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朱雀大街之西第三街从南第四坊,永安坊。

    坊角街铺,武候队正老张正靠在街铺前大树下,眯眼扫视着来往路人。“这天气真是热的很。”他心里暗骂了声鬼老天,扯起已经汗湿的衣衫摇晃着,想要扇掉点身上的热气。

    这种炎炎夏日,他只盼着早点天黑,这样就能早点下值休息了。

    突然一个葫芦递到面前。

    老张抬头一看,发现一个浓眉疤脸的矮壮汉子,正冲他微笑。

    “魏大郎?”

    魏昶那张疤脸在长安城还是很有些名的,甚至有人暗里称他为魏阎王。有些市井无赖地痞流氓们,甚至有句顺口溜,生不怕魏疤脸,死不惧阎罗王,更有甚者,直接把这两句话请人纹在身上,左臂一句右臂一句。

    在这些混混无赖眼里,魏昶居然能跟阎罗王并论,可见此人还是很厉害的。

    老张做为武候队正,负责的就是永安坊街角的这个街铺,手下连他共三十人,在这里呆的时间也很长,因此跟长安不良帅魏昶算是老相识了。看到魏昶,老张没什么好脸色。这家伙流外小吏,可几次因为捕贼捉盗之事不给他面子,让他这个九品武候队正下不来台,所以梁子早就结下了。

    有时,老张也挺羡慕这个魏疤面的,你说他区区流外小吏,可在长安城里却比自己吃的开多了。

    魏昶平日要是跟老张碰到,那绝对不会打招呼的,甚至两人会扭头装着没瞧见。可今天,就如太白金星白天出现一样,魏昶居然笑呵呵的主动上前,还递上了一个葫芦。

    “这天又闷又热,早渴了吧?我这里有壶饮子,是乌梅浆,还冰着呢。”说着又递上一张胡麻煎饼,饼面上缀着一粒粒油亮的芝麻,香气诱人。

    老张愣了一下。

    然后嘿嘿的笑了起来,“怎么着,又来问郭员外家的案子?不是早跟你说过吗?我们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有本事自己查去,没本事,趁早把案子移交给我们武候仗院,让我们来帮你把案子结了。”

    “张队,我知道我以前多有得罪,还请老哥原谅。”魏昶压低声音道,说着又递上一个胡饼,不过这个胡饼上却露出一点银光。老张一眼看出,这饼里居然夹了一块银铤,他估计起码得有二两,虽说不能做现钱,可这拿到金银店也是随时能兑换三千来文钱的,这可不少。

    “拿回去。”老张嘿嘿冷笑两声拒绝。

    “老哥,劳烦帮个忙,我这里刚抓到几个嫌疑人,能不能请你过来帮我看一眼,是不是见他出入过?”魏昶一边说一边又把那夹着银铤的胡饼递了过去。

    老张心里想着,今天能让魏昶这个疤脸跟他低头也是不容易了,关键是这二两银铤回头能给自家婆娘打枚簪子呢。

    老张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接过了那个胡饼,然后道,“那就帮你瞧一眼。”

    “劳烦老哥跟我到这边来。”

    老张手里攥着那枚银铤面上笑呵呵,随着魏昶来到街角,刚一过去,结果就有一个麻袋从天而降把他套了进去,然后就有人死死捂住了他的嘴巴。

    那边魏昶得手,也没犹豫,直接带着几个手下不良人扛起老张就跑。

    大白天的,公然绑架武候队正,真是刺激无比。

    左转右转,一行人很快来到一处空宅内。

    一名年轻的不良人见到魏昶他们回来,连忙进去向秦琅禀报。

    “猴已拿下。”

    秦琅坐在空宅的廊下,正在问一个不良人这处宅子的信息。

    “这处宅子原本是司农寺一位官员的宅子,前不久告老归乡,带着一家老小返回原籍了,这处宅子便委托牙人帮忙出售,不过暂时还未售出,所以一直空着。”

    不良人散在城中,消息最是灵通,知道这宅子最近空着,今天便直接临时借用了。

    “这宅子挺不错的,要卖多少钱?”

    “回少府,这宅子所在这永安坊属于城南了,这边稍偏一些,有些坊甚至整坊都空着,被人种了粮食和蔬菜呢,价格并不贵,若是少府想要,我帮少府找那牙人说一下,顶多三百贯就行。”

    三十万钱,京师一栋得有二亩地千余平的宅子,有宅有院,难得的是前主人打理的还不错,家具等一应俱全,甚至园子里的花木养的也很好,只要买几个奴仆然后就能拎包入住了。

    魏昶带着几个不良人手下大步进来。

    秦琅竖起一根手指在嘴边,示意他先不要说话,然后招他到一边在他耳边低声交待了几句,魏昶点头,把老张扛起到后院去审问去了。

    麻袋解开。

    狼狈不已的老张先是打量了四周一眼,看到魏疤面和一群皂衣不良人,愤怒的喊道,“魏疤面,你不想活了,敢绑架朝廷命官?”

    魏昶黑着脸。

    他身边一名不良人前趋一步,拔出一把匕首顶在老张喉咙前,老张感受到那冰凉,立即不敢再喊了。

    “张队头,实在对不住,我们长安县新来一位判法曹的县尉,年轻且气盛,一来就让我一日内破了郭员外案,若是不能限期破案,他就要革我的差事,甚至还威胁要清查我老魏以前的案子根底,你知道,干我们这行的,黑不黑白不白的,谁屁股底下也不可能干干净净,若是真追查,我老魏估计就没好结果了,我也实在是没办法了,所以才出此下策,就请老哥帮我个忙,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老魏一定牢记这个人情,必有后报!”

    老张眼睛盯着魏昶不吭声。

    “张老哥这是不肯给面子?非要看我老魏下水了?那没办法了,我老魏也只好临死拉个垫背的先,一会就请老哥先上路了。”

    “你敢!”老张也摸不清这魏阎王哪句真哪句假,可在长安街面上混的人都知道,这魏阎王手辣心狠。

    魏昶笑着道,“我想好了,一会送走老哥哥后,我就再弄具贱婢的尸体来弄烂了放一起,然后我就上报说郭员外家的那新罗贱婢其实是受你指使投毒,然后盗取金银,结果因为你二人分赃不均内讧,你被心怀满的贱婢突袭杀死,你临死前反击,又刺死了那贱婢,同归于尽了。”

    老张听的冷汗直流。

    “不会有人相信你的鬼话,这根本没人信。”

    “谁知道呢,也许有人信了呢,反正今天破不了案,我老魏也是无路可走,倒不如冒险一试。”

    老张没想到这魏昶居然如此狠辣心毒。

    “我说我说,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老张慌了。

    “好,我听着。”

    老张这下一五一十的把那天他们在街铺所看到的情况都如实告之,比如当天郭家出来几个人去找大夫,而他们街铺当时又有谁去盘问等。

    魏昶又问了下案发当天早些时候和晚一些时候郭府门外的动静,包括往来车马人员等等细节。

    “我知道的都说了,放了我。”

    魏昶眼神凶恶的看着老张,老张忙道,

第11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