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对钱真没兴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3章 巨星尹老六!(求月票!)(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如果选1,后续)()

    (如果选2,后续)()

    ……

    老爸想演戏,尹鹤觉得这源于他对自身没有清晰的定位,演技这种事真的需要天赋。

    前两天尹鹤在云老师家里看了一部被禁的电影,马力联的女朋友路梦主演的,地下电影的制作水准,但演的那真叫一个好,看的尹鹤热血上涌的。

    没有演技天赋还硬是要演,这跟小鲜肉有什么区别,这还不如小鲜肉呢,起码还有无知少女为小鲜肉的颜值买单,可是谁能为您老人家买单啊。

    广场跳舞的大妈吗?

    尹鹤本想劝劝老爹,搞点别的兴趣爱好不好吗,咱家往上捯五代,有演戏的人吗?

    当然,往下捯的话,尹柔算是沾点边。

    “爸~”尹鹤正想着该怎么劝他,这时老妈抢过了电话。

    “大鹤,听妈的,别听你爸瞎咧咧,想起一出是一出,他哪能演戏的,纯粹是给你捣乱!”

    老六在旁叫嚣着,“我怎么不会演戏,我又不是没演过!”

    “就你那气质,哪像个演员啊!”老妈嘴上不留情道。

    老六哼道,“我看你就是怕我比你红~”

    尹鹤一个头两个大,“那什么,这件事回去再说吧,南笄在吗,让她接个电话,我跟她说几句。”

    他想的是,大不了就找几个剧中小角色让老爹过过瘾得了,戏份多的可不敢给他,自己这种年轻人都不敢说上手就能演戏,就更别说大半辈子生活在农村的老爹了。

    “小南接电话。”老妈亲切地把南笄叫过来,这几天他们相处的还不错,南笄很出色完成了她的导游工作。

    南笄拿着手机躲远一些,对尹鹤道,“哼,你还有脸跟我通电话,你知道这五天我是怎么过的吗!”

    尹鹤嘿嘿笑道,“辛苦辛苦,还要辛苦你继续陪陪我爸妈,我在外面吃个饭再回去。”

    南笄问:“那我的房子找好了吗?”

    “找到了,不过还要重新装潢一下,你就在我家找个房间先住下吧。”

    “其实不用装修的太好,我可以自己安排的。”

    “不麻烦,你就安心住下吧,反正让你开学前能搬进去就行。”

    “开学?距离开学还有半年呢!”南笄小激动道。

    “咋的,在我家住着不舒服啊?”

    “也不是不舒服,”南笄环视一周,“你家挺好的,又大又方,人多热闹,还有那么多小动物,厨娘的饭菜也可口。

    “但是你要知道,我是一个漫画家,漫画家都是孤独的,我需要绝对安静,让自己不用分心的环境。”

    “那我就让装修公司尽快,争取让你个把月就搬过去。”

    “谢谢你unc1e。”

    “不客气大侄女。”

    远远地看着南笄跟尹鹤通话,邢露羡慕不已,但也只有羡慕。

    现在她已经知道,人家南笄家里是开珠宝公司的,豪门公主算不上,也称得上豪门郡主了,自己一个武瀚丫头没法比的。

    但是再看看明真昨晚的朋友圈状态,邢露就忍不住咬牙切齿了,啊啊啊,为什么我要选做导游!

    功劳让南笄占了不说,明真竟然还跟老板睡在一起了!

    睡在一个院子也算睡在一起!

    现在她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要用什么办法才能让自己晚上也跟老板睡一起!

    ~

    挂了电话,尹鹤有点好奇南笄这闺女是怎么称呼他爸妈的,老爹比老南还年轻啊。

    想不通,接着尹鹤对辛苦好久的大宝道,“今天咱哥俩找个地方吃个饭吧,好久不聚了。”

    大宝雀跃道,“烤肉还是火锅!”

    尹鹤搜了搜手机,“附近有个口碑不错的素食斋,咱们去那吃点吧。”

    大宝雀跃不起来了。

    “鹤哥,你以前那么肉食动物的一个人,怎么现在开始吃草啦。”

    尹鹤拍了拍大宝的肚子,弹性还是那么大,“还不是为了你,偶尔吃吃素也挺好的,你就别抱怨了,我请客,这种餐馆才贵呢,比真的肉不便宜。”

    晓圆开车带路,尹鹤又聊起手办的事,刚刚他挺涨知识的,而且他看得出,大宝对这个领域应该是很熟悉的。

    “手办主要还是看霓虹的,什么万代、多美,那都是行业龙头,手里握着很多著名Ip的版权,年营业额上千亿日圆,出来的东西又好又贵,但其实还有很多品牌都是国内做出来的,不过都是给霓虹厂商做代工。

    “别看买手办看上去是挺败家子的一件事,动辄上千,甚至过万,但如果买的都是那种精品的,限量款的,很可能会升值的。

    “所以买手办其实也算是一种投资,不过真心喜欢这个东西的一般也不会二次出售,除非实在没钱了,否则绝不会动这些心肝宝贝。

    “咱们刚才买的那些,虽然花了5o来万,但称得上限量精品的不算太多,想要买高质量的手办,还得去冬京买。

    “对了鹤哥,你在霓虹有熟人吗?”

    “有倒是有。”尹鹤想到了新原结衣,他们曾经有过约定,什么时候她来华夏了,就过来帮忙客串一段戏,只是两个月过去了,她还没来过华夏。

    “那可以找人帮你代购啊!”大宝激动道,他有一些限量款特别想买,可惜国内没有。

    找亚洲最大重婚犯代购手办,会不会有点大材小用啊。

    尹鹤谨慎地点点头,“回头我再寻思寻思吧。”

    ~

    进了这家名叫雅竹的素斋管,大宝立即问有没有包间,他鹤哥现在是名人,网上成千上万喊着叫老公的人物,可得注意点影响。

    “包间有,只不过是一个大包间隔成的两个小包间,中间只有一道屏风,而且有最低消费。”服务员道。

    “可以。”

    进了那半个包间,尹鹤直接点菜,大宝则偷偷听着隔壁的谈话。

    “鹤哥,旁边好像是影视圈的,在谈投资呢。”

    尹鹤头也不抬道,“我也是影视圈的啊,现在影视业乱象丛生,就跟影视从业人员太泛滥有关,专业的不专业的都想来混这个圈子,都觉得能捞到钱。”

    最典型的就是尹老六同志,回去后还不知道要怎么应付他呢。

    大宝叹息道,“我是长得不行,要不我也想混影视圈了,表面光鲜那也是光鲜啊。”

    尹鹤瞅瞅晓圆,“她男朋友就是娱乐圈的,你问问身为明星的女朋友,她是什么感觉。”

    大宝惊诧不已,“晓圆你男朋友是明星啊,我去,美女保镖的巨星男友啊,起点都没这种类型的小说呢!”

    晓圆小脸严肃道,“先我不是美女,其次他也不是巨星,就是个搞曲艺的。”

    大宝猛地拍桌子道,“岂有此理,他都有你了,曲逸又是谁?!”

    尹鹤和晓圆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大宝。

    大宝脸一红,“曲艺不是人啊?”

    “宝啊,快点找个女朋友吧,你这个样子下去是不行的,曲艺嘛,京剧、大鼓、相声都算是曲艺,小时候没看过曲苑杂坛啊?”

    “我们南方人对那个不太感兴趣,那晓圆你男朋友是唱戏的?”

    “说相声的。”

    说起小唐,尹鹤问,“对了,你家小唐有没有想过演戏啊,我看他师兄小岳岳各种演戏,是不是他师父不给他资源啊,肯定是你家小唐长得帅气对不对?”

    晓圆白眼一翻:“他是想着再稳固稳固,毕竟影视跟说相声不一样,那是两个体系,而且他挺在意口碑的,岳师兄接戏太多太杂,搞得自己成了烂片代名词,他不想变成那样,现在也就拍过公司投资的情景喜剧。”

    尹鹤承诺道,“如果他想试试水,直接跟我说,他形象不错,咱公司虽然是小公司,但不差钱,亏得起。”

    晓圆微微一笑,“那我就帮他先答应了。”

    菜开始上了,隔壁却好像谈崩了,准备撤了。

    一个声音带着疲惫道,“杨总,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

    “韩导,这次真的无能为力了,我觉得你还是接一些商业片吧,毕竟你的名气摆在这里,不会差的。”

    那位韩导一声叹息,却没再说什么。

    当对方走出去的时候,正好路过他们这边,尹鹤和易腊宝同时看过去。

    尹鹤:不认识。

    大宝紧紧盯着对方,最终叫了一声,“韩师兄?!”

    那个文质彬彬,但有一些乱糟糟胡茬儿的中年男人韩导打量着大宝,最终眼睛落在尹鹤身上,“尹先生?!”

    大宝很受伤,我认出你了,你却没认出我。

    跟韩导在一起的那个杨老板说了一句,就先走一步了,韩导却径直走到尹鹤他们这桌。

    尹鹤看向大宝,“你认识?”

    大宝起身介绍道,“鹤哥,这位算是咱们师大的师兄,著名导演韩桀韩导!”

    韩导再次审视了一下大宝,最终试探道,“难道,难道你是易腊宝师弟?”

    大宝唏嘘的一笑,“也难为韩导还能认出我,快坐快坐。”

    虽然尹鹤没听说过这位导演,但既然是师大的校友,就值得聊一聊。

    韩桀导演有些青涩地向尹鹤自我介绍,“我比你们大十来岁,之前在师大艺术系学习影视制作,所以咱们之前没有见过。”

    大宝接着道,“但我们两个见过,那会儿鹤哥你已经毕业了,好像是12年吧,京城大学生电影节,韩师兄的作品在咱们学校展映,还开了一个座谈会,我那会还没毕业,正在创业,那场座谈会的矿泉水就是我赞助的,所以我还上台跟你聊过。”

    韩桀道,“对,我有印象,那会儿你瘦。”

    大宝又道,“我记得师兄你那部电影得了好几个奖吧,在大学生电影节上还拿下了最佳影片呢。”

    韩桀谦虚道,“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尹鹤有点好奇,“什么电影啊,没准我还看过呢。”

    大宝:“就那个,那个王保强演的,那个,那个《he11o树先生》。”

    诶呦,这部片子啊!

    尹鹤立即对韩桀高看了一眼,这部电影他看过,还看过不止一次,是一部越品越浓的电影。

    这是王保强作为演员的封神之作,获封鹅国海参崴国际电影节影帝,每次人们说起保强没演技,直接拎出树先生就足以让对方闭嘴。

    这也是韩桀作为导演的封神之作,凭借此片,他荣获了当年魔都国际电影节金爵奖最佳导演奖。

    尹鹤让服务员再拿一套餐具,又点了几个菜,“我只知道咱们学校出过潘越名老师这么一号演员,却不知道还出过一个大导演。”

    韩桀忙摆手,“我算什么大导演啊,现在连片子都没得拍。”

    说完,他自嘲地笑笑。

    尹鹤随口问道,“刚才师兄是在拉投资吧?”

    “嗯。”

    “现在影视产业的寒冬还没过去,确实不那么容易,能聊聊刚才是怎么回事儿吗,没准我能帮上忙呢。”尹鹤诚心道,就凭一部树先生,起码韩桀是有拍出优秀作品能力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