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逐出家门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琅跪在厅前,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汗水滴落在地板上聚成一滩。

    回到府中接到长安县尉的官员告身,还没来的及去上任,结果秦琼回来了。

    秦琅刚从兵部衙门军议回来,军议时太子也在,议事结束时,太子建成叫秦琼说话。再次提起秦郑两家结亲之事,他明说这门亲事他可是好不容易才说动郑家同意,希望秦琼不要拒绝他的好意。

    秦琼面对太子只答复说这门亲事秦家有些配不上荥阳郑氏,怕折辱了郑家门楣,说还在考虑之中。

    太子面色不太好看,让秦琼莫要再犹豫。

    等顶着暑热回到家里,郑家就来人了,这次郑家亲自派了族人带着管事奴仆前来,说是要谈婚礼订亲之事。

    “我们郑家也是难违太子之意,因此才愿意不计前嫌缔结这门亲事.“

    “此事我秦家还要再考虑一二.“秦琼坐在那里说道.

    此话一出,郑家人脸色不豫十分不快.

    “秦家这是故意拿捏么?“

    有个年轻人甚至在后面直接冷哼,“莫给脸不要脸。”

    “秦将军,见好就收吧。”说着,郑家甩出一张单子到秦琼面前,却是郑家要求秦家出陪门财。

    “黄金三百两,长安郊外田庄一千亩地,长安大宅一座,郊外别野庄园一座,另外绢三千匹,钱百万。”

    高达数百万的赔门财,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就算对秦家这样的军功新贵来说,这也是笔相当惊人的大数目了。

    当初秦琼娶博陵崔氏女时,陪门财创下一时之最,也不过花了百万钱而已,而现在郑家要求的,数百万都不止,已经是近千万了。

    秦琼考虑儿子若是能娶五姓郑氏女,那么就算秦琅是庶子,可将来的路也好走,有妻族的人脉帮忙,将来起码也能勋贵家的嫡子一样的前程。

    咬咬牙,秦琼打算应下,钱不够就卖点田地凑一凑,再找老兄弟们借点周转一下也行。

    “不可能!”

    秦琅猛一拍桌子,再次大声拒绝了。

    “你们这是按斤卖还是按两卖的?一两卖多少万钱?郑十三娘有一百斤没有,一千万赔门财还不包括正常的彩礼,仅这赔门财岂不是就一斤值十万钱?一两黄金才直两万钱呢,你们家女儿难道比黄金还值钱?我呸,这世上就算没女人了,我也不娶你们郑氏女!”秦琅故意撕破脸。

    虽然如今不少五姓女喜欢卖婚,索要高额陪门财,可是他们却最忌讳别人说他们卖女儿。

    郑家人勃然大怒,不甘示弱的回骂,他们骂秦家不过是暴发户,得意便猖狂等等。

    结果秦琅更不客气,直接就动手打人,郑家人诗礼传家,平时最多也就是耍耍剑,骑骑马,真打起手来,哪个是小霸王秦琅的对手,三两下就将他们全部打翻在地,一个个鼻青脸肿的,若不是秦琼喝斥制止,那些嘴贱的郑家人估计得断手断脚爬着回去。

    这些人爬起来,嘴上骂骂咧咧,然后逃一般的跑走了。

    秦琼也十分恼怒。

    就算你不肯娶,那就不娶,哪有这样对郑家人的道理,这样一来那可是把郑家往死里得罪了。

    这事传出去,将来秦琅只怕要被士族高门一起鄙视嫌恶,将来的路岂不是更难走。

    可不料,儿子居然还背着他做下了更出格的事情。

    “说,一五一十的都给我讲清楚!”秦琼气恼之极,早就说了神仙打架,不要秦琅这小儿辈去瞎参与,结果他不但不听警告,还偷偷跑去见秦王,还打着他的旗号去的。

    这可是参与谋反啊,一个不慎那就是满门抄斩株连三族的十恶不赦大罪。

    秦琅没料到义兄秦用会直接出卖他,面对暴怒的秦琼,倒也不想隐瞒,当下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然后梗着脖子迎着秦琼的目光,“阿耶,昆明池之谋千真万确,这事情已经不是你原以为的那般简单了,三日后,秦王和太子只能活一个下来,你究竟要支持太子还是秦王?”

    “逆子!”

    秦琼气的吹胡子瞪眼。

    “你胡编乱扯什么昆明池之变,太子怎么可能在齐王出征仪式上发动兵变?他是太子,将来的皇帝,陛下已经决定击退突厥之后就要改封秦王为蜀王,到时一切矛盾争斗都解决了,太子也已经当着陛下的面答应了的,他为何还要做这等事?就不怕陛下废掉他吗?”

    在秦琼看来,太子和秦王之争已经结束了,皇帝已经下定决心,那么太子就没有半点理由再发动兵变谋杀秦王,这样做的后果将会非常严重,甚至可能会让皇帝废掉太子的储位,因此他根本没理由这样做。

    秦琅也不知道秦琼为何要钻进这样的牛角尖里出不来,也许他是不愿意看到骨肉兄弟相残,也许他是不愿意看到好不容易重归一统的天下,又再起内乱战争,可现在的局势,根本已经不是皇帝一句话就能平息的了的。

    李世民不会甘心,太子也始终不能放心。

    二虎相争,只能活一个。

    “我根本没听说过什么昆明池计划!你又是从何得知?”秦琼喝问。

    “东宫率更丞王至是太子心腹,他参与密谋此事。”

    秦琼知道有这么个人,“你又如何得知的?”

    “王至的一个马夫是阿黄同乡,这个消息是他们一起喝酒时无意说漏嘴的。”

    秦琅瞎话张嘴说来,但东宫率更丞王至确实知晓太子的密谋,只是秦琅不是从他那得知的情报,事实上王至是有把柄落到秦王手里,所以他早就被秦王收买策反,成了李世民在东宫的暗桩,这事在玄武门之变后其实就是公开的,但是现在,这还是个顶级秘密。

    秦琅不过是利用未来的历史知识,提前开了个挂。

    他谎称王至马夫是阿黄的同乡,酒后泄密也说的过去。

    “叫老马头来!”秦琼对秦用道。

    老马头被喊来,一看这阵势不由的跪下了。

    “阿黄,王至的马夫是不是你同乡,太子密谋在昆明池杀死秦王的消息,是不是他无意说漏嘴给你听的?”秦琅抢先对阿黄问道。

    阿黄愣了一下。

    然后看到秦琅对他悄悄使眼色,当下会意的连连点头。

    秦琼虽觉得有些不对,可也知道问不出什么了。

    “好了,老马头你先下去。”

    “如此重要的事情,你为何不先告诉我,为何要打着我的名义去找知节,还去密见秦王?”秦琼依然是很恼怒,这个孩子已经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敢如此行事,简直是无法无天。

    秦琅也不藏着掖着。

    “太子欲杀秦王而后快,秦王也不会坐以待毙的,我始终认为阿耶和我们秦家应当站到秦王这一边,这不仅是因为阿耶跟随秦王七年,而且也因为秦王功高盖天,贤明仁德,他比太子更有资格继承天下,大唐也只有在秦王的治下,才能结束这天下动乱,重现太平盛世!”

第7章 逐出家门(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