于打包完毕,尹鹤带齐墨白和她的猫狗上车,前方带路。

    看着拘谨地坐在自己身旁的齐墨白,尹鹤不知道自己要养她多久,当然,他不是不想养,只是觉得,自己的娶妻生子之路难度又要增加了。

    试问哪个女人愿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