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仗剑出门去,杀人走马归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章台之名最早源于楚国的章台宫,汉代时长安有章台街,当时章台街上多妓馆,走马章台便指追欢买笑。

    章台阁的当家姑娘鱼玄机字幼薇,长安人称女录事,也是一位年轻貌美而且才华出众的名伎。

    阁内。

    一身青衣的鱼幼薇下楼相迎。

    “老九,你的面子还真大,长安三大名伎的录事鱼玄机,连秦县尉的面子都不给,却要给你面子。”

    刘九冷着一张脸,“鱼录事是我当初一手捧红的,甚至这章台阁都曾经是我名下产业。”

    “哦!”魏昶意外。

    秦琅倒是觉得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毕竟这青楼楚馆也算是半黑不白的生意,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的,一般后面肯定会涉及到点江湖社会之类的。

    而这刘九以前号称长安大侠,其实游侠游侠,背后肯定也是会有点那个性质的。

    “玄机拜见九郎。”

    楼上的茶室里,鱼幼薇对曾经的老板很客气。

    “幼薇,想不到我还能再出来,给你介绍下,这是我的贵人,秦三郎。”

    鱼幼薇打量了秦琅一眼,“知道,翼国公府的三公子,想不到已经释褐为长安县尉了,不过听坊间传闻秦三郎好像被翼国公赶出家门了啊。”

    秦琅没料到这鱼玄机居然消息这么灵通。

    “早晚也是要出来自立门户的。”

    “三郎来我这,不怕校书姐姐生气吗?”鱼玄机一双眼睛又大又水灵,纤细的腰肢上缠着条五彩丝带,盈盈只堪一握,却有傲人的花房。

    “什么校书?”秦琅不解。

    鱼玄机抿嘴一笑,“秦三郎好坏呀,不过我好喜欢。”

    楼下。

    老鸨已经知道是刘九带了长安县尉来喝酒,惊讶之下不敢怠慢,连忙让人准备酒席,并对外挂出了今晚不再待客的牌子。

    章台阁里的丝弦乐女、年轻舞姬也都派上了场。

    “我进去之后,老三他们还会罩着这里吧?”老九问。

    “林三郎他们一直照顾着奴家。”

    老九满意的点头,“你让小五那兔崽子出去跟我传个话,就说我又回来了,让老三他们滚来见我。”

    林三郎林世荣此时正在平康坊一赌坊里赌钱,今天手气不太好,不到一会功夫已经输了上千钱,他把衣衫领口扯开,露出那片黑森森的胸毛。

    坊里无数的赌徒正吆喝四起,争相下注,赌桌上,色子滚动,一双双发红的眼睛随着转动。

    小五喘着粗气进来,翘首四顾,终于在人群里找到了林三,他挤了过去,附在他耳边道,“九爷来了,让你去见他。”

    林三一开始没听清楚,等他回过神来,立时瞪大眼睛,“你说谁?”

    “九爷,九爷来了,此刻就在馆里,让你立即去见他。”

    “九哥越狱了?”林三第一反映,刘九是关在地牢里的死囚,平时他们想见一面都不能,只能花钱打点下狱卒,定期给送点吃用的进去,人根本见不到。

&

第17章 仗剑出门去,杀人走马归(第2/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搜索