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对钱真没兴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0章 AI换脸,老班底(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1oo章,6o万字,值得纪念!万字大章!求票!)

    事情是这样的,第三季中,有一个小剧情,是学校要评选校花,林洛雪以为肯定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然而钟白也闹着参加,还拉上了殊词妹妹。

    最终校花之位落到了一个大一新生头上,也就是刚才说的那位“校花”,三人全都一场空。

    而这位校花也成为了任逸帆的新目标,只是追求未果。

    那个演员叫徐萌,本身是胡州师范的大二学生,有系花的称号,长得很漂亮,并不是专业演员。

    因为不是什么重要角色,只有两集的戏份,再加上她之前以学生会成员的身份跟过剧组,大家也比较熟,所以毕导找了她,两集戏份,给了两万块。

    毕导还是很谨慎的,签了正式的合同,结果才拍了一集多的内容,人就撂挑子不干了,说是男朋友不允许,宁愿赔钱。

    虽然赔钱可以挽回一定经济损失,但却耽误了不少演员的时间,还要复原一些场景,这些损失绝不是1o万就能打住的。

    毕新叶导演叹息一声,“不是专业演员,连一点专业精神都没有,这次我可长记性了。”

    尹鹤纳闷儿道,“有点不理解他男朋友啊,女友成为明星不好吗。”

    同样是女朋友,一个是学生,一个是女明星,这在炕上的趣味明显后者更强烈啊,名气加成真不是说说而已。

    尹鹤看向俞翔,“难道是因为跟你有亲热戏,所以人家男朋友才不同意的?”

    俞翔忙摆手,作为承担了本剧一半感情戏的牛叉人物,他委屈道,“这次我演的是苦追未果,连手指头都没碰到,简直有损我任先生的威名!”

    毕新叶道,“就算有亲热戏,如果她不满意,我也可以删改的啊,直接撂挑子,太过分,算了,先不说这些了,老板,我给你介绍一下剧组的演员们吧。”

    “正好,我也引荐几位朋友给你们认识。”

    接下来尹鹤认识了剧中的几位主要演员,钟白的扮演者徐小璐,路桥川的扮演者吴雨泽,余皓的扮演者李汌等等。

    尹鹤也把陶籽小白麦子组团介绍给大家,“这三位是音乐人,负责这部剧的主要音乐,她们是来这里采风的。”

    “这两位,”尹鹤指着空姐二人组,“邢露,明真,她们在我的飞机上工作。”

    这种婉转的说法顿时被认为是秀肌肉,“我的飞机”,太让人羡慕了!这么漂亮的私人空姐,太让人嫉妒了!但因为阶级差的太远,根本恨不起来。

    尹柔的介绍则是一笔带过,她却不断给自己加戏,“各位哥哥姐姐好,你们可以叫我柔柔,可不要叫成肉肉,肉肉是这只大金毛,以后在剧组还请各位多多关照!”

    既然是老板带来的人,而且都姓尹,虽然老板没有明说,但大家都明白,这个必须好好关照才行。

    饰演余皓的李汌笑嘻嘻道,“妹妹,你多大了?”

    “我今年十八了,哥哥,你今年有19岁吗?”尹柔认真的问。

    她认真的表情让李汌激动地都要哭了,“妹妹你真的太有眼光了!”

    很快,尹柔就跟这些演员混熟了,而导演还在打电话,准备找人应急,他也认识一些明星。

    比如糖人影视的当家花旦胡冰清,曾是他那部《腾空的日子》的女主角,但人家现在正在横店拍戏,进度很赶,抽不出时间来。

    接连打了个好几个,都没能谈拢,毕竟才两集的小角色。

    正当他准备给核心影视的当家人,云遮月的师弟叶谦打电话,让人脉更广的他联系演员,这时李汌突然喊了一声,“哎呀妈的,这妹妹真漂亮啊,不比那个校花差!”

    原来是扎马尾的尹柔放下了头,有人表示跟原来的那个校花徐萌长得有点像。

    尹鹤走过去看了看,放下头的柔柔颜值确实涨了一些,尹鹤见了那个校花的拍摄片段,的确有几分相像。

    看着尹柔那张小脸,毕新叶当即拍板,“尹柔,要不你来演这个校花吧!”

    尹柔有些慌张,有些局促,“我,我,我没问题啊!”

    尹鹤还以为她会客气客气呢,没想到这么不客气,她还说,“平时在学校里,人们就都喊我校花,这个角色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啊,莫非你们是猜到我会来!”

    看把她嘚瑟的,尹鹤拉着毕新叶到一旁,“可是她没学过表演的啊。”

    毕导,“没事,原来那个也没学过表演的。”

    尹鹤:“可是刚才你还说不再用非专业演员了,你忘啦?”

    毕导直接把自己的话当屁放了,“没关系,这次可以签1oo倍的违约金,如果违约,钱你来出。”

    看着尹柔开心地找李汌借剧本,跟俞翔探讨剧情,尹鹤不再说什么了。

    毕导又道,“老板你放心,这个角色就是个花瓶,长得好看就行,不需要演技。”

    尹鹤担心,“就是觉得我侄女也没多好看啊,她也算花瓶?”

    “那可能是你看得多了,我们看着都挺好看的,蛮清新的啊,稍微打扮一下,不差的。”

    尹鹤拍着毕胖子的肉肩,“那你就好好指导指导,明年让她考艺校,将来公司也肯定有更艰巨的任务给你。”

    听到这话,毕新叶猛点头,他才3o来岁,对于导演这个职业,已经算是非常年轻了,能独立执导编剧网剧,而且还曾经是年度最高评分,他已经很知足了,当然,能有更艰巨的任务,他也肯定乐于挑战。

    接着尹鹤又把任逸帆(俞翔)叫来,“本来《夜明珠》的男主角你可以试试,不过两部戏有部分档期重叠,所以你还是好好拍同窗吧,以后会有更好的机会等着你。”

    老板这么有钱,肯定不会骗自己,俞翔开开心心地回去教尹柔读剧本了。

    今天尹鹤在现场看他们拍了半天的戏,毕导把剧组最舒服的椅子——导演椅让给了他。

    作为一名即将考相关专业的考生,尹鹤对于能看到一个剧组的运行是非常开心的。

    但不得不说,这个剧组还是有些草台班子的,效率偏低。

    虽然毕新叶拍过两部剧,剧组里有一些是他的老班底,但他中间荒废了两年,很多用熟的班底都跑到别的剧组了,毕竟大家要吃饭的,剧组中更多的还是新吸纳的新人成员,磨合多过默契。

    休息的间隙,尹鹤问毕导,“两季你预计多久能拍完?”

    毕新叶想了想,“现在拍的比较慢,后面应该会快一些,本来计划六月份结束,再留一个月时间做后期,我准备放在暑假播放,可现在要重拍一部分,可能要延期了。”

    尹鹤摇摇头,“不要放在暑假,你这种剧就适合大学生们口口相传,暑假是学生们彼此交流最少的时候,所以要放在上学的时候播出。”

    毕新叶拍着脑袋,“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这部剧第一季就是在七月份在腾讯上线的,当时想的是抓住暑期大学生们的市场,结果直接哑火了。

    口碑高,但就是没讨论度,就是火不起来。

    也是,大学生们都回了家,各玩各的,微信都不怎么联系了,还怎么安利好剧啊!

    看来毕新叶是个好导演,但不是好的营销人才,到时候这部剧的宣传还得另外找人才行。

    尹鹤安慰他,“术业有专攻,宣传的事就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吧。”

    他又道,“哦,还有,之前拍过的部分,就不用再拍了,浪费其他演员的时间,直接aI换脸吧,让小柔对着镜头做一遍表情。”

    “啊,这,这会不会太敷衍了啊,”没怎么接触过这种高科技的毕导担心道,“而且这种玩意儿应该也不便宜吧。”

    尹鹤:“没你想的那么贵,她赔偿的1o万块肯定是足够了,我认识一个很擅长aI换脸的家伙,可以让他来做,随便给点辛苦钱就行。

    “而且技术方面你不用担心,这一块,他应该是世界上最顶级的换脸高手之一,绝对天衣无缝,而且我看了一下你之前拍的片段,那个校花和小柔无论外貌还是身高身材都非常接近,后面小柔再实拍也不会违和。”

    既然老板都这么说了,又能省钱,还能节约演员时间,毕导当然再无意见,之前有个大场面,群众演员很多,复原起来要烧不少钱呢,现在不用再想那些了,换脸就完了。

    “那老板,什么时候能让那位换脸高手进组啊,我得确定他的技术真的过关,要不然等杀青了再做,又做不好,补拍可就麻烦了。”

    “我这就给他打电话。”尹鹤走到一旁。

    嘟嘟,通了。

    “喂,boss,怎么样,退休生活过的如何!”对方用带着口音的英语问。

    “还不错,你呢,那些钱花完了吗?”

    “我听你的,一半买了宠物机密的股票,股票涨疯了,我赚了很多,但舍不得出手,另一部分已经挥霍的差不多了,但是这段时间我好快乐啊!”

    “罗纳尔多,不要总是宅在里约老家,我请你来华夏旅游吧。”

    “boss,真的吗,天啊,我太开心了!”

    “来了之后再帮我做点事。”

    罗纳尔多立即道,“我可去你的吧,我就知道没那么多好事,先说做什么吧。”

    尹鹤把剧组面临的问题说了一下,“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当然,跟你以前玩的不太一样。”

    此子名叫罗纳尔多,巴西人士,身高六尺,现代尺。

    巴西叫这个的太多了,什么老罗,小罗,c罗,而这个罗纳尔多的昵称是渣罗。

    据说他已经达成了千人斩的成就,跟他一比,尹鹤简直如荧荧之光与皓月争辉,不能比,不能比啊。

    尹鹤在打造游戏FF的时候,从全球各地网络了一批游戏高手,渣罗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是优秀代表,是尹鹤手下几个巨头之一。()

    把公司卖出去后,他还得到了百分之一的钱,有了钱的渣罗直接就把扎克伯克开掉了,回里约老家成了自由人。

    而渣罗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喜欢玩aI换脸,而且是最早的一批玩家,也是做得最好的,经常把欧美女明星的脸拼接到动作女星的身上,为广大狼友提供了很多优秀的素材。

    从这时开始,他对真实的女人已经没什么兴趣了,专注于制作aI换脸视频,靠双手丰收。

    只不过后来被尹鹤现了,尹鹤用米國法律吓唬了一下他,他顿时不敢放肆了,从此制作出来的视频只是藏在自己的密码硬盘里独自欣赏。

    每当看到网上出现了一些垃圾之极却非常叫好的新作,他都会感慨自己的作品明珠蒙尘,可惜可叹。

    作为aI换脸界的一代宗师,渣罗表示尹鹤的小忙太小了,他都懒得动弹,不过看在他是自己boss的份上,自己就勉为其难地走一趟好了。

    现在渣罗只有一个问题,“巴西到华夏的飞机票你给不给报?”

    尹鹤挂掉电话,对毕新叶道,“搞定,我走之前他就能到。”

    毕新叶继续导戏,尹鹤坐在导演椅上,刚觉得有点口渴,邢露就递上一瓶一口酸甜的饮料。

    尹鹤碰了一下瓶盖,“我拧不开。”

    明真立即接过去,拧开后递给尹鹤。

    尹鹤,“谢谢。”

    这家饮料公司是阿芙投资看好的,现在跟核心影视达成战略合作,以后核心影视所有的都市影视剧作品,一口酸甜都是饮料植入广告的选。

    而且还不贵,但赞助了很多饮料。

    这是毕新叶第一次获得植入广告,但他也有自己的坚持,坚决不肯给广告太多台词和镜头。

    尹鹤也表示支持理解,广告如果太出戏,引起反感,那就不是好广告。

    喝了一口,尹鹤满口酸甜,尹鹤看向取代圆芳站在自己身旁的邢露明真,遗憾道,“如果重拍那段戏,你们两个就有机会客串了,不怨我吧。”

    她们刚才也听到了,选校花的戏份不用重拍了,直接aI换脸,而之前毕导还承诺,等拍那段戏的时候,让两个空姐上去露了脸,演个候选人。

    明真摇头道,“没关系啊,反正我们也不会演戏。”

    邢露:“我还是觉得空姐这个工作更适合我,如果我喜欢演艺圈,早就不干这个了。”

    说着,她还懂事地给尹鹤捏捏肩,一般空姐应该没这项服务吧,尹鹤舒服地眯起眼睛。

    眯着眼睛的尹鹤咧嘴道,“其实不演也好,让你们俩做候选人,然后让小柔得第一名,这根本不合理,如果真那么拍了,将成为本剧最大的bug。”

    这次尹鹤真的太会说话了,跟开了光似的。

    然而明真反应了好几圈才忐忑地看向邢露:他是在夸我们好看吗?

    邢露白了她一眼,直接凑到尹鹤耳边问,“那在老板心中,我和真真谁该得第一呢?”

    明真也听到了,立即矮下身,想听尹鹤怎么说,大鹤立即闻到了酸酸甜甜的味道,两女应该也没少喝。

    尹鹤指了指在操场对面陪肉肉和二狗子散步的小白,“如果她也参加的话,应该是她第一才对。”

    邢露顿生感慨,老奸巨猾啊!不过小白的颜值确实能打。

    明真还是耿直,“那如果小白不参加呢?”

    尹鹤立即起身,“那这场比赛还有举办的意义吗,哎呀,有点冷了,我回酒店加件衣服。”

    尹鹤一走,明真拉着邢露问,“你说老板是不是喜欢她小姨子啊?”

    邢露白了她一眼,“他只是不想回答你的问题。”

    哎呀,今天她已经翻了太多白眼了。

    ~

    在操场最那头的齐墨白听到他们三个的对话,不禁有些羞羞的,知道太多秘密真不是什么好事。

    现在小白还在琢磨尹鹤为什么要掀邢露明真的被子,还在思考,姐夫在被子之下看到了什么,看到之后又生了什么?

    不敢细想,一想就是國家和法律不让想的东西,怕怕。

    ……

    剧组和尹鹤等人就住在学校旁边的快捷酒店,也是这一带唯一的快捷酒店,独家生意。

    另外,剧中宿舍部分就是直接在酒店改造的场景。

    同窗剧组的到来让学校里的学生们怨声载道。

    倒不是因为他们拍戏影响学习,而是他们几乎住满了这家酒店,让同学们出去过夜的成本大大增加,不得不舍近求远打车出去过夜。

    很多人嫌麻烦,对那事的积极性都不高了,听说这段时间连计生用品都不好卖了。

    尹鹤在酒店休息到了七点,剧组那边歇了工,毕导带着剧中主要演员陪尹鹤他们吃了个饭,算是欢迎老板的到来。

    就是单纯的陪吃,不涉及别的,尹鹤也没期待别的。

    餐桌上,最活跃的就是尹柔,她对艺校生活太好奇了,有很多问题,而在场的诸位青年演员,基本都出自知名艺术类院校。

    其中饰演男一号路桥川的吴雨泽,他是中戏导演系的高材生,执导过多部舞台剧和话剧,演员是他的副业。

    女主角钟白的扮演者徐小璐是尹鹤的冀省老乡,毕业于北电11级表本班。

    同班同学中既有古丽娜扎这样的大美女,也有周东雨等知名演员,算是一个明星班了。

    此外,李若佳也是北电的,庞汉晨和李汌是中传的,丁翔南是上戏的,应代臻是中戏的。

    也就俞翔学历差点,是湘省大众传媒职业技术学院,跟那几位一比,显得那么与众不同格格不入。

    不过这个学校也出人才,汪函、仇小、杜海套(呸)、赵卓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